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83

将军 作者:苏他

      且你在卫生间被我打你不觉得丢人啊?你还纹身上?”
    沈听温觉得好看:“等你以后老了,阿兹海默了,看我这背,你就记起来了,这不好吗?”
    周水绒打他肩膀一下:“我谢谢你咒我!”
    沈听温叫唤:“疼……”
    周水绒想起他身上还有伤,不跟他说了,开始给他抹药,贴创可贴,处理伤口,认真程度就像是哪个医院刚入职的护士。
    表面的伤处理好,她问他:“还有哪里?”
    “没了。”
    周水绒把他胳膊拉过来,又检查了一遍,确定露在外边的地方都没了,把药膏的盖子拧上,收起来。“你去客房睡,我给你请假,上午别去学校了。”
    沈听温看着她:“那你去吗?”
    “去。”
    “那我也去。”
    周水绒不让:“你看看你这个脸,你去个屁。”
    沈听温没再跟她顶嘴:“哦。”
    周水绒给他拿了瓶水,然后把他轰去睡觉了:“你去睡吧。”
    沈听温害怕:“我没在别人家睡过,我一个人有点害怕。”
    周水绒就知道他会这么说,所以提前烧了香:“我给你烧香了,你睡你的,谁都不敢招你。”
    “我又没死,你给我烧什么香。”
    “我怕你害怕。”
    “那你还真是体贴我。”
    周水绒把他推进次卧:“别磨蹭了,赶紧睡!”
    门关上,周水绒去洗了个澡。
    等她事儿都弄完,躺在床上,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这两天发生太多事了,看起来好像不大,但都很反映问题,沈听温太在乎她了,这让她有一点理解不了。
    他们萍水相逢,慢慢喜欢,决定在一起,这才哪儿到哪儿?他怎么就这么喜欢她了?她一面觉得不可思议,一面又无法解释自己去报警路上的紧张和害怕。
    她从没有这么害怕过,她怕沈听温出事,他们下手没轻重,要是打坏他那要怎么办?
    这份感情越来越深,深到她掌控不了,这是他们这个年轻阶段该有的感情吗?她对这一块的空白经历让她在短短十分钟内,问出了无数个为什么。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悄悄下了床,悄悄进了次卧,然后轻轻叫了沈听温名字:“你睡了吗?”
    沈听温没答。
    周水绒躺到他床上,慢慢搂住他腰。
    沈听温突然抱住她。
    周水绒吓了一跳:“你干嘛?”
    “应该是我问你,你怎么半夜爬我床?想干什么?想跟我睡?”沈听温几乎是含着她的耳朵说。
    周水绒推他:“我害怕不行?”
    沈听温抱她更紧:“行,我保护你,以后都跟我睡。”
    “你想得美!就今天!”
    “那要是就今天的话,我们可不可以不穿衣服睡啊,他们说这样最能放松了,睡眠质量最好。”沈听温说话声音软软的。
    周水绒信他的鬼话:“他们是谁?毛片儿吗?”
    沈听温低笑,胸腔共鸣,震得周水绒耳朵麻麻的,痒痒的,躲了一下:“你别笑了!”
    “你第一次投怀送抱,我笑两声怎么了?”
    “我痒痒!”
    沈听温手往下摸:“哪里痒痒?我给你抓抓。”
    “耳朵痒痒!”
    沈听温亲亲她耳朵:“有好点吗?”
    周水绒没有,更痒了:“你别动!你越动我越痒!”
    沈听温把她人扳过来,让她面对着他:“我也痒了,你能给我抓抓吗?”
    周水绒抱住他,手伸到他后背:“哪里?”
    沈听温说:“手往前。”
    周水绒手伸到他前边,覆在他胸肌上:“这里吗?”
    沈听温又说:“再往下。”
    周水绒一开始真的信了,越往下摸越不对,把手收回去,也不要跟他睡了,后悔自己悄悄过来这个决定了,要走。
    沈听温捞着她腰,不让她走:“你有听过到嘴边的鸭子让它飞了的道理吗?”
    周水绒瞪他:“你别找死!沈听温!”
    沈听温委屈:“那你让我睡觉我是不是乖乖睡觉了,是你偷偷跑过来的,你还上我床,你还钻我被子,你还抱我,那我要是没点反应和行动,我还是男人吗?”
    周水绒后悔死了,她现在心跳很快,口很干,人很紧张,她不是怕沈听温对她做什么,是她怕她禁不住他诱惑那个样儿,被他看见。
    她觉得有点丢脸,好色的自己实在是很丢脸。
    沈听温手覆在她小腹上,待着待着就一只手往上,一只手往下了。周水绒的胸部很漂亮,很大,但也不是那种大到下垂的,很挺,很有手感,碰一下就上瘾。
    周水绒被他轻柔的动作弄得心猿意马,不自觉往他怀里蹭了蹭,嘴上还说着:“你别动……”
    她难得声音娇娇的,听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