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28

将军 作者:苏他

      在哪儿,他崩溃,发了疯一样跑回去。
    沈诚和温火在家等他,他们站在门口,沈诚还好,温火神色紧张,双手扣在一起,期间想佯装镇定,可是好失败。
    沈听温冲进门,看着反常的父母,心还因为跑回来跳的很快,气也喘不匀,他故意不提正事,问他们:“做饭了吗?我饿了。想喝汤。”
    温火慌里慌张,看他脸受伤了也不敢问:“我现在就给你做,喝什么汤都有,都有,都有……”
    沈听温笑了下:“我去洗个澡,找周夕宥找了一身的土……”
    说着话,他走上楼。
    温火看着他走了几级台阶,然后看向沈诚,她有点担心。
    沈诚走过去,攥住她的手,给她力量,给她支撑。没事的,会好的,天塌了,他顶着。
    突然,‘哐’的一声,沈听温踩空了最后一级台阶,整个人从楼梯上掉下来,头朝下摔在地上。
    温火和沈诚赶紧过去,扶起他。
    沈听温脸色好差,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拿走了,他现在就剩一具还有呼吸的躯体。
    温火抱住他的头,眼泪掉下来。
    *
    康吉死了,境外杀手抓了六个,公安部又取得了一项巨大胜利,所有电视台都在轮播。
    新闻里没有提到周水绒,甚至没有提到伤亡,似乎这场胜利的获得没有损失一兵一卒,可沈听温怎么就等不到他的姑娘回来呢?
    沈听温在自己家,那间全是周水绒照片的房间待了两个星期,不吃不喝。头发长长了,遮住了眼,胡子也长长了。困了就躺着满地照片睡觉,醒了就拿起酒瓶。
    李滚来过,他没见,梁继凡周夕宥来过,他没见,门都没开。
    手机也早没电了,不用听那个烦人的铃声,也省了还要摁掉他们的电话。
    他以为拒绝接收信息,拒绝知道周水绒在云南发生的一切,那就等于没有发生,他只需要在家安安静静等她,她就一定会回来。
    她答应过他的,她说过她会回来的,他了解周水绒,她虽然口是心非,但她从不骗他。
    他喝了口酒,酒液从嘴角流出,沿着下颚线流到脖子,再滴到衣服上。
    他过生日那天,他们通宵了,喝酒,做爱,聊天,讲自己从没有告诉过别人的小秘密。
    周水绒问他:“你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害怕吗?”
    他说:“怕,但想到不这么努力就保护不了你,怕也敢上。我要是没点实力,你凭什么选我?”
    周水绒觉得他喜欢她了:“你的生命可以有点其他的事,不然我要是死了,你还怎么活下去?”
    他咬她的嘴,咬疼了她:“以后少他妈说这种话,有我在,你死不了。信你爷们实力行不行?”
    周水绒捂着嘴瞪他:“你属狗的?”
    “让你长长记性。”他还很有理。
    周水绒告诉他:“你不是为我而生,你不能眼里只有我。”
    他理所当然:“我就是为你而生,你要觉得话不好听,可以说我是你生的,我妈那儿我去说。”
    周水绒看起来像是被他醉话弄得很头疼,没理他,也可能是她也喝多了,脑袋乱糟糟的组织不好语言了,不知道该回什么了。
    他接着说:“你呢?愿意为我而生吗?愿意为我去死吗?”
    周水绒靠在他怀里,醉意让她挣不开眼,她说话音量不高,但并不随便,也不像开玩笑:“不愿意。沈听温你记住,我永远不会为你去死,我只会救你的命。”
    ……
    沈听温想着想着,头痛欲裂,那天晚上天方夜谭的醉话竟然也能一语成谶,他们这是什么几把命?别人八辈子碰不到的事,他们怎么就从出生就摆脱不了?
    如果不是出身的别无选择,还有出生后自己的执迷不悟,他完全不用在此刻经历永失所爱的痛苦。这么一看,他烦心忧愁的根就在这里,可如果不是前者,他哪来的永生所爱?
    又是一番锥心的疼,他攥紧了酒瓶,痛饮几口,酒从瓶子里被晃出,溅一身,溅在个盒子上。
    盒子里是温火送给周水绒的一对镯子,她第二次去云南当天,他收到了快递,她把镯子退了回来,还有一句话,‘他不配’。
    如果不是她擦掉的铅笔字的印还有一点点,他或许就信了,可她先前明明写的是‘我不配’。
    她从她再去云南之前,就知道她可能会出事,就要跟他划清界限……他当时就应该死都不让她走的。沈听温捂住脸,又咬破了嘴。
    周水绒一定是这世界上最温柔的女孩子了,她连死,都死在他看不到的地方……
    沈听温伸手掐住自己的脖子,越来越用力,越来越用力,他不是要死,他是想尝一尝周水绒当时的感受,她一定可疼了,他每次跟她做她就疼得骂街,子弹穿喉而过她怎么受的住呢……
    拒绝接收周水绒的消息又怎么样呢?他还是知道,知道当时发生的一切,知道她为了救他……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