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5

将军 作者:苏他

      了缩,两个人都没说话,也不用说话,没什么可说的了,俩孩子拆不开了。
    周水绒追到温泉酒店,路上一个多小时,到已经是后半夜了。
    沈听温本来从私汤出来在贵宾休息区,吃了两块点心,喝了半杯葡萄酒。周水绒还没来,他就又回了房间,还把衣服换了,就怕周水绒看见他的肉体,把持不住。
    司闻不在也就算了,他不能顶风作案,那以后娶她的难度更大了,谁知道周水绒冲进来就脱衣服……他摁住她肩膀:“老婆……”
    周水绒仔细看他脸,她觉得他比司闻好看,她现在觉得他特别好看,她还觉得她没有情人滤镜。
    沈听温看她这个眼神有点害怕:“老婆,你不会是在想那种事吧?”
    周水绒越看越好看,拉下他脖子,吻上去。
    她其实很喜欢亲吻,可能因为亲吻的对象是沈听温,他嘴里总是甜甜的,舌头总是凉凉的。她慢慢闭上眼,尝遍他柔软唇舌的滋味,慢慢往下游走,舔了舔她的喉结,看着他干吞了一口空气。
    沈听温不争气,在她亲他的时候就硬了,想反守为攻,又想享受周水绒的主动,十分煎熬。
    周水绒把他压到私汤的池子裙边,用手拨开泡泡浴和浴球,把它们拨进私汤里。她压着沈听温,从脖子亲到胸膛,小舌头舔来舔去。她没经验,但她知道她喜欢,她喜欢她就要舔。
    沈听温太难受了,又硬又胀,就戳着周水绒贴着他的地方,他这老婆太要命了,他有点慌。
    周水绒手往下,伸进沈听温的裤子,摸到他的东西,然后用力吸了口气,还问他:“疼吗?”
    沈听温嗓子哑了:“这话应该是男的问女的……”
    是吗?周水绒说:“那你问我……”
    沈听温要忍不住了,牙都要咬碎了:“我进去的时候,我肯定会问你的。”
    周水绒手慢慢的动,他那件东西上青筋凸起,有点硌手,她觉得把这个东西放进自己体内……应该会很疼。她说:“你这个上边的青筋可以弄平吗?”
    “不能……”沈听温说:“这个青筋应该会让你舒服吧……”
    是吗?周水绒想象了一下,突然有点热,挪了下身子。但由于她趴在沈听温身上,沈听温也就跟着动了动,不小心掉进了私汤里。
    沈听温立刻搂住周水绒的腰,怕她呛水。
    周水绒趴在他身上,看着他微张的嘴唇,又想亲他了,直接亲上去,双手也搂住他的脖子。
    沈听温任她亲了一会儿,嘴唇贴近她耳朵:“绒绒……你再亲我,我要忍不住了。老师不可能不知道你来找我,如果你一整晚都跟我在一起……”
    周水绒不管,接着亲他,手也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那沈听温懂了,他坐起来,搀着周水绒腋下,把她抱到自己身上,让她坐在他跨上,两个私密位置几乎是无束缚贴合。他含着她下唇问她:“我,可以吗?”
    周水绒准备好了,搂着他的脖子,心跳很快:“嗯……”
    沈听温脱了她的裤子,内裤,捏了捏她阴蒂。
    周水绒蜷起脚趾,手也扣进了沈听温的背。
    沈听温顾不得疼,原始欲望让他眼睛都变得混浊了,只想把怀里这个要他命的小呆逼活剥生吃。他把两根手指插进她窄小的甬道,那里的肉像棉花糖一样软,吸允着他。
    周水绒轻哼,双腿挪来摆去。下体初入异物,她很不舒服,但很奇怪,她想让沈听温继续。
    沈听温嘴唇吻着她,转移她的注意力。
    周水绒开始出汗了,浴球的香味儿跟私汤腾起的热气裹得她更热,她开始扭动,不配合了。
    沈听温伸手把私汤边上的安全套拆了一盒,然后一只手勾住周水绒的腰,把她抱起,另一只手拉下自己内裤,撸了两下他的东西,套上套,戳在周水绒穴口,然后隔着热气看她:“我进去了。”
    周水绒用力抓着他:“你轻一点……”
    “那可能不行,我想插死你。”沈听温有点无奈地实话实说,这种时候他可控制不住自己。
    “沈听温!”周水绒咬住牙。
    沈听温吻她,跟她交换津液,与此同时握住她腰,慢慢向下,让她那张蜜桃小口咬住他那一根。
    周水绒不自觉收紧了身体:“嗯……”
    沈听温舔她的脸,舔掉她的慌张:“你放松,别夹我。”
    “你也疼吗?”周水绒使劲扣着他肩膀的肉。
    沈听温实话实说:“疼,但更爽。”
    周水绒拍了他一下:“你是不是就这么哄骗女的上床?”
    沈听温握着她腰,用力往下一摁,整根刺入。
    周水绒仰起头,叫出声:“啊——”
    沈听温不动了,就让自己在她体内,然后妄图用细密的吻缓解她的疼痛,“老婆,你把我处破了,你得对我负责。”
    周水绒觉得自己下边裂开了,一口咬住他肩膀,还咬在她以前咬过的地方,咬得用力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