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ò18χγz.Vīρ 阶下囚的自我修养(19)

阶下囚的自我修养 作者:长青长白

      季荼对an的到来感到过度不安,异样得超出了寻常,一早讨了无数亲吻。你走到哪他跟到哪,换衣服时他就坐在床上抬着头眼巴巴看着你,好似今天你并非只见an一面,而是要抛下他跟着an离开。
    你褪下宽松的黑色衬衣,赤裸的身体浑身上下都是小猫昨晚奋力啃出来的痕迹,脖颈、脚踝,手臂……专挑平日你穿衣时可能会裸露在外的地方。
    平时做完还会贴心地替你上些消瘀药,昨夜却抱着你就睡了,嫌身上痕迹不够重似的,早上在浴室里还凑上来补了几口。
    暗藏的小心思可谓暴露得彻彻底底。
    你只能放弃舒适的裙子,穿了件高领丝边白色衬衣加高腰长裤。你换完拉上衣柜,转头就见他目不转睛地盯着你的腰,伸出猫爪在你腰上试探地捏了一把,而后又把衣柜给推开了。
    你:“?”
    他拿出一件浅色风衣披在你身上,将你遮得严严实实,口中振振有词,“今天很冷,alice不要感冒了。”
    暖气声自风管低低传出,温度分明适宜。他说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低头一颗一颗给你系上扣子,待从外看不出丝毫柔软的身体曲线,脸色才和煦了些。
    小猫寡言,虽对an到访一事的态度已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并没有在你面前言明自己不喜欢an,只在吃完饭后悄声靠过来,从身上掏出把小巧的手枪,手把手教你如何上膛,如何瞄准开枪。
    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枪藏在身上的,你若有所思地往他腰后一摸——果然还有一把。
    他眉头皱得紧巴巴的,就差直言“给an一枪”这句话了。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黑色衬衣和黑西k,腰臀挺翘,隐隐可见薄薄一层布料下流畅的肌肉纹理。你没忍住,揽过他的腰手指往下一挪,在他t上捏了捏。
    他肌肉并不偾张,薄薄一层覆在骨架上,锻炼得紧实坚韧,手感极佳。
    掌下肌肉顿时绷紧,小猫僵住,红着脸看了你一眼,反手抓住你在他t上捏肉的手,掩饰般将枪塞进你手里,小声催着你做一遍给他看。
    手枪装了消音器,你对着花瓶放了发空枪,发出一声闷响。
    他见你会用了,结果枪填装好子弹,把枪放进你的风衣口袋,道,“里面有六发子弹。”
    说罢仿佛在暗示什么,偷偷瞟着你又小声嘀咕了一句,“我知道怎么处理尸t……”
    你手上得了空,又抬手去捏他的腰侧劲瘦的肌肉,赞许道,“唔,阿荼真厉害。”
    纤细手指贴着薄薄一层衬衣蹭磨,底下的肌理叫你爱不释手,你勾着皮带把人拉至身前,手抚上他的腹肌,漫无目的地四处揉捏。
    小猫在家穿衣十分闲散,经常裸着上身到处跑,下面一般也是随便从衣柜里抓一条长裤套上。
    好好穿身衣服都不肯的人,不会因为an要登门便换一条他不喜欢的、束缚感强烈的西k,想也明白是专门穿给你看的。
    他对你的摸摸蹭蹭爱得不行,顺着你的力道贴身靠近,察觉到t上作乱的手指,耳朵烧得通红,弯下腰,隔着衣服在你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喉咙里呼噜似的溢出一声,“alice……”
    “嗯?”你漫不经心应道,一手抚着他深凹的脊骨,又在他t上捏了一把。
    越临近约好的时辰小猫越安静,你从他的书架上翻出本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an的到来。
    小猫坐在你身旁,高大身躯萎靡不振地紧贴着你,几乎将你整个人按进怀里,自坐下,箍在你腰上的手臂一直没松过。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你翻阅手里的书,时不时埋头在你肩窝轻蹭,手指无意识摸过你外套口袋里的枪,不知脑袋里在打什么小注意。
    门外传来轻缓的脚步声,你收拢发散的思绪,抬起头,望向背着晨间阳光踏上台阶的来者。
    你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差两分钟至十点,倒是十分守时。
    an的状态看起来和昨日所见没什么区别,脸色依旧苍白得不见丝毫血色,日光一照,皮下的青色脉络隔着数米也能看清。
    他穿了一身庄重的深色西服,袖口暗纹在阳光下反射出复杂的亮光,气质矜贵而守旧。他微低着头,提着一只小皮箱不紧不慢地走进屋内,看见你和季荼相依偎的姿态,短暂地露出了一副恍惚神色,仅仅半秒,便又恢复了疏离模样。
    他走近,你抬手示意他坐下,他并未推拒,解开西服扣,挺直脊背坐在了单人沙发上。动作间,露出了腕上半串红玉珠。
    他不咸不淡地冲你点了下头,跳过寒暄的步骤,径直道,“我今日来,是想取回你母亲的遗物。”
    你唯一拥有的称得上你母亲遗物的东西就只有那几颗红玉珠,昨日拿到手请李赫去查,an便联系了你,他显然是冲着它而来。
    你看了眼他手腕上那串一模一样的红玉珠,问道,“你想要那几颗珠子?”
    他不置可否,敛眸淡淡道,“我无意平白叫你将东西赠我,但一时也不知还能拿什么与你交换。”他抬头看向你,“不如由你开出价码。”
    季荼没有加入你们的谈话,他甚至动都未怎么动,只在an进门时抬起脸望了他一眼,而后又闷了回去。
    如同一个人形靠枕,只管在你与an谈判时将你牢牢锁在怀里,不让你离开。
    你合上书,卸了力倒在“靠枕”身上,道,“我没什么想要的,珠子也可以给你,但你得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
    an微调整了下姿势,似乎是端坐不动叫他身体不适,他想了想,问道,“你知你母亲在嫁与季平渊之前叫什么吗?”
    “mariannorman。”你道。
    他摇了摇头,“那是她未出嫁前的名字。她共有过三个名字,在嫁与季平渊前,她叫marianlancaster。”
    你敛眉,lancaster这个姓于你不算陌生,今早李赫发给你的noah的资料上,开头正写着noahlancaster。
    你有些诧异,“你曾和母亲结过婚?”
    他点点头,纠正你的话道,“不是‘曾’,我们并未离婚,法律上而言,我们仍是夫妻。我在35年与她结婚,只是并未公之于众。”
    an显然有备而来,他从带来的手提箱里拿出一本泛h的书本,取出一张夹在书中的照片递给你,“这是我与你母亲当初在圣里斯教堂举行婚礼时拍摄的照片。”
    你没想到他会拿出这种东西,愣了愣,伸手接过。
    照片约你一掌大小,二十年过去,已有些褪色,但显然保存妥当,画面中相视含泪欣笑的两人的面容依旧清晰。
    你母亲穿着洁白婚纱,noah穿着深色西服,身旁是抱着圣经浅笑着注视他们的神父,底下是空无一人的偌大教堂。
    照片里两人风华正茂,腕上成对的红玉珠仿佛跨越了时间和此刻an手上那一串重合在了一起,令你陡然生出一种不知今日何年的年代错乱感。
    那个年纪的母亲,一定没有预料到自己今后会度过那样悲惨的一段时日。
    你动了下拇指,想碰一碰画面中母亲的脸,an却突然伸手把照片拿了回去,低头小心地把照片夹回书中放回箱子锁好,表情冷淡道,“我只有这一张,别碰坏了。”
    你:“……?”
    你并未质疑照片的真假,因an或者说noah没有理由骗你,但你还有一事不明,“既然你们已经结婚,那之后为何对外公布说取消了婚约?母亲又为何嫁给了季平渊?”
    他正欲回答,却忽然拧起眉,抬手掩面咳嗽了几声。
    你见an咳得厉害,拍拍季荼的手示意他松开,起身倒了杯茶递给an。
    一坐下,小猫的手臂立马又缠了上来,看来并没有因为面前人是你母亲曾经的爱人而放低丝毫警惕。
    an倒不在意小猫表现出的敌意。他饮了口茶,放下茶杯,道了声谢,说道,“婚后半年,我得知自己身患一种罕见的病症,如你所见,几十年都是这副模样,病痛缠身,不得安宁。我不愿拖累marian,提出了分开。”
    an讲述过去的事情时面容一直平静得如同局外人,就像是一部即将播完的、结局已定的黑白影片,透着一股无力回天的命定感。
    然而说到此处,他却顿了两秒,才继续道,“她同意了。”
    “她同意得太轻易,但当时的我并未深想,以为是伤了她的心。后来她随季平渊离开,我放不下她,假死脱离亲友,暗中跟随她去到a城,一年后,才得知她同样罹患恶疾。”
    “季平渊不过是她众多追求者中的一个,只因a城遥远,她才选择了他。目的只是为了离我远些。”
    “季平渊是个好人,他只marian不爱他,但仍待marian极好。季平渊死后,我才敢联系她,可她在季家的生活犹如囚禁,我带不走她。”
    an看了你一眼,说道,“她很爱你,她不愿离开的很大原因是害怕季家人疯狂的做派会伤到你。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后,唯一的请求便是托我必要时暗中帮你一把。”
    “后来的事你应该也都知道了。为了不惹人生疑,我换了容貌,筹谋多年,借身为季家人的你的手,让季家还了债。”
    “季家愧对她太多,连她的骨灰都不敢留下。那串玉珠是我与她所剩不多的回忆,我如今别无所求,只想带着有关她的一切回国。”
    你听完,沉默了片刻,道了声“好”。他助你许多,你没办法拒绝相b之下他此时不值一提的请求。
    “阿荼,”你叫了声从头安静至尾的小猫,“你能帮我把昨天拿回来的袋子里的那只小盒子拿下来吗?”
    季荼点了点头,走时定定看了你一眼,不放心地在你风衣口袋上轻按了下,站起来绕过an大步朝楼上去了。
    an看了眼走出客厅的季荼,饮了口茶,忽然道,“当初把你截走的人就是他吗?”
    你闻言,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惊讶于当初买下你的人是他,而是恍然明白了小猫对他的敌意来自何处。
    你斜身靠在沙发上,反问道,“当初买下我的是你?”
    an垂眉看向你,视线里含着一抹叫你看不清楚的意味,瞳眸深如沉渊,犹如初见那时看着你的眼神一样。
    他看你时,一直在透过你看另外一个人——你的母亲。
    这个眼神像是解答,又好像只是你的错觉。
    “你母亲在世间留下两件遗物,一是那珠子,二便是你。”
    “她要我帮你,但我那时总觉得是你拖累了她,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想送你去见她。我想是因为她知道我为人心狠,所以她才会专门请求我暗中帮你。”
    你回望着他,“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不怕我临时反悔?”
    他平静道,“因为我就要死了,将死之人话总是很多。你像你母亲,不是会恩将仇报的人”
    他看着你,抬手缓缓伸向你胸前一缕浅金色的头发,神色恍惚,像是陷入了某段回忆,“你的头发……和你母亲的几乎一模一——”
    他话未说完,“砰”一声枪响打破了这份平静。
    几乎同时,鲜红的颜色在你眼前骤然炸开,温热的液体喷洒在你脸上,你抬手一抹,还有些许碎肉。
    那只离你不到五厘米的手掌血肉模糊,掌心正如泉流般涌出汩汩鲜血,一些流进袖口,大多数都“啪嗒、啪嗒”滴在了地上。
    你蓦然转头,看见季荼站在楼梯上,手里举着一把漆黑的手枪。枪身浴在阳光下,消音器口冒着白烟,他站在y影里,面无表情地看着an,声音冷得像淬了冰。
    “你敢碰她一下,我就杀了你。”
    小猫此刻展露的攻击x你从未见过,手里的盒子也被他捏得变了形。他大步走近,站在你身前,宽阔背部挡去大半你看向an的视线。
    就an方才那副快咳死的模样,你不确定他是否还能承受住一枪。你皱了下眉,道,“阿荼,把枪放下。”
    伫立眼前的高大身体几不可察地僵了一瞬,指骨捏得作响,他未听,甚至没有转身看你一眼。你听见他将手指扣上扳机发出的轻响,意识到他是真的想杀了an。
    “阿荼,如果你杀了人,处理起来会很麻烦。”
    你斟酌着措辞,没有用“杀了‘他’”此类任何可能会让小猫认为an在你心里有着与陌生人不同地位的话。
    你仍是斜身倚在沙发上,语气浅淡,像是根本不在意an的死活。
    过了十几秒,季荼把盒子扔给an,声音沙哑道,“滚出去。”
    an也不是常人,他表现得就如一个将死之人,丝毫未在意子弹贯穿掌心留下的新鲜伤口,也全然不惧于指向他眉心的黑漆漆的枪口。
    他仿佛感受不到痛觉,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而看向季荼笑了笑,低声道,“我如果有你一半执着,marian也不会离开我。”
    说罢,打开盒子确认了眼玉珠,提着箱子离开了。
    出门前,你叫住他,道,“若能见到我母亲,劳烦替我告诉她,我过得很好。”
    远程控制器传来院门关闭的提示音,季荼背对着你,一直站着没动。
    你站起来,手臂环过他的腰,轻轻搂住,手指顺着手臂往下,抚上他僵y的手指,穿过指缝,紧紧扣住,柔声问道,“阿荼,生气了吗?”
    他没说话,手指骤然用力握紧你的,扔了手中的枪,不管不顾地倾身朝你压下来,口中连一点声音都未发出。
    你身上还带着未g的血,始料未及地被他拉得歪倒在沙发上。你昂着头,无力地承受着他在你脖子上毫无章法的啃咬,抬手抚上贴着耳廓的黑色卷发,喃喃道,“怎么这么疯……”
    小猫显然听见了你的话,急切的动作骤然停住,他缓缓抬头看向你,避开视线委屈地抿紧了唇,唇上染着半抹血迹,不知道是衣服上的,还是你身上被他咬破的伤口流出的。
    他哪里是在生气,分明难过得要哭出来,面上哪见半点数分钟前发狠的模样。
    额发长长遮住眼睛,小猫隐在黑发后的眼眶通红,你对上他的视线,心脏一时酸软得像温水泡胀的棉花。
    你细细吻过他的眉眼,舔舐过他抿紧的唇缝,拂开他的头发在他额上亲了一口,勾着嘴角笑起来,低声道,“疯些我也喜欢……”
    你不哄也罢,一哄小猫便再忍不住,抬手抹了下眼睛,声音低哑,委屈藏都藏不住,“他都要走了,alice为什么还和他说话……”
    你无奈,“我死后要和你在一起,哪来的时间去见母亲。只是托他捎句话罢了。”
    他缄默不语,半响后,又问,“他碰你的时候,alice为什么不躲开?”
    红艳的双唇抿紧又松开,留下半秒润白,“我明明给了alice枪的……”
    你无奈地拥住他,吻过他的眼泪,“你开枪太快了,我本打算避开的……”
    ……
    清晨的阳光穿透门窗,薄薄一缕撒落在沙发里依偎的两人身上。一个哭着索取,一个笑着放任。
    在这场无法割裂的感情中,每一次探不清底线的妥协与纵容,都是源自于最真实的、只展露于对方面前的自我修养。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