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0

将军 作者:苏他

      战的黑帮,我以为我终于得救了,但警方有太多问题要问我,他们怀疑我跟那帮黑帮是同党。
    “我那个时候意识已经不清醒了,说十个字要呼十口气,我少呼一口气,我就死的更快一点。我没办法,举着手走出来,说我截获了黑帮想要盗取的国防信息,这才为自己换了一条命。”
    “但国防信息没有了。
    “老师要拿美国的国防信息换秘鲁利马最大黑帮的一票否决权。当时秘鲁是墨西哥毒贩的几大目标之一,他们已经有了严谨周密的暗网计划。老师想成功打入利马黑帮内部,就是要控制墨西哥销往秘鲁的毒品,只要他有说话的资格,他就能控制。我搞砸了,所以我要帮利马黑帮做另外一件事。
    “我要去拉林科纳达帮他们的挖金业务减少点难度,就是说要帮他们处理另外在金矿石挖矿的团伙。他们以往都是雇佣杀手组织的杀手去杀掉存在竞争关系的集团和公司。
    “杀手有另外的组织,只认钱,平均一个杀手做杀手生涯要杀二十到五十个人。这你肯定知道,你小时候就想当一个杀手。
    “但他们目标太多,雇佣杀手成本太高,所以这任务就落到我的头上。”
    沈听温后面的内容没说很详细,只是掀起了他后脑勺的头发:“我这一个疤就是那时候留下的,枪伤。当时还汞中毒了,那地方炼金,空气中弥漫着腐尸一样的恶臭,那就是汞蒸气。海拔太高,我身体本来就不适应,所以中毒很快,很深。我记得我回到利马之后耳朵、鼻子还一直在出血。”
    周水绒看着他的疤,心里五味杂陈。
    她突然哪儿都不想去了,就陪在他身边,他们就在这座安全的城市落地生根……
    沈听温看向周水绒:“我在海外有很多张身份证,有无数个身份,可还是怕有一天马脚没藏好,被人找到,给我爸妈带来麻烦,所以我不停地换名字。改成沈周之前,我不知道我要叫什么。
    “沈砚,沈佩,沈澜息,沈斯年,这都是我舅在我出生前查了很多古书给我取的。
    “那时候对我来说叫什么都无所谓,只是一个代号,你出现了,那我就有自己真正想要的名字了。我想叫沈周,因为我有一个喜欢的人,她姓周。”
    周水绒轻轻抿嘴。
    “还听吗?还有很多,我可以跟你说上一整天。”
    周水绒不听了,她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手上握枪的茧子,第一次觉得司闻这样的人生一点也不酷,因为不能时刻保护自己爱的人。
    沈听温突然攥住她的手,拇指轻轻摩着她虎口和手心的薄茧,“我能理解你想去救你舅,我知道你多担心,那你能不能理解我一下,想想我多担心。”
    周水绒头没抬:“我能理解你担心,所以飞回来告诉你,那你能不能理解我并不是盲目救人?”
    沈听温从没见过这么固执的人:“你一定要去?”
    周水绒还低着头,不想面对他眼睛:“我说了,你拦不住我。”
    “那我跟你去。”
    周水绒抬起头来,却没看向沈听温:“我没想过谈恋爱,但我妈问我如果有机会我会选个什么样的,我说他要比我强。”
    沈听温慢慢松开了周水绒的手,他觉得他猜到了她后面的话。
    “你别让我后悔。”别让我后悔选了一个比我强的。沈听温。
    【102】
    沈听温放周水绒走了,他亲自送她到机场。到昆明转临沧,转机停三个多小时,全程是十一个小时,他下意识想说每到一站打给他,但想到周水绒反感,就忍了。
    天气影响,机场人不多,沈听温帮周水绒提着包——放证件的小包,除了证件,她什么都没带。
    沈听温送她来的路上,俩人就什么话都没说,现在更是。他想跟她说话,但又怕她不爱听,也不怪她,他一定会说让她不爱听的话。他的担心和着急只是忍住了,不是没了。
    送到安检口,周水绒把包拿走,头都不回。
    沈听温看着她排队,突然有种生理不适,好像是心脏供血不足,导致脑袋昏沉,昏沉让他胃部不舒服,想吐。
    周水绒前边没几个人,眼看着就要排到她了,沈听温叫了她:“周水绒!”
    周水绒听见了,但没有回头。
    沈听温好急,他往前走:“周水绒!”
    周水绒拿着登机牌的手紧攥着,指甲都陷进肉里。
    沈听温越走越快:“周水绒!”
    周水绒听不了他这么叫她,还是转过身来,看着变了脸色的沈听温,他胸脯在起伏,眼就像他又中了汞毒,红红的一圈。
    沈听温把她从队伍中拉出来,抱住,他好他妈怕:“我求你……你让我跟你去……就这一次……你听我的……好不好……就这一次……”
    周水绒慢慢搂住他的腰,欲言又止。
    沈听温好怕,那么多次生死不知他都不怕,看着周水绒过安检好怕。“我有本事的……我可以帮你……可以帮老师……你让我去……”b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