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4

将军 作者:苏他

      乎谣言是不是真的,他们只要传播谣言。就这样,赵孤晴被我连累了,他们说她跟我一起得的性病。
    “后来是赵孤晴父母找到学校,学校严惩了那几个传谣的,这件事才过去,后来再没人敢提。”
    周夕宥不知道他还有这么一段经历,难怪他在学校沉默寡言。
    李滚又说:“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她的,但自从我开始在人群中找她的身影,我就知道我可能是喜欢上她了。”
    周夕宥后悔知道了,赵孤晴对李滚有这么大恩,还做了他父母没有对他做到的事,这她周夕宥要怎么比?她突然有点难过,也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喜欢沈听温的时候,她没有这么难过?
    走着走着,俩人走到了周夕宥家门前,有着前庭后院的别墅。
    李滚停下来,对周夕宥说:“回家早点睡,等下我回家就不发消息给你了,明天你家人送你去医院我不能去,但我下午会请假去医院看你的。”
    周夕宥看着这个说话温柔,但面容冷峻的男生,问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答应跟我在一起?”
    李滚也不知道,他开了个玩笑:“或许是你太漂亮了,我当时鬼迷心窍了。”
    “那你后悔吗?”
    李滚说:“我不后悔。”
    “你能忘了赵孤晴吗?”
    “你呢?能忘了沈听温吗?”
    “我先问的。”
    李滚不知道,但他知道一件事:“我会尽全力爱上你。”
    周夕宥看着他的眼睛,看到了他的决心。
    【65】
    周水绒家,她换了件衣服。
    沈听温坐在地毯上,身上湿着,头发还滴着水。
    周水绒给他找了件自己最大的衣服,拿给他让他先去换上,他不去,周水绒瞪他:“你不去就这么湿着吧,冻死你算了。”
    沈听温蔫蔫儿的:“我没劲了,你给我穿好吗?”
    周水绒讽刺他:“这就没劲了?少爷不太行啊。”
    她这话一出,沈听温也不着急,还笑,笑得痞痞的:“那再试试呗。”
    周水绒笑容没了,把衣服扔给他:“滚去换了,不换就滚。”
    沈听温不装蒜了,拿上衣服去卫生间了。
    周水绒呼口气。刚才跟沈听温那么近距离接触,她摸了他那里,那触感现在还印在她脑袋里,他一说话她就想起来,进卫生间关门的声音也能让她想起来。
    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答应沈听温的,但她就觉得自己被算计了,他从在红绿灯就一直逼她来着!
    “啊!”
    周水绒正胡思乱想着,沈听温叫了一声,她走过去,“你又怎么了?”
    沈听温说:“你这个衣服有问题。”
    “衣服能有什么问题?”
    “你进来看一下。”
    “我不看,赶紧穿,穿完赶紧出来。”
    沈听温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着急:“我没骗你,你看一下。”
    周水绒不信他,他老骗她!“出不出来?不出来我锁门了!”
    沈听温没声儿了。
    周水绒叫了几声他都不答应,她还是把门打开了,刚打开就被罩住了,脸贴上沈听温的胸膛,她折腾了半天才从领口钻出来,瞪他:“你是不是有病?”
    沈听温搂着她的腰,歪着头,噙着笑,说:“你这个衣服太大了,你看这领口,可以容我们两个脑袋,腰身也肥,你进来都很宽松。”
    这衣服本来就像被单一样,别的他也穿不下啊。周水绒被迫扶着他腰:“你怎么那么多花样?”
    沈听温没花样:“我是让你看看你这衣服有多大。”
    “我现在看见了,放我出去!”
    沈听温问她:“你不想跟你男朋友穿一件衣服吗?”
    男朋友……这个遥远又陌生的词,周水绒怎么都想不到,她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有男朋友了,而且这个男朋友还是个狗玩意儿,就会耍无赖。
    周水绒腰太细了,还有马甲线,他摸着她的腰,又忍不住浮想联翩了。他凑到周水绒耳边,小声说:“绒绒。”
    “干嘛!”
    “你再摸我腰,我又要胀了,你知道如果一晚上胀三次都得不到满足,那这个男人是会死的。”
    周水绒就从他衣服里钻出来了,关于做爱,她还没做好心理建设,她得离他远一点。她打开门,指着外边:“你也换完了,该滚了。”
    沈听温舍不得走,妈的周水绒都要馋死他了,他想尽可能跟她多耗一会儿:“我衣服还没干。”
    周水绒以为自己听错了:“等你衣服干那都明天早上了!”
    沈听温觉得:“那明天早上我们一起从你家出发去上学,也可以。”
    “你想得美!赶紧滚,不滚就分手!”周水绒说。
    沈听温没招了,留是留不下来了,但他还能再拖一会儿,就说:“我头发还没干,外边有风。”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