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0

将军 作者:苏他

      沈听温笑容不减,“还很气吗?”
    周水绒很气,可她不是不理智,她逃避感情是因为驾驭不了,她避免让自己陷入被动,所以她要逃避。
    而且凭什么别人喜欢她她就得同意?就因为他追得辛苦?就算她周水绒也有心动,她就是不愿意就错了吗?
    她能管住自己就管住,管不住自己那就在一起,这一切都随她心意。
    喜欢跟被喜欢永远不是他条件特别好,他特别喜欢她,他追得特别辛苦,她就得跟他在一起,那是旁观者的想法,不是她个被喜欢的当事人的想法。
    什么叫合适?什么叫应该?她自己愿不愿意才是合适,应该。这才是正常的情感走向。
    就算她有时候嘴硬逃避,也不代表她会对真相视而不见。沈听温做的一切她都知道了,知道就要弄清楚,“为什么帮我爸做事。”
    到这会儿了,沈听温就不瞒了:“我要接近你。”
    “你就没想过,我爸知道你的目的把你宰了吗?”
    沈听温反问她:“那你给我一个另外可以接近你的办法。”
    周水绒找不到了,“所以你就为了接近我,死都不怕了?”
    “你要听实话那就是,开始确实没想那么多,只是在亲子夏令营上初见你让我感到好奇,那时我想弄明白你为什么跟其他人不一样。后来老师试探过我,我都没说谎,谁知道他理解错了,以为我是想利用你搞他。当时我还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理解,后来帮他做事才知道惦记他的人真太多了,他不得已谨慎一些。”
    沈听温搂住周水绒的腰,接着说:“我用实际行动证明我对他没有威胁,他才开始培养我,到适当的时候,我开始为他做事。”
    周水绒觉得沈听温有病:“他让你杀人放火,你也去吗?”
    沈听温说:“我觊觎他女儿,罪该万死,杀人放火又怎么了?不能干吗?”
    周水绒拿掉他的手,不让他搂了。
    沈听温笑:“你明知道老师没干坏事,干嘛这么问我?是,他黑白两道通吃,控制了多条毒品运输线,军火倒卖线,但他送穷凶极恶之徒下地狱,让手下每个人吃饱饭,你说他是好人不对,但说坏人对吗?就算我杀人放火,在美墨边境的街头,谁又不是这么干的?乱世里怎么独善其身?”
    周水绒从知道这件事到跟沈听温谈这件事都太被动了,她完全没有沈听温的准备到位,他说话一套一套的,似乎早就排练过很多遍,就为了今天跟她解释。
    他还说:“你在苏丹也杀人了不是吗?”
    周水绒那不一样:“苏丹内战,战火不断,我杀人都是不可避免的。”
    “那我做毒品、军火这一行,这些能避免吗?”
    周水绒觉得他在混淆视听:“你不要扯这些,我是说,你可以避免去做这一行,如果你没有跟我爸学本事,没有帮他做事的话。”
    “如果我没有跟老师站在一条船上,我今天怎么能抱到你?”沈听温说着说着,拉起她的手,吻她的掌心,后面的话他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说:“绒绒,我知道会有这一天,我们所有人坦诚相对,是人是鬼一览无遗,但我并不害怕,也不抗拒,因为我总要站在阳光下,说我多爱你。”
    【79】
    周水绒心很乱,头很疼,眼睛也有些酸,她都多少年没这种感觉了。她真的承受不起:“你没必要为我赔上你这一生,我生在不安稳的家里,我颠沛流离我愿意,你不一样,你本就安稳。”
    沈听温又开始吊儿郎当了:“我要是偏偏不想安稳呢?”
    周水绒举起手来,又要打他。
    沈听温攥住她的手腕:“我现在只问你一句,你会因为我手上都是鲜血,跟我分手吗?”
    周水绒恨就恨自己一旦决定某件事就无比坚定的毛病,刚才她已经在司闻面前表态了。她走到一旁坐下,也不再看他:“沈听温,其实我之前有怀疑过,你怎么就那么喜欢我,我们才认识几天?哪有缘分是这样的?事实证明,我们之间确实没有缘分,这都是你单方面的拉近,单方面的促成。”
    沈听温认真听她说话。
    周水绒揪着自己的手指:“但又有什么用呢?我他妈不争气,我还是看上你了。”
    沈听温笑出来,一把拉住她揪在一起的手,把她整个人拉进怀里:“你就爱我,其他的事交给我。我能让老师刮目相看,应该也能让他把你交给我。”
    周水绒坐在他腿上,看他那得意样,给他泼冷水:“那要是我爸就不同意呢?你毕竟骗了他。”
    沈听温以前回答过她类似的问题:“我说了,我就娶你,娶不到就抢,抢不到的可能只会是老师一枪崩了我。如果真是那样,那我也是为你,也算死得其所。”
    周水绒真觉得他有病,伸手摸他的额头:“你没发烧吧?”
    沈听温把她手拉下来,再次握住:“不过我这人最惜命了,要实在不能被成全,那就私奔吧。”
    周水绒能感觉到他掌心的温度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