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127

将军 作者:苏他

      家庭。要是再来一回,他就死到底,死在毒品上,绝不动感情,绝不要孩子。
    此时风停了,特警趁着康吉走神,迅猛上前,把他摁住。
    康吉脸被碾在地上,悲惨在他破皮皴裂的嘴唇上体现,在他无规律抽搐的肩膀体现。他嘶吼,叫嚷,黑色的牙上黏着唾液,他一张嘴拉出长长一条唾液丝,狼狈在一条条枪下无所遁形。
    他这些尚能被看到,那些因毒品倒下的家庭、警察,他们的痛苦甚至不能公之于众,只能藏起来,遮住……
    贩毒的都是疯子,他们不怕死,所以就让他们死,一个一个杀,虽然杀不完,但杀一个少一个。
    这是一条不常走人的路,四下荒凉,野猫、野狗都不常见,最适合犯罪,但天网恢恢,他们赖于再荒凉的环境也终将被制服。
    随着康吉同伙陆续被摁住,这场针对康吉的长达两个月的追捕终于落下帷幕。
    周水绒收了枪,脑袋上血流得太多,她有些站不住了。
    何畅春走过去,扶住她,没问她的姓名、来历:“知道有个词叫投桃报李吗?”
    周水绒知道。
    何畅春说:“你们从哪儿来,我会安全把你们送回哪儿去。”
    就在此时,刚被摁住的康吉突然挣扎起来,夺回他的枪,没有丝毫犹豫,朝何畅春开了一枪。
    周水绒看到康吉举枪就瞪圆了眼,拉住何畅春向右侧扑倒,躲了他第一枪,但他还有第二枪。
    “啪——”
    子弹当场从周水绒颈部穿过,但她还是拔枪射向了康吉。
    她和特警的枪几乎同时射穿了康吉的脑袋,可那是她最后的力气了,特警还可以开第二枪,第三枪,她不能了……
    周围开始混乱起来。
    声音又变杂了。
    周水绒颈部一直往外冒血,脸上的筋都凸出来,她上半身在经历几秒的猛烈颤抖后,慢慢停下来。何畅春抱着她,冲身后大喊,喊什么她听不见,但她看得出来他很着急。
    司闻算到了公安部会投桃报李,但他没算到周水绒不能活着回去了。
    他会为她骄傲吗?他女儿可勇敢了,一点都没给他丢脸……
    还有沈听温,她突然好难过,她食言了,回不去了,她欠他的,再也还不了了,他会怪她吗?
    会吧?他一定气死了,怎么周水绒这个傻逼就是不听话呢?他不让她干什么她怎么偏要干什么呢?她一点都不可爱,喜欢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对不起啊。
    对不起,沈听温。
    【107】
    沈听温和李滚找到了周夕宥,她大半夜的在天台上吹风,吓死人了。
    周夕宥坐在天台台阶上,看着熄了一半灯的城市,问他们:“我觉得心慌,慌一天了,我是不是要死了?”
    李滚慢慢靠近她:“宥宥你别乱想,你的情况很稳定,医生说你可以活很久。”
    周夕宥摇头:“那为什么我这么疼?”
    李滚握住她的手,蹲下来:“哪里疼呢?你指给我,我看看好不好?”
    周夕宥指不出来:“就是疼啊,李滚滚,你也疼吗?”
    李滚拉着她的手到嘴边,细细地吻:“你好好的我就不疼。”
    周夕宥撇了下嘴:“可我怎么觉得我活不久了呢?我从没有这么强烈的预感。”
    李滚不准她胡说八道,捏住她的嘴:“你最近几天没休息好,所以才会胡思乱想,今天我在医院陪你睡,好不好?”
    沈听温帮李滚找了好几个小时,现在看人找到了,准备订票去云南。
    他边看票边往楼梯间走,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脚下一空,他摔到了门上,眼角被坏了的门把手剌了长长一条口子。
    周夕宥和李滚都看过去。
    沈听温突然心跳很快,刚才周夕宥说的强烈的预感他也来了,他没管流血的脸,扶着门站起来,转过身来,对周夕宥说:“也许,你强烈的预感不是你要出事了。”
    周夕宥心也开始狂跳,她捂住心口,睁着一双不能理解的眼睛看着沈听温,她甚至开始缺氧了。
    其实并不是她又预感到了,而是她从小跟沈听温一起长大,沈听温磁场里的悲伤感染到了她,她能清楚地感知到沈听温现在很痛苦,而且跟她这些天来不好的预感有很大关联。
    李滚不知道两个人怎么了,但他看的到月光和灯光下他们的脸色,很难看:“你们怎么了……”
    沈听温知道,但不敢想,扭头往楼下跑,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周夕宥还捂着心口,她另一只手攥紧李滚,眼泪掉下来:“周水绒!周水绒!给她打电话!”
    *
    沈听温在网上看最近一班飞云南的机票还要等五个多小时,他就想转机,看了转机的机票,到云南要下午了。他站在路边,怎么都站不住,也停不下,一直沿着一块一平方米的地砖不停地走动。
    直到沈诚的电话打来,问他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