分卷阅读61

将军 作者:苏他

      一起去看,他知道她没成年,所以他什么都不会做,他可以等她长大,等她想要尝尝爱情。
    *
    王府井大街,瑞蚨祥。
    周水绒没穿过旗袍,但听周烟说过。周末她写完作业,没事儿了,就跟二爷打听了一下,找到了这家旗袍定制的老字号,想定一身旗袍来穿穿。
    手工刺绣的款有点贵,可她偏偏就看上了刺绣的款,人一看她这小姑娘还挺有钱,就给她介绍了跟他们是合作关系的一家手工定制,就在附近。
    她闲来无事,量完尺寸就溜达过去了,发现是一家定制西装的店。
    她站在橱窗外,看着她们的非卖品,一身白色的女士西装,平驳领,中性风格,没有很正式,倒像街拍也会拍到的那种街头风格。
    她一眼就看上了,结果人家不卖,但因为是私人的店,所以还算有转圜余地。
    她给二爷打了个电话,说了下情况,二爷让她等着,然后沈听温就来了。他一身黑,穿得随性,没看周水绒,跟店员说了两句话,然后交了钱,交完走了。
    周水绒也没跟他说话,这样挺好,最好以后就这样,永远都这样。
    从店员手里把西装盒子接过来,二爷的电话打来了,说:“那家店我不熟,我给我一老哥们打了个电话,他说让他孙子去一趟,你认识,就你那小男朋友。”
    周水绒立即否认:“他不是我男朋友。”
    “现在不是。”
    “以后也不是。我们已经不说话了。”
    “嗯嗯嗯,我信。”
    “二爷,有劲没劲?”
    “你瞅瞅你这丫头,我都信了,这还不行?”
    周水绒把电话挂了,本来不咸不淡的心情,因为沈听温,突然就变得不好了。这一不好,就容易犯轴——她问了店员才知道沈听温也不认识这家店,他之所以能买到是因为他给了双倍的价钱。他出门就给沈听温把钱转过去了,还说:把钱收了。说了要掰,就彻底点,别欠什么。
    沈听温也是较劲,就把钱收了。
    周水绒一看,挺好,顺手把消息清空,然后把他拉黑了。
    *
    原庚成送沈听温过来的,沈听温进了那家私人订制,没一会儿就出来了,现在上车了也不说走,眼还看着店里的周水绒。
    他也是不理解:“她一个丫头片子,都快骑到你脑袋上造反了?这你都能忍?”
    “都我惯的,为什么忍不了?”
    “她就是仗着你喜欢她,你试试晾她个几天,你看她不跟个小猫儿似的。”
    沈听温可舍不得晾着她,但这回他确实想要给她一些时间,让她理理思路。他不能逼她太紧,到时候逼跑了,他还得追。
    *
    眨眼半个多月过去,周水绒月考挤进全校前五十名,班级第二十七。班主任看到成绩的那一瞬间,百感交集,考虑了一天,还是把周水绒叫到了办公室,就之前误会她的事郑重道歉。
    周水绒接受了,跟班主任的隔阂解开了。
    从办公室出来,周水绒碰到了沈听温,他看着很淡,无悲无喜,就像她刚开始认识他那样。
    这一次他身边的人不再是井贺。细细想来,他跟井贺好像并不是朋友,他跟谁都不是朋友。他好像一直都跟她一样,孤独,不合群。
    是那段时间他缠她太紧了,让她忘了这一点。现在忆起来,她周水绒好像是他唯一的例外。
    ……
    她快步走进楼门,避免跟他撞上,避免尴尬。
    枯燥的高三生活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但周水绒还挺感激这么高强度的学习量,她才可以不用那么频繁地想起沈听温。
    说起来,最近想起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她几乎可以确定,她对沈听温那些脸红心跳都是假象了。就像两个经常聊天的人,也会以为他们聊出了爱情。
    她从没见过沈听温这样的人,稍微有点招架不住,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
    沈听温看到周水绒躲他了,她还真是说到做到,说躲就真躲,在她的努力下,他这么久以来拉进的关系,一下子回到他们认识之前。
    很棒,周水绒,扮乖不行,死缠烂打不行,她就跟不是个女的一样,无论他怎么做,都不行。
    他有点后悔让她冷静这段时间了,她一点都没想通,不光如此,好像更坚定要跟他划清界限了。哪有女的是这样的?
    她周水绒怎么就跟其他女的不一样呢?她凭什么说不理就真能不理呢?
    【56】
    《第十二夜》话剧在老舍剧院开幕,徐宿带周水绒去了,这场演出是英国莎士比亚环球剧院的巡演,想看的人不少,票早就卖空了。
    周水绒和徐宿刚进剧院就碰到了原庚成和一个女孩。
    原庚成主动跟她打招呼:“嘿,是你啊。”然后看了徐宿一眼,又问她:“沈听温呢?”
    周水绒说:“问错人了。”
    原庚成也不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