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2

将军 作者:苏他

      “这就是你亲他的理由?”
    周水绒摇头:“不是,我亲他是我喜欢他,他作他的,我喜欢我的,喜欢我想亲就亲。”
    周烟笑了:“拿我们教你的话来应付我们。”
    周水绒走过去,帮周烟倒水,说:“妈,你们不管我的。”
    “是,不管你,但现在已经不是你跟沈谕安的事了,首先他隐瞒调查你爸的目的,他当时一个孩子就有这么多心眼儿,你爸能留吗?其次,他是沈诚的儿子。”周烟跟周水绒说目前情况。
    周水绒用沈听温的话:“只要你们同意,其他的事交给我,我爸有气冲我撒,沈诚那我去说。”
    司闻站在门口,骂她:“你们俩串通好了?”
    周水绒放下水杯,站好,叫了一声:“爸。”
    周烟解释司闻这句话:“那孩子也是这么跟你爸说的。只要我们同意,你爸有气冲他来,他爸那里他去说……”
    周水绒听到后半句,就好像是听到沈听温本人在说,他在跟司闻发誓,他会消除他所有顾虑。
    【80】
    沈听温回家沈诚和温火就在,他们从不来他这里的。
    温火站在会客厅,看她的位置就知道她一直沿着全景窗、边几踱步。沈诚坐在沙发上,左手拄着沙发帮,右手拿着一杯酒,只有杯底一点。沈听温看一眼桌上的瓶子,马爹利的XO。
    温火看他那脸,心疼,但更生气,就没问他伤哪儿来的,“你们学校打电话说你谈恋爱,让我去一趟,聊聊这个问题。”
    沈听温不解释:“嗯。”
    温火接着说:“我现在不问你,你跟我坦白,我们好好说。”
    沈听温不算很叛逆,因为沈诚和温火给了他太多自由,几乎没有限制过他什么,他从有意识以来就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手上也从没缺过钱。
    男人有钱就会变坏这种说法是不成立的,有钱的太多了,真正坏的就那么几个。能让一个人变坏的只能是他的经历,跟钱本身没关系。
    沈听温不说话,沈诚冲温火伸了下手,温火把手递过去,被他拉到旁边坐下,但心落不下。她想听沈听温亲口说:“你不说那就我来问你,你跟司闻什么关系?”
    温火会这么问,就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了。沈听温说:“他是我老师。”
    温火不自觉攥紧了沈诚的手:“你从小就出国去玩儿,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跟他在一起对吗?”
    沈听温没说话,默认了。
    温火的语速变慢了,说出来的话与其说是质问,更像是在讲一个故事,“你小时候要学泰拳,要学散打,还要练空手道、柔道,学近身技击。你让我给你找语言私教,学各种外国语,买国家安全和轻重武器的书看,还要缠着你太爷爷讲他参与过的军事活动。这两年更是要考飞行、潜水的执照。”
    温火越说越觉得自己太不负责任了:“我以为你是遗传,你爸以前也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最近我才知道,你是从小就照着亡命徒的剧本训练自己,你要跟着司闻去禁毒。”
    沈听温摇头,否认这一点:“除了生来就被赋予某种使命的人外,更多人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不是就想跟老师去禁毒,是我阴差阳错参与了这项事业,这项事业让我感觉到满足,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存在感。而且,因为跟老师禁毒,我才能随时看到周水绒。这是我的初心。”
    温火看着他:“那我呢?你妈就该死?就得放手让你去冒险?”
    沈听温慢慢走向她,蹲下来,缓缓地说:“妈,你告诉过我,男人要顶天立地,我天天在家陪着你,我怎么顶天立地?”
    “我说的都是废话!我不要顶天立地的儿子,我就要在我身边的儿子!”温火很明确。
    沈听温也没办法:“虎父无犬子,这扇京城大院儿的门关不住我,全因为我爸是沈诚,我妈是温火。什么鸟下什么蛋,你要觉得我不听话,那不看看我是谁的种。”
    温火要打人了,沈诚趁机把他轰出去了:“给我滚蛋!”
    沈听温正好想一个人待会儿,就又出了家门。
    他人一走,温火推开揽着她的沈诚:“你养的好儿子!”
    沈诚有在保护他:“我怎么能让他出事?”
    “所以你自始至终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人。”温火坐开一些,瞪着他:“我就说你之前为什么跟我说关不住他。”
    温火怀疑了:“我还以为我可以永远相信你。”
    沈诚解释:“我就是因为我爸妈错误的决定患上躁郁症,我不想让我儿子也经历一遍,所以我给他绝对的自由。既然我放了手,那就没有再管束他的道理,他想禁毒也好,他喜欢周水绒也好,他自己决定。司闻是不是十恶不赦的人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儿子并没有在他身上学到不好。”
    温火知道这些,但没有学坏又怎么样?她失去他不是板上钉钉的事吗?她不想看沈城了,沈诚的眼睛总是会让他心软,她不能总这么心软,别的也就算了,她想要她儿子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