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5

将军 作者:苏他

      为送不出去了吧?
    就他妈离谱,他过生日,还给周水绒准备礼物,结果她还不要!
    还有男的比他更卑微吗?
    他很想再犯贱把她拦住,但那太贱了,他不能总这样。
    他拿着花往家走,走到电梯口,摁楼层,电梯一到他转身就跑。
    妈的,贱就贱吧!
    他没想到,周水绒也跑回来了,两个口是心非的人在大厅门口相遇,红着脸气喘吁吁。气喘吁吁是因为跑的,脸红是因为都打脸了。
    沈听温放慢脚步,朝她走过去:“你不是说要回家吗?”
    周水绒不答:“你不是要把你房子写成我名字吗?”
    “你不是不要吗?”
    “我刚想了一下,不要白不要。”
    沈听温笑,过去打横抱起她,俯身吻住她嘴唇,他想好几天了,他要把这几天没亲的都亲回来。
    他亲的周水绒嘴麻,周水绒用力推他:“沈听温!”
    沈听温还没过瘾呢:“五分钟都没到。”
    “你还想五分钟?差不多得了。”周水绒差点喘不过气来,本来就很累了。
    沈听温把她抱上了楼,抱进了门,放到沙发上,压上去,一气呵成,动作熟练的令人咋舌,一看就没少占周水绒便宜。
    周水绒手在他胸前:“你想干什么?”
    “行驶你老公的权利。”沈听温看起来渴坏了,独角兽都被他扔在了一边。
    “我还没同意跟你和好。”周水绒垂死挣扎。
    沈听温不管:“那你觉得,你现在同不同意我能停下来吗?”
    “你不要跟头狼一样,总想那种事。”
    “我就想,我就想,我天天想。”
    他好傻逼,周水绒没忍住笑了:“你不是要过生日吗?你起来,我给你过。”
    “你让我咬一口,你让我咬了就是给我过生日了。”沈听温又吻她,又缠来她的舌头,又吞咽她的津液,又用硕大硬挺的东西戳她小腹。
    周水绒不舒服,在他身下扭来扭去:“你弄疼我了!讨不讨厌?”
    讨厌就讨厌吧。沈听温一边亲她,手就一边在她胸上乱摸,还要从她衣服下摆伸进去,还要钻进她胸衣,捏揉她的胸部。
    周水绒摁住他的手:“你别乱摸!”
    沈听温软绵绵地说:“接吻就是要摸胸的。”
    “谁说的?”
    “你去问,问谁都这么说。”
    周水绒转移他的注意力,指着那个独角兽:“那个是什么?”
    沈听温是不会被转移注意力的,一只手捏住她胸衣的前扣,轻轻一挤,开了,她一对酥胸跳出来,他俯下身,隔着衣服咬住她一粒。
    周水绒又痒又疼:“沈听温……”
    沈听温说:“叫我老公。”
    “叫老公你会放开我吗?”
    “不会。”
    “那我不叫!”
    “我过生日你都没准备礼物,让你叫个老公你还不愿意,有你这样的女朋友?”沈听温难受。
    周水绒用力推开他,把外套脱了。
    沈听温开始看她脱衣服还以为她要主动献身,血都热了,看到她的花臂后,他愣住,傻眼了。
    周水绒坐到地毯上,靠着沙发,还有点不好意思,她主要是觉得这个行为好自作多情,也许人家根本不需要她去弄这个:“我们现在有一样的纹身了。”
    沈听温慢慢伸过手去 ,想摸一下又不敢,最后收回手来。
    周水绒不看他,以为这样就能缓解自己的尴尬。她没干过这种事,她老觉得这种事并不浪漫,反而有点蠢:“我以后看到我胳膊,就想起你。”
    沈听温现在好乱,内心好复杂,喜悦,兴奋,紧张,疯狂,各种情绪在他体内开会,打架。
    周水绒得不到沈听温的回应,更尴尬了,把衣服穿好:“不喜欢算了,明天我就去洗了,反正也是喝多了弄的,酒醒了就后悔了。”
    沈听温抱住她,没让她把衣服穿好,细细亲吻她胳膊:“你不是说分手?干嘛还去纹身?”
    周水绒也没想通,她怎么一点骨气都没有了,不是说分手?还纹什么?她怨自己:“我贱。”
    沈听温湿吻她胳膊每一寸,说:“我很喜欢。”
    周水绒靠在他肩膀,声音很小:“那你以后还让别人摸你手吗?”
    “不让了,以后只给你摸。”沈听温说。
    “那你还敢不敢一个星期都不理我了?”周水绒还是很计较这件事,那一个星期她不好过。
    沈听温抱紧她:“那你就不会给我打吗?想我就打给我啊?我还能不接?”
    “凭什么我要给你打?明明是你错了。”
    沈听温笑了:“行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以后超过十个小时没找你我就准备好负荆请罪,从城南跪到城北。”
    周水绒又咬他肩膀,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腰,小声说:“我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