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48

将军 作者:苏他

      走的时候问她:“你可以放弃沈谕安吗?”
    周水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反问:“你可以放弃司闻吗?”
    周烟放走了她,女儿很重要,但司闻更重要,她以为她可以端平,或者不像司闻偏心那么明显,但危险来临,她只考虑司闻。
    所幸,都是值得的,周烟也好,周水绒也好,都遇到了值得的人。
    ……
    周水绒回到船上时,沈听温已经醒了,在摆象棋。
    近来他很喜欢跟周水绒下棋,因为规则是周水绒每输一次就要亲他一下。他耍坏,不知道从哪里搜刮来很多残局,天天给周水绒摆。
    现在‘将军’两个字已经不代表输赢了,代表周水绒要亲沈听温。
    周水绒看到棋局就头疼,目不斜视地路过。
    沈听温捞住她的腰,把她捞到怀里:“今天还没下棋呢?”
    周水绒不下:“你自己下吧,左右互搏。”
    “你是不是耍赖?”
    “要点脸吧沈听温,哪有你这样用残局套路我的?我上几次当就行了,绝不上好几次。”周水绒话说的很坚定,听起来似是下了决心。
    沈听温有点难过:“九年,我见也见不到,抱也抱不到,我现在想要点补偿,也不多,就亲一下,你说我不要脸。”
    周水绒:“……”
    沈听温像只小猫,猫在周水绒胸脯:“我们以前天天做,现在就一个星期一次,你变了,你一定是嫌弃我不年轻了,嫌弃我的肉体了。”
    又来了,又来了,周水绒把他的脸从她胸上拿走:“一个星期一次,一次做做停停好几天,我也很好奇,沈听温,不是说男人年龄越大能力越差吗?你逆生长?”
    沈听温给她科普:“这个跟体质有关系,而且我从小洁身自好,没有不良嗜好,有多少都给你留着,我怎么就年龄越大能力越差了?你不能拿别的男人跟我比,别的男人是你老公吗?你周水绒的老公活儿能不好吗?”
    周水绒不听他歪理邪说:“你放开我,我去把东西放下,我要晒太阳了。”
    沈听温不放:“你晒啊。”
    “你松开我啊,你抱着我我怎么晒啊?”
    “你就躺在我身上,你敷面膜时不也躺在我身上?”
    “那你别动手动脚。”
    “我给你按摩还不行吗?”
    “不行。”
    “那别人男朋友不给女朋友按摩,女朋友都生气,怎么到你这儿不是这样?我知道了,你嫌弃我。你嫌我不年轻了。周水绒,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沈听温!”周水绒被他气死了。
    沈听温怂了。
    这贱男人不骂他他就难受,周水绒踢开他:“起开,我要放东西去了!”
    沈听温乖乖放开她,小声说:“那你放完回来哦,我给你把太阳椅搬出来。”
    周水绒头都不回:“不回了!我要睡觉!”
    沈听温撇嘴:“哦。”
    过了三分钟,周水绒就拿着毯子出来了,舒舒服服地躺在沈听温给她放平的太阳椅上。
    沈听温开了会儿船,离岸很远后,他停下来,跟周水绒挤一张太阳椅,用她的毯子盖住两个人。周水绒很烦,就骂他,骂着骂着,无力了,笑了。
    他好烦,可她爱他。
    她靠在他怀里,看着一片蔚蓝:“我们的终点在哪里?”
    这一次,他们从卡塔赫纳离港,霍乱时期的爱情就发生在这里。沈听温拉了拉毯子,盖住周水绒的腿,再盖住她的小腹,说:“我们没有终点。”
    -
    -
    -
    全文完
    -
    -
    -
    如你所见,又写完一本。
    这本其实没想多写,就一个礼物似的,写个小短篇,大家看看就好了。但写到五分之一的时候,我就停不下来了。我发现我对司闻、周烟,沈诚、温火是有很深感情的,他们的孩子我不能当一个赠品,轻描淡写地吊一把你们的胃口,我想给他们一个还算完整的人生。
    其实这本很难写,因为有框架在那里,我不能出圈,就是不能出现写出来的人物不像是那几位所生的情况。如果是短篇,我会写他们校园的一小段,这就完了,写长了就一定会涉及到禁毒,原因在那儿——周水绒是司闻的女儿,司闻有叫人热血沸腾的一生。关于禁毒这部分大家可以仔细看一下,不难懂,因为不是主打禁毒,所以占的篇幅很小。说回到两个崽,写这个故事我要写出,周水绒在司闻、周烟逃亡的环境下长大,她得是什么样,沈听温被沈诚和温火用爱浇养,他又会怎么样。他们对待感情,看待事物会怎么做。情节很重要,人物也一定要立得住,就是说她们干的每一件事都要有逻辑,不能是不符合常规认知的,不符合人设的。
    骄傲、口是心非的周水绒,不会表达感情,但她坚强,勇敢,从文开始,就有各种不公平围绕在她身边,她没被其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