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0

将军 作者:苏他

      出了机场,沈听温赶上来了,问她:“怎么不等我?”
    周水绒不想说话:“我不想影响你跟别人说话。”
    沈听温笑了:“吃醋了?”
    “你想多了。”
    沈听温歪着头去看她的脸:“都写你脸上了,好酸。”
    周水绒为什么要在乎这种事,随便啊,爱加不加,加去呗,加一百个,天天聊,多好啊。“少爷有魅力,那是你的优势,我不酸。”
    沈听温把她的钥匙扣递给她:“你钥匙扣掉了,我回去给你拿的。谁要加别人?哪个都不如你,我加她们扶贫吗?”
    扶贫两个字让周水绒想到自己,沈听温竟然跟她说了一样的话。她把钥匙扣接过来,不说话了。
    沈听温还在笑,不作声的那种,就挂在嘴角。
    他老婆太可爱,谁能体会到他的快乐?
    *
    上海音乐节。
    放眼望去全是人,女孩子一个比一个漂亮,穿着清凉,男孩子一个比一个长得帅,骚。乐队在上边演出,这帮男女在下边蹦,没一会儿就蹦一身汗,贴着,挨着,有什么都被摸干净了。
    大部分人都是想趁这个机会放飞自我,好好玩儿一场,但有一部分人是借机会找大哥,或者找便宜妹妹。这种场合,带走、迷奸、拍视频都不是新鲜事儿。
    沈听温护着周水绒,谁都不让挨,却忘了他自己也是块肉,馋他的也不老少,捞女,捞男,混圈儿男,混圈儿女,全都靠过来,他费老劲才保住自己的肉体不被摸到。
    终于等到李滚乐队登台了,键盘手周夕宥一身地下打扮出场,眼一直看着李滚。
    李滚乐队只能算是在大学城里小有名气,这次可以接到邀请,完全是周夕宥使了钱,但李滚不知道,所以台下的欢呼声相比其他乐队,少了一大半。
    即使这样,李滚也没松懈,他不是为了这帮人,是为了他的理想,还有周夕宥。
    李滚还是有实力的,歌一到高潮,台下一半人都被感染了。他对节奏的把控确实很拿人,毫不谦虚的说,他似乎天生就是吃音乐这一碗饭的。
    他们乐队唱三首歌,到第二首的时候,他说:“这首歌送给我女朋友,还有我们的朋友。”
    台下尖叫声连成一片,震耳欲聋。
    这是多么高规格的示爱方式,正在上升期的乐队,哪个敢这么刚,直接公开自己非单身?
    周水绒一个在情感方面慢半拍的人,不觉得多帅,但有觉得被尊重到,公开,对一个艺人的女朋友来说,确实是最大的尊重了。
    沈听温去了卫生间,没看到这一幕,等他回来的时候,周水绒不见了。
    【70】
    沈听温找了老半天都没找到,打电话也不接,发微信也不回,就去找了主办方,要他们找人,但谁理他?他给钱也不理啊。这么大活动,怎么能因为他一句话,就停下来去找人呢?
    沈听温手机都要打烂了,早知道带她一起去卫生间了,这么大人怎么会丢?
    还是说,她被别人带走了?被谁呢?这里这么多人,到底是谁呢?是谁把他的周水绒带走了呢?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就是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沈听温开始胡思乱想,想到最坏的打算,他完全没发现,这一切都只是他大惊小怪,是他太紧张周水绒了。
    主办方看他要疯了,就说等下结束了,帮他问一下。
    八个小时连着演出,结束要好几个小时以后了,沈听温不干,现在就要上台问。
    主办方不耐烦了:“你要这么胡搅蛮缠,那我就报警了。”
    “我人丢了我不能着急?”
    “一个大人怎么可能丢了,真丢了再报警,警察也能给你找到,你非要在这么大活动上捣乱?”
    “等到真丢了警察有用吗?你办那么多年音乐节,你不知道就台下有不少等着带人走的吗?这灌点药,晚上带走干点别的,我们就自认倒霉是吗?”
    主办方的负责人不说话了。
    沈听温也不是要捣乱,他真要疯了,他认识的几个有钱男的,像原庚成那种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参加这种活动,从来不是为音乐。
    他就亲耳听原庚成说过,他一朋友在这样的活动里怎么把两个女孩儿骗上车,然后强上了的。
    就周水绒那个条件,怎么可能没人惦记?
    负责人也怕出事儿,最后给了他一点时间,让他上台找人,结果在上台之前,周水绒给他打来电话,这才没在全国人民面前公开亮相。
    沈听温几乎是跑向周水绒,一把抱住她,操他妈把他吓死了,他要把她丢了,他也别他妈活了。
    周水绒被他勒的难受:“手!疼!”
    沈听温松手就骂:“你他妈是傻逼吗?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电话是摆设?”
    周水绒莫名其妙:“我上卫生间看什么手机?你自己不也上卫生间了?你可以上,我不能上?你是不是有病?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