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75

将军 作者:苏他

      周水绒瞥他:“你之前在体育馆脱衣服系我腰上的时候,怎么就不觉得冷?”
    “那是在室内。”
    周水绒好无力,去拿了吹风机给他:“自己吹干。”
    沈听温手疼,有点委屈地晃晃手腕:“刚才手拄了一下,长时间举着会疼。”
    周水绒也懒得再跟他废话了,插上电,叫他:“滚过来!”
    沈听温卖乖,笑了笑,挪了过去,坐在地毯上,仰起脸看着她。
    周水绒给他吹起头发,边吹边薅他,发泄火气。
    沈听温也不委屈自己,薅疼他,他就叫,周水绒没办法,只能好好给他吹。
    吹完头发,沈听温再没有理由待在周水绒家了,被轰到了门口。
    周水绒着急独处,拜拜都没跟他说,就要关门。
    突然,周水绒家灯灭了,沈听温立刻用手撑住门:“你家灯坏了,我给你修修吧。”
    “不用!滚!”周水绒硬是把他推了出去,把门关上了。
    周水绒靠在门上,想起沈听温勾引她的种种,还有自己看上去强硬,其实哪一回都妥协的种种,觉得有点辜负她爸了。
    色字头上一把刀……
    【66】
    沈听温回到家就给周水绒发了个消息:“我到家了。”
    周水绒看见了,没回。
    沈听温又发:“睡了?”
    周水绒趴在床上,看着手机聊天界面,沈听温的消息不断跳出来,她不知道要回点什么,但心里又特想让他知道,她还没睡。
    沈听温接着发:“晚安。”
    周水绒有点急,就一点,没有很多,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个:“你把我吵醒了。”
    看到消息的沈听温笑了笑,没拆穿她:“哦,那你接着睡吧。”
    周水绒翻了个身,手举着手机,滑了几个字:“你都把我吵醒了,我怎么睡?”
    沈听温放下水杯,清了清嗓子,摁住说话:“那我哄你睡?”
    周水绒听到他的声音,他委屈着说他胀那个画面又回到了脑袋, 把手机扔到一边,不回他了。
    她再翻个身,平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对这个被沈听温牵着鼻子走的自己感到失望。她也太禁不住诱惑了,凭什么沈听温现在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她的情绪?好丢脸。
    沈听温见她不回了,猜她又在那边给自己洗脑跟他保持距离,就又说了句:“别再想离你男朋友远点,你男朋友不同意。”
    周水绒听到这句话,皱起眉:“你能不以我男朋友的身份自称吗?你没名字?”
    “有,我叫沈周,沈听温的沈,周水绒的周。”
    周水绒心跳快了。
    沈听温又说:“虽然我这名字很好听,但我还是更喜欢你男朋友这个称呼。我好不容易当上了你男朋友,你不准剥夺我这个权利。”
    周水绒心跳更快了。
    沈听温看一眼时间,也不早了,压低了嗓子,很小声说:“晚安,小呆绒。”
    周水绒听他这一声,很有声优的潜质,听得她浑身难受,热得不行,后面五个小时,毫无困意。
    *
    沈听温上了三楼,打开房门,打开灯,满房间周水绒的照片,从小到大。他随手拿起一张,摸摸她没有表情的脸,想想她对他露出的愤怒,紧张,心疼,他的笑又来了。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只有三岁,刚有记忆,除了沈诚和温火,他就记住了一个周水绒。
    那时候他还没那么多想法,其实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想法,就是好奇,然后感兴趣。慢慢地,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他泥足深陷。有天突然对着她照片硬了,他就知道他已经泥足深陷。
    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对她有了其他的想法,他自己也不知道,他也不用知道,过程都不重要。
    他坐下来,趴在桌上,闭上眼,全都是周水绒,各种各样的周水绒。
    他怎么能满心思都是一个女人呢?哪有男人是他这样的?可他偏偏是这样的。
    他的智慧,能力,领先那么多人,他或许会比沈诚还对这个社会有用,可他只想要周水绒。
    没办法,周水绒离不开他,比社会更需要他,虽然这样有愧国家资源和培养,但谁问心无愧呢?
    是亏欠社会还是亏欠周水绒,这笔账他还是会算的,那肯定是亏欠社会。社会没有周水绒重要。
    他是一个庸俗的人,庸俗的人就只想要保护他的心上人。
    *
    周一开学,周水绒生理期肚子疼,脸惨白,嘴惨白,趴在桌上一上午,动都不动下。
    沈听温看她太难受了,就替她把值日做了,课间操也给她请假了。
    监操老师查到16班,没看到周水绒,问她去哪儿了。
    沈听温说:“她身体不舒服。”
    监操老师翻个白眼,“有什么不舒服的?又装痛经呢?我发现你们这点女生没别的招,就天天说自己痛经。我告诉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