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7

将军 作者:苏他

      我想攒攒。”
    “攒什么?”
    “下个月我生日,到时候我要一次性过足了瘾,我要通宵。”
    周水绒耳朵红了,“谁跟你通宵?你在做梦吗?”
    “你会的。”
    周水绒不跟他聊这个了:“我睡了。”
    沈听温低低笑了两声,又吻吻她眼睛:“晚安。”
    周水绒虽然觉得他不要脸,但还是小声回了一句:“晚安。”
    【92】
    高考结束后的一个月,沈听温他们几个人都去考了驾照,然后去骑了马,去靶场玩儿了几回,去看了摩托车比赛,然后体验了一把改装。
    这一个月到头的时候,他们还出了海,然后各自拿到了志愿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包括梁继凡。
    眨眼,沈听温真正的生日要到了,就是不是身份证的生日。沈诚和温火本来要给他在家里过,成人礼他们想好好给他办一个。但沈听温说他要跟周水绒独处,成人礼就算了。
    儿大不中留,温火就不留了,顺便把沈听温他太爷爷送她的那对镯子拿给他,让他给周水绒。
    本来周夕宥也想给沈听温过生日的,但她知道了骨髓移植的捐献者是她爸,他还为此增肥二十多斤,她就没有状态去给沈听温过生日了。
    周夕宥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从她生病以来就没看到过她爸爸。
    她在家里大闹,李滚和她妈妈费了很大劲才勉强把她摁住,但止不住她的眼泪。
    那天,她靠在李滚怀里,问她妈:“我爸不是说他的生命就算要浪费也一定要浪费在有价值的事情上吗?不是我治不好了吗?他为什么?”
    这一年来,她妈真的憔悴了很多,她几乎是半跪在地上,:“因为救你的命就是有价值的事。”
    周夕宥仰头大哭,唐君恩来了都不能安抚她。她已经很瘦了,她每用力吸一口气,脖子和脸上的筋就会把她的脆弱突出一遍。
    李滚为她也是日渐消瘦,早没了人样儿。
    后来沈听温来了,周夕宥总算平静下来,慢慢睡了过去。
    唐君恩和李滚对这个结果都有一点尴尬。
    那几天唐君恩跟沈诚聊起这件事,说如果可以,就让俩孩子试试,哪怕是劝她好好治病,虽然这样会委屈沈听温,但没办法,周夕宥的情绪只有沈听温能安抚。
    沈诚也没办法:“他已经有喜欢的女孩儿了,很喜欢。别说他有,没有我也不逼他做这种事。”
    唐君恩倒是没死乞白赖。
    后来周夕宥对沈听温的需求越来越大,对李滚越来越冷淡,旁观者都替李滚感到尴尬了。
    那天傍晚,李滚给周夕宥送了他妈妈亲自煲的汤。
    周夕宥从小就不喜欢吃蘑菇,偏偏汤里都是蘑菇,她把汤盅打翻在地,她还让他滚,说他的音乐特别难听,他的鼓打得也烂,她当初瞎了眼找他学鼓。
    李滚全程没有反驳,没有跟她吵,只是默默地收拾被她打翻的汤。
    周夕宥妈妈看两个人吵架了,就没让李滚再留下来,送他到门口。
    李滚一直是很寡言呆板的人,很少流露真实情绪,对周夕宥的发泄没有表现出任何委屈,淡淡说了句:“那阿姨,我就先回去了。”
    周夕宥妈妈叫住他:“滚滚,你别怪宥宥,她其实承受不了那么多。病,还有她父亲做的事。”
    李滚知道:“我不知道她有多喜欢我,但我知道她很喜欢周水绒,她就算喜欢沈听温也不会那么明显的表现出来,她那么明显,就是故意的,就为了让我主动离开她。”
    周夕宥妈妈也没想到他看起来呆呆的,心思这么细,这都能看出来:“也难为你还为她着想。”
    “我从认识她,她就是一个善良的人,她对朋友的在意我都看在眼里,她怎么会伤害我呢?她就是想让我走,然后一个人去死。”李滚知道,周夕宥不想让她爸持续性的给她提供骨髓了,她要用刻薄的方式逼走她身边所有的人,让所有人都寒心,然后抛弃她,这样她就可以不给任何人添负担了。
    周夕宥妈妈被戳到心窝,又哭了:“宥宥做错了什么呢?我的孩子她又做错了什么呢?”
    李滚低下头,沉默了数秒,说:“我会陪着她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会因为周夕宥总提到沈听温而不舒服,越来越看不到赵孤晴,他就知道,他现在心里装的是谁。
    也许,他对赵孤晴从来都不是喜欢,只是感动,而从小缺乏情感灌输的他没分辨这两者的能力。
    *
    周夕宥不在群里说话了,群里都死气沉沉的,沈听温和周水绒近来感情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更没心情跟别人聊天。这件事,还要从出海那次说起。
    沈听温考驾照刷完学时就去考了个游艇驾驶证,这一个月除了跟周水绒待在一起,就是在培训。
    他拿到证就找沈诚要了艘游艇,就中型的,六十英尺左右,四百多万不到五百,七七八八的证件办完又快一个月了。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