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113

将军 作者:苏他

      份证借我下。”
    沈诚把身份证递给他:“车还借吗?”
    “嗯。”
    沈诚跟司机下了车,让他开车走了。
    司机没敢问沈诚怎么回去,沈诚也没等他问,给温火打电话:“火火,我被扔在了路边。”
    好嘛,现在只有司机一人需要考虑怎么回去了。
    【96】
    沈听温给梁继凡打电话,弄到了带周水绒他们走的那家派出所地址,开车过去了。路上他找人花钱删了视频,然后降了热搜,全都记在了沈诚账上。
    到派出所,他进门,所有人都看向他。
    不认识他的觉得这人长得不赖,认识他的,比如周水绒,就觉得他是不是有病,没事儿穿什么西装?要勾引谁?
    周水绒的身份已经被确认了,跟梁皇后KTV没关系,但因为打架,还是要来人她才能走。沈听温来了就是要带她走,值班的文职问他跟周水绒什么关系,他把沈诚身份证递过去:“我是他爸爸。”
    文职问沈听温:“你姓沈她姓周,你说你是她爸爸?”
    “干爸爸。”沈听温面不改色心不跳,沈诚身份证是多年前的,那时候他正嫩,沈听温某些角度跟他神似,不仔细看是能以假乱真的。
    文职不纠结身份证了:“交五百块钱罚金,把人带走吧。”
    沈听温把周水绒她们带出来,梁继凡和召南正好也赶过来了。
    祝加夷看见梁继凡张嘴就骂:“你交的什么垃圾女朋友?”
    梁继凡把衣服脱下来,给赵孤晴披上,遮住了她露出来的地方。
    召南也脱了衣服,准备给赵孤晴穿的,被梁继凡捷足先登他就显得有些尴尬,最后不知道怎么想的,转手给周水绒披上了。
    召南这一举动让现场氛围变得诡异,沈听温周围的温度骤降到最低,动作粗鲁地把他衣服扔了。
    谁都不敢说话了,周水绒敢,她走到赵孤晴跟前:“你把我手机号置顶,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让她们打给我。”
    赵孤晴看着她,眼圈红了,低下头:“那你永远都会来吗?”
    周水绒答应不了永远:“我知道了一定会来。”
    赵孤晴声音很低:“谢谢你。”
    周水绒不再说话。
    祝加夷攥住赵孤晴的手,“你还害怕吗?”
    赵孤晴摇了摇头:“那时候怕,现在不怕了。”
    梁继凡觉得挺不好意思的:“都赖我,早知道我送你围巾会这样,我就不送了。”
    祝加夷瞪他:“你就天天给我们惹事儿,你说说我们哪回遇到点什么不都是你推波助澜的?”
    梁继凡知道错了:“我错了……”
    祝加夷还不饶他,接着骂。
    召南就一直看着赵孤晴,她被欺负的时候一定很害怕吧?
    沈听温理解不了眼前这一幕,不顾周水绒反抗,硬是把她拉到一边。
    周水绒甩开他的手:“别碰我!”
    “要没我你出得来?你还给别人当英雄?你怎么就不会感谢感谢我?”
    周水绒又不傻:“没有你我也出得来,我一不是公主,二没敲诈,顶多算打架,打架也没打出问题,凭什么出不来?用得着你多此一举?你去管苏妙锦好吗?”
    苏妙锦,苏妙锦,周水绒就不会说点别的了,沈听温再告诉她一遍:“我是因为她说你有大灾,我才去找他,她看我手是卜卦,酒我肯定不会喝,我再担心你我也不是傻逼。而且你是废物吗?你能让她碰到我?事实证明你也拆穿她了。但她占卜关于你的大灾确实没说错,我前几天去泰国就……”
    没说错?那就是说周水绒错了呗?周水绒不想听了:“对,她没错,我错了,我傻逼,少爷别屈尊降贵跟我解释了,我已经看出来你多不耐烦了。”
    沈听温总算知道女人逻辑有多可怕了,“绒绒,我们没必要为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在这里吵。”
    每次沈听温这么说,都好像是周水绒不依不饶,她更生气了:“从公海回来,你一个多星期面都见不到,终于出现了就是要跟我说,我斤斤计较?我跟你吵?”
    “不是,老婆,我一个星期不找你是我出国了,我得去弄清楚你的大灾是什么意思啊。”
    周水绒点头:“嗯,出国让你手机也出问题了,不能联系我,不能告诉我一声,还是说哪个大师告诉你,别找我,别跟我说话。”
    沈听温当时怕真有什么事儿,肯定先以找大师解灾为主:“你以为我出去这一个星期不想你?”
    他们吵架的声音太大了,旁边人的眼睛不由自由地看了过来。
    有想劝架的,但敌不过沈听温二人的气场,怕进场还没说话就被他们你来我往的剑气打伤了。
    “那好,我就是有大灾,就在这一个星期,我出事儿了,你呢?你在哪儿?你在国外找人算卦,你回来我死了,怎么办?嗯?我问你你怎么办?”周水绒真的不想跟他吵了,没劲。
    沈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