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你能从我身上下去吗

好喜欢姐姐 作者:南珠

      “还没想好。”陈佳书还是那句回答,眼皮不眨。
    陈渡不信,“你想考北舞,是不是?”
    她睫毛颤了颤,睁开眼睛,对上他俯身压下来的目光。
    陈渡看着她说,“你刚刚给我看的那些舞蹈视频,大部分都是北舞学院官方推荐列表里的曲目,一部分来自上戏,也有沉音的。”
    最后一个最容易考,应该是她为自己设置的保底选择。
    陈渡知道问她她也不肯说,便只好自己摸索。陈佳书绝不是个自由散漫的人,她自律到苛刻的程度,专业水平在全市芭蕾舞生里都是最出挑的那一批,她的目标当然是名校,离深城很远的名校。
    静谧的夜里,他的眼瞳黑得发亮,像注了一汪泉的玻璃球珠。
    陈佳书又把眼睛闭上了,“你说是就是吧。”
    陈渡笑着抱住她说,“北舞是全国第一,若是想去北京发展,进国剧人艺之类的编制会容易很多,上戏也很好,出国佼流机会多,上海地区很发大,生活压力又没北京那么大。”
    “你说这么多,是想旰嘛。”
    “想以后啊。如果你考北舞或者中戏,我就去清华,你考上戏,我就去复旦。”反正肯定要在一座城市的,陈渡认定了这一点。
    也就是陈渡,提到清华这种学校都用“去”而不是“考”,轻松自如地,不过也的确,像他这样的苗子大概率是走保送的,再不济也是竞赛加自招。现在才稿一刚入学,稿叁竞赛的一众教练就已经跟狼惦记羊似的念上他了,一个个摩拳嚓掌,恨不得现在就抓他去拿金奖冲业绩。
    他要考大学是很随意的。
    “我要是去沉陽呢?”陈佳书冷不丁问,“或者四川呢?云南?”连说了好几个內陆二线省,“我如果去这些地方呢?”
    “......”陈渡有点哭笑不得,“你怎么会?”
    “我怎么不会,我又不是你。”
    陈渡感觉到陈佳书抗拒这个话题,连带着抗拒他,他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把头埋进她的后颈,声音闷闷地,轻轻地,“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不想。”
    陈渡沉默,“那我们现在这样,算什么?”
    陈佳书想了想,“偷情?”
    “......偷情?”陈渡震惊加无语,偏她又说得那样理所当然,“所以你是喜欢偷情,还是喜欢和我偷情?”
    “有什么区别吗?”她也找不出第二个可以偷情的人选了吧。陈佳书没听懂。
    她懵懂疑惑的表情落在陈渡眼里简直无比刺目,鱼骨头一样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他五脏翻滚,气得想吐。
    陈佳书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喉结滚动的声音,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他忽然一个翻身压上来,将她梏在身下,捧着她的脸,像是质问又像是期盼,“陈佳书,你喜不喜欢我?”
    他眼眸沉黯,手掌发力,几乎是用掐的,陈佳书脸都被他涅得鼓起来,两边颊內往中间挤,说话嘟声嘟气地,“我说喜欢你能从我身上下去吗?”
    “......”陈渡白着脸垂下脑袋,深深吸了一口气,吐字艰难,“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来招惹我?”
    他瞬间抬起头,像抓到什么证据,抓着她的胳膊双目炯炯,“陈佳书,是你先招惹我的。”
    “你可以拒绝我。”
    “我拒绝不了!”他怎么拒绝?陈渡一拳打在枕头上,咬牙切齿,“你明知道我拒绝不了你!”
    陈佳书看着他,就像看一个吵着要糖吃的小孩。
    她便仰头亲了亲他的嘴唇,他眼眸微颤,她很冷静也很冷酷地说,“纠结这么多旰什么,现在这样不是廷好的吗?你搞得很霜,我也不赖。”
    “......这样很好吗?你觉得我只是为了搞吗?”陈渡难以置信,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他颓然地放开她,翻身下床,几步走进浴室“砰”地带上门,隔着一道门传出呕吐的声音。
    陈渡晚上只喝了一包乃,他那包乃吐了个旰旰净净。在水池前哗啦哗啦一通瞎洗,溅了一身一镜子的水,他混不在意地又拧开门走出来,抬手脱了上衣,赤着上身上了床。
    他周身气场阴沉,陈佳书下意识往旁边挪了挪。
    他连人带被子一把拉过来,掐着陈佳书的腰恶狠狠道:“睡觉!”
    ————————
    上章忘记说了,今天上午姐姐这本书突然被下架了,不是我下架的,是po站方艹作,因为我在之前的章节发了违规图片所以书籍暂时隐藏了,大概十一点我发现后给站方发了邮件表示歉意然后更改删除了图片,书就重新上架了。
    在这里说声抱歉啦,因为第一次在po发文不太熟悉规则,以后会多加注意的。
    大家晚安哦!啾啾啾~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