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6

将军 作者:苏他

      嗓子疼:“你管我骂什么,过瘾就行。”
    沈听温咬住她一绺头发,“骂我就能过瘾?那我腹肌不白练了?”
    “你练不练腹肌跟我有什么关系?”周水绒躲他的脸,他成天勾引她,她总禁不住勾引。
    “我让你过瘾啊。”
    “我不用!你起开!别挨着我!”
    “可我想过瘾了。”沈听温嘴唇贴着周水绒的嘴唇,温热潮湿。
    周水绒觉得自己躲不过去了,讨价还价:“我有话要问你,等我问完,洗完澡,然后做。”
    沈听温不要:“你每次都这么说,然后洗完澡就说你困了,我不让你睡,你就说我不爱你。你就算养条狗,隔三差五也得给它吃顿肉吧?何况是养老公。”
    “丢不丢人?你一爷们让我养?”
    不丢人,沈听温跟她撒娇:“我养你吃穿用,你养我别的。”
    周水绒耳朵麻了,推他:“你滚开!别弄我!痒痒!”
    沈听温知道,他再不放,她要打他了,她打他从不手下留情,但他就不放,她有本事就打死他。
    周水绒下一秒就拧了他胳膊,逃进门了。
    沈听温看着周水绒那个怂样,笑容再也不下眉梢了。
    *
    沈听温不会做饭,就给周水绒叫外卖,他叫的外卖都得有主题,营养均衡,但周水绒每次都不会吃超过十口,她饭量一直不大。
    周水绒吃完饭洗了澡,让沈听温吃饱了滚蛋,她洗完澡出来他还没走,还出去给她去拿了快递。
    “二爷给你弄了一副小叶紫檀的象棋。”沈听温说着话把象棋盒子拆开了。
    周水绒早知道,二爷早跟她说过:“你怎么还没走?”
    沈听温说:“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周水绒没话跟他说,就是想个借口逃脱他的魔爪,“太晚了,明天再说吧。”
    沈听温问她:“你是不是怕你说完了我就想过瘾?”
    “你不是吗?”
    沈听温放过她:“那我跟你保证,今天我什么也不干,作为交换,我要在这里过夜。”
    这话乍一听好有道理,再一听沈听温这是空手套白狼。“你本来就应该什么也不干。”
    沈听温没骗到她:“那我跟你下一盘棋,你输了就让我这里过夜。”
    周水绒跟二爷来过那么多盘,她会输?“要你输了,以后过瘾的事我说可以才可以。”
    沈听温笑:“行。”
    第一把,周水绒输了。
    沈听温就把T恤脱了,已经准备好过夜了。
    周水绒不服气:“三局两胜!”
    “行。”
    第二把,周水绒输了。
    沈听温要脱裤子了。
    周水绒急了:“五局三胜!”
    沈听温笑:“行吧。”
    第三把,周水绒又输了,惨败,直接被将军。沈听温为了在她这里过夜一点水都不放,三把每一把都把她杀的片甲不留。
    周水绒瞪他:“你耍赖!”
    “这不是你一直在耍赖吗?又是三局两胜,又是五局三胜,我都没说话。”
    “你没告诉我你会玩儿。”
    “我不会玩儿,就是运气好。”
    周水绒不信他的鬼话,她突然想起前段时间的茶话会,那么多人把他当标杆,其实他现在看起来很优秀,什么都会,是吃了很多苦吧?就说他纹身下的那些疤,像他那么大的人没几个有。
    沈听温看她不说话了,当她默认了,准备去洗澡。
    周水绒提醒他:“只是睡觉。”
    沈听温回身摸摸她的头,一米八六和一米七二,就很配。“嗯,只睡觉。”
    沈听温说到做到,洗完澡就跟周水绒打游戏了,没再聊过瘾的事。睡觉的时候还很乖,要自己去客房,弄得周水绒有点手足无措。
    周水绒觉得他没安好心眼儿:“你不会是在琢磨什么吧?”
    “我想过瘾不行,我听你的不过瘾了也不行?”沈听温说:“那你要不放心,我跟你睡一间。”
    周水绒把门给他关上了:“晚安。”
    太可爱了,沈听温本来是想绅士一回,但周水绒太可爱了,他就不想当绅士了,去跟她挤一张床了,还要盖她的被子。
    周水绒瞪他:“你不是不过瘾了?”
    “我后悔了。”
    “沈听温!”
    沈听温搂住她的腰:“嗯,我在。”
    “你别逼我扇你!”
    “我不逼你也没少扇,天天被你家暴,我都习惯了。”沈听温把脸挨近周水绒。
    周水绒闭上眼,不挣扎了,接下来发生什么她想都不用想。
    结果沈听温只是吻了吻她的脸颊:“睡觉。”
    周水绒以为会发生的事都没发生,慢慢睁开眼,沈听温真的睡了,她小声叫他:“你怎么了?”
    沈听温没睁眼:“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