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38

将军 作者:苏他

      邀请函打着另一只手的手心,轻轻地、有规律地打,边做着这小动作,边往里走。
    他全场找周水绒,看到一抹红裙,他淡淡一笑,把邀请函搁在路过的服务生托盘上,朝她走去。
    女人在跟她的同伴聊天,似乎是感觉到有不速之客,在他靠近之前草草结束了话题。
    沈听温站在她旁边,“我能邀请这位女士跳支舞吗?”
    女人当着他的面把手递给了她的男同伴,然后当着他的面走进舞池。
    沈听温也不恼,等了几分钟,走向舞池,从女人男同伴手里把她手夺过来,一把扯进自己怀里。
    男同伴当然不干。
    沈听温隔着衣服把枪口对准他的腰,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逼装得可以。
    男同伴被劝退了,女人想走也走不了,他牵她手牵得紧,另一只手还握着她的腰。她没给他好态度:“你好无耻。”
    沈听温还可以更无耻,突然放低她身子,她猝不及防,只能搂住沈听温的腰,然后狠狠瞪着他。
    沈听温贴着她的耳朵:“你喜欢吗?”
    女人不想跟他浪费时间了,曲终就要走。
    沈听温却拉住她手腕,给她看看他手里的手机,刚才从她身上摸到的。
    女人皱眉,去夺。
    沈听温往后递,不让她拿到,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几年不见,你怎么添了偷东西的毛病?”
    “你放手!”
    沈听温不放,搂更紧:“还是说你现在开始当间谍了,或者说,你如愿以偿做了杀手,都会偷人手机了。你说刚刚你那同伴要知道你接近他是为了他的手机,你还能不能活着下游轮?”
    女人瞪他:“你想干什么?”
    沈听温目的很简单:“跟我睡一觉,手机还你。”
    “你做梦!”
    沈听温微笑,举起手:“Excuse me!”
    女人攥住他的衬衫,拽了一下:“好!”
    *
    沈听温买了白色玫瑰,在自己房间插了两个小时,插成一只独角兽,等着周水绒。
    十一点,门铃响了,女人来了。
    沈听温开门看到她换了一身黑裙子,还戴着颈带,长发轻轻绾了个髻,左侧一绺卷发躺在鬓旁,妆容精致,全船最佳。
    她就算不化妆,只站着不动,也依然是全船最佳。
    沈听温引她进来,关上了门,转身时她要暗算他,但被他提前预知,攥住了手腕,然后慢慢掰开她的手指,把匕首从她手上拿走。
    他抱住她的腰,手顺着腰慢慢下滑,摸进她的裙底,从她大腿上把她的枪套拆了,然后单手拆了她枪上的子弹,一颗一颗,拆完,放在桌上,最后是她胳膊上的匕首,她共带了两把。
    女人看着他:“手机还给我。”
    沈听温拆了她身上的枪和锐器,走到组合桌前,把醒好的酒倒了两杯,递给她一杯,说:“我还回去了。”
    女人皱眉:“你有病?”
    这个熟悉的语气,声音变了,语气可变不了。沈听温说:“要让他发现他手机丢了,你以为你逃得了吗?”
    “没你捣乱,我事儿早办完了!”
    沈听温笑:“不过你要的东西,我已经拿到手了,不就是某国总统竞选总统之前的税务资料?”
    女人冲他伸手:“给我。”
    沈听温把他的手机放桌上:“东西在这儿,你把我伺候好了,你拿走。”
    女人也不着急了,后腰靠在桌沿上,“先生这个德行,你太太知道吗?”
    沈听温喝了口酒:“我太太死了,脖子挨了一枪。”
    “是吗?那真惨。”
    “所以我现在缺一个太太。”
    女人显然不信他这话:“你会缺女人吗?”
    沈听温放下酒杯,走近她:“那我太太都死那么多年了,我还不能找个消遣解决下生理需求?”
    女人的表情管理已经很成熟了,但没管理好语气:“随便你。”
    沈听温站在她面前,带着酒气的呼吸打在她脸上:“生气了?”
    女人笑了:“想多了。”
    沈听温突然抱住她的腰,怕她跑,从抱住就抱得很紧:“你要不要当我太太?我很有钱,长得也不赖,重点是……”
    后面一句话他是挺了下腰、硬邦邦的东西戳到女人的小腹时,才说:“活儿好,你要我就有。”
    女人攥住他不懂事的东西:“你再靠近一下,我就让你以后没活儿可干。”
    沈听温被她攥到,久违的舒爽,笑了笑:“我无所谓,就是你别后悔,毕竟是给你用的东西。”
    女人推他:“你别不要脸了,给谁用的?”
    沈听温把她打横抱起来,抱到床上,压上去,拨开她的碎发,呼吸渐重,声音发哑:“你知道我和我的东西有多想你吗?”
    他还刻意加上他的东西,女人无奈,声音都很无奈:“你还是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