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

将军 作者:苏他

      :“沈听温,你看上我哪儿了?”
    “不知道。”
    “不知道那叫看上了?”
    “不知道是怎么产生的,才叫随心而生,知道的那叫权衡利弊后的择善而从。”沈听温以为,如果十五年总想着一个人,那不是爱就是变态了。
    他对周水绒不是一见钟情,是长久的想要了解,和了解以后慢慢形成的感情。
    开始于好奇,终止于无法忘记。
    记得他有一回出任务,因为决策失误被当场摁住,扣在亡命徒的防空洞里,他遭了不少罪,挨打、受辱都是轻的,那时候他心里想的全都是周水绒。
    他不是默默守护、不求回报那种人,他喜欢就要告诉她,但司闻把他妻女保护的太好了,他没有跟她们接触的机会,而且那时候也正是他对杀戮产生兴趣的时候。
    司闻带给他的,是生于和平国度的他没有的体验,少年热血,都不会放弃可以掀翻过去的机会。
    就这样,他把对周水绒那份奇怪的感觉压在了心里,专注当起司闻的一杆枪。后来司闻越来越信任他,慢慢交给他些保护周水绒的行动,但有要求,不能让周水绒知道他的存在。
    他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保存了一张一张周水绒的照片,比她更清楚这几年间,她都发生了什么。
    周水绒是一个很勇敢的人,那份魄力和智谋跟她父亲如出一辙,她在非洲一些蛮夷之地,几次跟恶势力交手都能成功脱险,她很明白自己的优势和劣势,她一直以来都把她自己利用的很好。
    但她太不懂得人情世故,她远没有他沈听温那份对人心的揣摩,与人相处也总不会转弯。
    沈听温知道,因为她没有被司闻明确的表达过父爱,所以她也不会明确的去表达对外人的喜欢。
    瓦妮莎是第一个主动攻陷她心防并且成功的外人,那时候沈听温在国内,不知道瓦妮莎具体做了什么让周水绒相信了她,更不知道她又做了什么让周水绒选择回国。
    周水绒回国的时候,沈听温正准备出国,出了国会自由很多,待在司闻身边也更加方便。
    想当年沈诚也是出了国加入的黑手党,然后在多伦多叱诧风云,所以说还是国外一些动辄暴乱的环境更适合他们这个行当。
    没想到周水绒回来了,那他自然是不想走了。做了这么多年行走于暗夜中的人,他终于迎来了他的阳光,终于可以站在她的面前,告诉她他的名字,他怎么会想走?
    他知道她的弱点,从开始装蒜到后来明目张胆,每一步都让她拒绝不了,是很缺德,那又怎样?
    喜欢的人不花点功夫搂进自己怀里,难道要看着她跟别人走进婚姻殿堂?
    沈听温可不是个圣母,他太自私了。
    周水绒接不了他那句话,她没有他那么目的明确的惦记,更没有他的十几年步步为营,她对他没那么深,只是现在很喜欢,这种喜欢是一时上头的喜欢,是有保质期的,她不知道保质期是多久。
    她不问了,看一眼司闻、周烟在的房间,问沈听温:“自己能走吗?”
    沈听温可怜巴巴的:“我自己不能走,你会送我吗?”
    周水绒不仅觉得他有病,还觉得他真不怕死:“我今天要是送你了,明天就是你惨死家中的新闻。你应该挺了解我爸的。”
    沈听温不让她生气了:“哦。”
    周水绒是很生气,可一看到他还没消肿的脖子,又觉得自己太暴躁了,她问他:“还疼吗?”
    沈听温点点头:“嗯。”
    “那在香港,在美墨边境,在金三角,你疼吗?”周水绒接着问。
    沈听温摇头:“皮肉伤的疼都不叫疼。”
    “穿筋刮骨了,还叫皮肉伤,那什么样的伤才叫能疼的伤?”周水绒问。
    沈听温不知道,但如果说:“如果你今天又像个王八一样缩起来,要跟我分手,那就疼了。”
    “你才像个王八,没人规定你喜欢我,我就得喜欢你。要不要跟你在一起的决定权在我手上,而不是那些觉得我应该跟你在一起的人。”周水绒拉住他胳膊就往外走。
    门打开,沈听温被推出去,他转过身,拉着她袖子,撒娇精上身:“我可以要个晚安吻吗?”
    周水绒不给:“你走不走?”
    沈听温摸了摸脸:“那我走了。”
    周水绒又拉住他,手摁着他胳膊,借力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小下:“滚吧。”
    沈听温还想要,指指左边脸:“这边也想……”
    “沈听温!”
    沈听温知道了:“好吧不要了。”
    周水绒把门关上,转过身来,周烟就靠在沙发边上看她,她突然有点尴尬,摸摸鼻子,闹小脾气:“妈你怎么走路没声……”
    周烟只是出来倒个水,就看到她女儿献吻的一幕,她也挺尴尬的:“我跟你爸当年都没有分开一会儿就亲一下的习惯。”
    周水绒更尴尬了:“他刚挨了打……”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