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62

将军 作者:苏他

      尴尬:“我以为你们还在一起呢,原来分手了。”
    徐宿皱起眉,看向周水绒。
    周水绒反应很淡,也不再说什么,一个人朝里走去。
    徐宿跟上。
    原庚成身边的女孩问他:“谁啊那是?”
    原庚成看着周水绒的背影,拍了张照片,给沈听温发过去,笑了笑,说:“就说应该看热门的剧,看冷门的剧就撞不见这么好看的戏了。”
    “那到底是谁啊?”
    原庚成说:“老沈家太子爷的前女友。”
    “沈听温啊?”
    “嗯。”
    *
    沈听温看到照片人都疯了,周水绒还穿那西装?穿他给拿下的西装,跟一个男的快快乐乐看剧去了?牛逼啊周水绒,他费那么半天劲给她撕开了存着感情的密封袋,结果让别人钻了空子了?
    他把家里造了一遍反,然后洗澡,换了身衣服,圆领的,领口大,但不刻意,锁骨一览无余。
    他又把原庚成给他发那张照片看了一遍,他也不知道她旁边那男的长得算不算好看,就把自己照片给原庚成发过去了:“你看我跟那男的比,怎么样?”
    原庚成看见消息就笑了:“你是对你的脸有什么误解?那男的哪里能跟你比?”
    沈听温更来气了,既然比不上他,那为什么周水绒不要他?要这个人?而且这个人是谁啊?他一直都在她身边,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
    剧院里,徐宿满脑子都是那句‘我以为你们还在一起呢’。这是什么意思?周水绒谈恋爱了?她跟谁谈恋爱?沈听温是谁?
    他心乱如麻,没点心思看剧了。
    周水绒就没这个烦恼,看剧看得很认真,她爱莎士比亚。有人说吹太过了,其实枯燥,没有味道,远不如改编。但在吹得人眼里,他就是这么好。她最爱《奥赛罗》,看了很多很多遍。
    徐宿看她那么专注,似乎并没有被刚才的偶遇影响,突然觉得自己这番矫情好没意思。
    他不再胡思乱想,专心看剧了,看了一半,脑袋又乱起来。
    他虽然长得清秀,但是个粗人,成天跟犯罪分子打交道,没长那么多艺术细胞,看不了这种高雅的东西。
    他看不下去了,很小声跟周水绒说出去待会儿。
    周水绒点了下头。
    徐宿走的时候烟盒掉了,周水绒给他捡了起来,随手放进了口袋。
    过了会儿,人回来了,坐下来。
    周水绒没在意,也没看他。
    两分钟左右,他说话了:“好看吗?”
    周水绒皱起眉,这……沈听温的声音?她扭头,果然是他。
    环境太暗,她看不清他的脸,但他的轮廓她记得,他清新的鼻息她也记得。他太注重个人卫生了,有些男生有的口气他从没有过。
    他怎么来了?
    刚想完这个问题,她就已经得出答案,原庚成。
    她不想跟他说话,也不想挨着他,挪到她那张座椅的最边上。
    她还躲他?他有那么可怕吗?原庚成给他发的照片,她跟那个男的走的那么近,现在躲他?沈听温偏要往她跟前挪,还要说话刺激她:“脱单了?找男人了?周水绒我发现你这个人真虚伪。”
    周水绒看剧的心情都被他破坏了,把耳朵堵住。
    沈听温拿掉她的手:“那天在你家,你跟我说你不想想其他的事,扭头就跟别的男的在一块儿了,我还以为你多清高呢,现在下凡了?”
    他话好难听,他从没这么跟周水绒说过话,周水绒感到了他的愤怒和委屈。她也挺愤怒,压着嗓子跟他:“你别找事儿。”
    沈听温问她:“就谁都要,就不要我是吗?”
    周水绒没法在剧场待了,起身朝外走。
    沈听温追了出去。
    周水绒进女厕所。
    沈听温也跟着进了女厕所,在她锁小门前开门进去,替她锁了门。
    又是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周水绒阖了下眼,很无力:“我现在没心情搭理你,在我发火之前赶紧滚。我不想说第二遍。”
    沈听温挡着门,就不滚:“你还有资格发火?说到没做到的是你。”
    周水绒笑了:“我为什么要对你说到做到?你算个什么东西?跟你说不想考虑别的,但扭头跟别人在一块,你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吗?就是我找谁都不找你。看不上,就是看不上。”
    沈听温气她,拿话恶心她,她这人记仇,她就恶心回去,互相伤害,要死一块死,谁都别好过。
    沈听温听她说完,满肚子火气,双手搂住她腰,本来想说点什么,但摸到她兜里的烟盒,什么都忘了。他从她兜里把烟盒拿出来,问她:“这什么?”
    周水绒轻飘飘地说:“你瞎?”
    沈听温的愤怒加了点严肃:“你抽烟了?”
    周水绒没抽,但嘴不饶人:“管的着吗?你爹想抽就抽,抽什么又干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