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110

将军 作者:苏他

      会躲?你手骨折了?动不了?”周水绒骂得狠。
    沈听温一气之下没说好话:“行,周水绒!我他妈就多余管你!”
    “你可别管我,这满游艇的妹妹都等着你管,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爹不配!”周水绒把手机拿回来,往外走。
    沈听温气死了,冲她嚷:“你现在走什么意思?要分手?”
    “说分手多给你脸?是我要甩了你!”周水绒头都不回。
    行啊,牛逼啊周水绒,俩人在一起那么久一点信任都没有,她说动手就动手就算了,说分手的时候真他妈一点犹豫都没有,沈听温指着她:“你牛逼就他妈别后悔周水绒!”
    “谁他妈后悔谁傻逼!”
    沈听温气急败坏,把酒吧都给砸了,梁继凡多大胆的人,见这种阵仗也哆嗦了几下。
    旁边人也都不敢说话,有钱人打架是真的打,也是真的骂……
    沈听温在他们差不多大的圈子里,那就是大拇指般的存在。主要是有钱,沈诚打下的江山,可以供他吃到死。都这么牛逼了,周水绒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这样的女人真是……更牛逼啊。
    沈听温折腾完后悔了,追上周水绒,攥住她的手:“绒绒。”
    周水绒看着他的手:“别用其他人碰过的手碰我。”
    沈听温不明白:“你怎么就不理解?”
    周水绒转过身来,看着他几乎挂满了痛苦的眉目,可以想象到他现在有多难受,但她还是看似无情地问他:“疼吗?”
    沈听温疼。
    周水绒挣开他的手,言不由衷:“我不疼。”
    沈听温更疼了。
    梁继凡把他拉回卡座。
    【94】
    苏妙锦喝的那杯酒的药劲儿上来了,开始昏昏欲睡。梁继凡立马看出来她怎么了,这就是吞食一定剂量安眠药或者麻醉剂的反应,她果然给沈听温下药了。
    这种药的名字取得花,什么听话水,迷幻药,其实成分里脱离不了安定和麻醉剂。
    梁继凡说:“你媳妇儿猜着了,这女的就是要给你下药,你刚要喝了那酒,指不定会怎么样。”
    沈听温气全消了。
    梁继凡让别人把苏妙锦送回房间休息,然后走到沈听温跟前,开了瓶酒,给他倒了点:“我是男的我能理解你,你要是想偷吃不会在周水绒眼皮子底下,但你得体谅周水绒亲眼看见那女的抓你手的心情。她刚才本来都要走了,要不是这女的抓你手,她都想把这口气咽肚子里,这女朋友还不行?”
    沈听温生气的点在于周水绒不问他:“她要早说她看见那女的跟我说话了,我不就告诉她了?她不说,她还要现场‘抓奸’。如果那女的只是张嘴就来的一句话,说周水绒有灾,我直接操她妈。但周水绒几回灾她都说的很准。也别说她是准备了来的,周水绒出的那些事儿,旁人不可能查得到。”
    梁继凡点头:“所以我说我理解你啊,你太紧张周水绒,就没去琢磨这女的是不是没安好心。”
    沈听温说:“这女的什么玩意儿我有必要知道吗?我能信了她的占卜,信了她看手相批卦,但可能会听她话喝了那杯酒吗?这杯酒跟占卜有几把关系?我就一定会喝?我真就没点脑子吗?”
    “那周水绒看你信了那女的,手都让她摸了,她还能怎么想?那这后边喝酒不是顺理成章的?也赖我,我叫的这帮人都是我们那个857群的,里边除了混圈儿女就是软饭男,快乐水和逍遥散他们门儿清,还有渠道。是我太大意了,谁知道这帮人里边还有个神婆,真是没点手艺都不敢当捞女了。”
    沈听温瞥他:“你以为赖谁?”
    梁继凡给他赔罪:“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去说行不?周水绒今天肯定走不了,没人敢给她放小船,锁船钥匙也在你这儿。”
    沈听温现在还想着周水绒的灾是怎么回事,他平时不信这个,但因为是周水绒,他绝不马虎。
    但媳妇儿也不能不哄,这都要跟他分手了。
    其他人看热闹散了又都回去玩儿了,摇晃着酒杯、屁股,在镭射和音乐下贪婪的欲望尽显,都是丑态。
    *
    周水绒当天没有回去,因为天气不好,回去可能会有危险,她再生气也不会拿自己冒险。第二天白天,她死活都要走,沈听温拗不过她,直接把游艇开回去了。
    沈听温回去就把苏妙锦送派出所了,顺便弄到了她卖淫的网站,举报了一手,帮警方端了。
    事情办完,他买机票飞了泰国曼谷,找南传佛教的高僧给周水绒卜了一卦,确实是不太好。
    沈诚之前跟一位兰纳星盘占卜大师私交甚好,沈听温从南传高僧那儿离开就去上门拜访了,求了一解术,为了给周水绒消灾一个多星期都在辟谷,然后按照人大师的吩咐,半点差池都不敢有。
    他回国的时候已经是月底了,晾了周水绒快俩星期,这回是大罗神仙驾到,都救不了他了。
    这明天就是沈听温生日,他这老婆还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