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Iρyzω.cǒм 分卷阅读144

将军 作者:苏他

      胁政府。周水绒没在这条难得热闹的街道上多待,回了警局。
    胡安一直没出去,见周水绒进来就把她拉进了办公室。他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想说,又不想说,像个孩子样,可他已经提着枪上阵杀敌好多次了。
    周水绒回身给他倒了水:“慢点说。”
    胡安慢慢出气,鼓足勇气,说:“姐姐,你回家吧,这里我帮你盯。”
    周水绒微愣,旋即当他是孩子话,没放在心上,“我没有家,华雷斯挺好的。”
    胡安试探着问:“沈听温……是你的家人吗?”
    周水绒沉默。
    “你累极了睡着时,总叫这个名字。”
    周水绒逃避了:“你没有事情做吗?”
    以往胡安很怕周水绒生气,她生气时他的讨好型人格就会显露出来,这一次他不知道是怎么了,就站在周水绒跟前,勇敢极了:“姐姐,我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一直都没有瞒着我,你相信我,我值得你相信,而且没有人比我更能让你相信了。华雷斯挺好的,但华雷斯不是你的家,是我的家。”
    周水绒一动不动,怔住了。
    胡安的坚定让周水绒动摇了,也可能是她对沈听温的想念太强烈了。
    胡安看她不说话,似是给他壮了胆子:“听卡洛斯说你在这里九年了,你都没有回过家,你一定很想家。你一直在这里,而本该在这里的人却不知道在哪里,这对你不公平。你救了我,我报答你,这是正常的事。就让我来帮帮你,好吗?”
    丝丝苦味在周水绒心里流转。
    九年。
    九年了。
    她想她梦里那个人,很想。
    那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周水绒做了决定。
    这里需要她,可是沈听温也需要她。九年,他一定在怪她。或者他已经结婚了,他喜欢别人了,他另外有了想要守护的人,他身边没有她的位置了……
    一想到这一点,她就觉得窒息,并且无以复加。
    ……
    周水绒卸任的那一天,胡安一直把她困在局里,她以为是怕她被杀害,过去在这里任职的人一旦卸任,就是死期,有的人甚至在上任期间就离奇死亡。
    她没说什么,成全了他对她的担心。
    到晚上,总算可以出去了,街道两边站满了贫民窟的小孩儿,他们眼睛巴巴地看着周水绒,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但知道这个姐姐让他们有饭吃。
    胡安在周水绒身侧,说:“你说东边的国家安全,那里的人都是跟你一样的眼睛和头发,我们希望再活一次的时候,可以生在那边。你说好吗?”
    周水绒内心翻涌,慢慢走过这条窄街。毒品和硝烟弥漫在这片天空,这些孩子的脸却那么好看。
    “姐姐,你说的国泰民安这个词,是真的存在吧?”
    周水绒停下来,想想自己冒险二十几年,北京真的是她见过最安全的地方了,徐徐地说:“嗯,有那么一个地方,那里晚上十点还可以出门吃宵夜,不用时刻担心走偏僻的路会被抢劫,更不担心会有突如其来的游行和枪战。没有主要针对女孩子的谋杀,大多数的小朋友都可以吃饱饭。”
    “我们会等到国泰民安的那一天吗?”
    “会的。”
    会的。
    ……
    【123】
    回去之前,周水绒决定去弄到某国总统的税务资料。她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在关键时刻救胡安的命,但有这个东西在手,总是会安心一些。
    她知道某国总统任职总统前有跟一位朋友合伙经营一家船厂,那时他已经政务缠身,所以船厂的事就由他的合伙人代理。
    当时他利用职务之便在船厂上税务问题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他竞选总统,他的合伙人想以此要挟他,所以把当时的税务资料整理了出来,在一些熟人饭局上说了几句。
    墨西哥犯罪集团跟哥伦比亚犯罪集团内置最完整的武装系统,还有比肩NSA的情报机构,周水绒九年努力打入他们内部,她自然也就能知道总统和合伙人这点事。
    她在合伙人身边打转了半个月,基本确定他是依靠手机的动态密码解开他的电脑,然后依靠他电脑的动态密码解开他情妇的电脑。
    意思就是说,真正的税务资料在他情妇那里,他情妇没有他的电脑和手机,无法打开,不能出卖他,所以很安全。他要保证只有他自己有这份资料,这样才能保证他的威胁有效。
    周水绒前后在他身边耗了三个月,想尽办法,总算是替换了他的电脑,还有他情妇的电脑。
    现在就差手机的动态密码了,但他看得很死。
    本来她有一个机会可以拿到他的手机,但知道他会登上南太平洋路线的皇家游轮,她放弃了,跟他上了游轮。
    因为她在此次游轮之行的游客名单中看到了‘沈周’两个字。
    本来她只是想看看他,就在远处看看他,然后把这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再出现在他面前,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