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番外完.衣柜偷情

好喜欢姐姐 作者:南珠

      三个小朋友留在雪地里玩了一会儿,也觉得挺冷,便进去看电视了。他们经常来小渡哥哥家玩,哒哒哒跑过去开了电视,从客厅角落里捧出上次玩的积木,三只小豆丁抻着小短腿在沙发上排排坐好。
    “咦,哥哥家又换沙发了呀?”
    “是呀,这个沙发好软好舒服,我的床也是这个牌子的。”
    “钢铁侠钢铁侠,看这个!”
    哥哥姐姐留他们在这里吃午饭,他们乖乖地在一楼看了好一会儿动画片,厨师都到了,却还没见他们下来。
    负责制作午餐的厨师要与客户确认菜品流程,他拿着订单,三个小家伙面面相觑,趴在楼梯口往楼上叫了几声。他们知道一楼和院子可以到处跑,但人家家里的二楼是不能随便上的。
    “算了。”年纪更大一些的小朋友拿出作为哥哥的担当,站到厨师面前,“让我来吧。”
    三个小朋友将厨师先生团团围住,手舞足蹈地现场指导,厨师第一次尝试一边带娃一边做饭,有点哭笑不得,厨房里逐渐升起飘香的烟火,热腾腾地往外冒。
    陈佳书快热死了。
    衣柜里又闷又挤,陈渡刚刚把她拖进来,脱了衣服顶在橱壁上,舌头伸进她嘴里缠吻索取,精壮火热的胸膛贴着她的乳fanG,蹭出各种形状,手勾着她的K沿往下扒,单手解了皮带g她。
    她刚刚在外头院子里塞他满头满身的雪,一番作威作福,此时叫他顶得头重脚轻,颤抖着向前跪贴在墙上,簌簌抖着挨操。
    陈渡紧贴在她身后,粗粝手掌掐着她比爱嫩的屁股,粗沉的艳鞭跳出来,一下弹打在流水的肉户上,打得那嫩粉的骚穴瞬间水流不止,陈佳书哆嗦着向上抖了抖,“呃嗯”随着她一声哀哀的呻吟,他直挺挺插了进去,腰腹发力,操得她不停上耸,视野里的景象全都烧起来。
    昨晚刚g了一场,甬道里又热又软,进去像泡在温水里,舒服得陈渡粗声叹息,紧得像个真空的肉套子,拼命夹着他往里吸,吸到最深处的骚心里,小小的宫口嘬住他不放,发情的猫一样咬人,骚水流得一塌糊涂,失禁一样止也止不住,两人交合e处一片清亮的粘腻。
    陈渡头皮发麻,把她拎起来,随手从旁边衣架上扯了个什么围巾下来垫在她膝盖下面,大手掐着她的腰往里颠,重重地,狠狠地,来去飞快,撞得她乳fanG乱颤,扭着细腰摇着屁股,本能地迎合,边哭边叫,叫得乱七八糟,“嗯,好深,痛啊,哦,好爽”
    惩罚报复X质的操干让陈佳书感到羞耻,同时又无法逃离性爱的强烈快感,那根东西又粗又长,淌精吐艳,野蛮狰狞地捅进来,总是叫她痛死,又爽得不行,捅得越深越爽,射得越满越舒服,让她一边流泪一边高潮,被炸裂的阳精烫得晕过去,闭着眼睛,睫毛湿透,两条腿不停地抽搐。
    雪白的胸乳握在身后男人手里肆意揉捏,汗从脖颈流下来,流进乳G0u,被他指尖揩去了,融化在温暖干燥的掌心里。她浑身发热,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头发都湿了,黑亮亮的两垂乌发贴在脸上,脸就只有巴掌大,白玉一样光净,遍布汗珠,被干得两眼失神。
    陈渡把她架起来C,胯骨贴着T尖,入得更深,狠狠夯在敏感的骚心,“姐姐哪里爽?这里,还是这里啊?告诉我好不好?”低头去舔她雪白颈子上的汗,舌尖顶着上颚转了一圈,他笑,“真骚。”
    “啊我”
    陈佳书被狠狠填满,在急风骤雨的插干中如软成一弯蒲柳,顺着墙往下滑,细腰塌下去,屁股高高撅着,紫红的肉杵长驱直入,擦着两片阴唇捣进去,穴口被捣出一圈细白的水沫,捣得她尖叫着潮喷,汁水从下体飞溅出来,喷在她股间和男人胯下,高潮带来灭顶的快感几乎将她吞没,整个人几乎要化成一滩春水融了。
    “呜,不要了!不要”她哭泣不已,两手胡乱地往前扒,收缩着肉道往外挤,试图把那根粗长可怖的大东西挤出去。
    陈渡握住她两只手将她贴进怀里抱着,手指摁在她的嘴唇上,“嘘,小声点,楼下有人呢,想让他们听见你叫床么?嗯?”
    一楼三个小朋友的欢声笑语断断续续传上来,间或夹杂着厨师的声音,陈佳书当即浑身一凛,一口咬住他的手指。
    陈渡低头,也咬住她的耳朵,唇齿湿热,粗长的肉柱深深捣进她体内,笑了一声,又沉又缓地,“姐姐叫给我一个人听就够了。”
    他们下来时正好赶上开饭,说陈佳书刚洗了个澡,头发来不及吹,小朋友听了自然没有多想,他们全被一桌美食吸引了,点头哦哦几声,欢快地吃起来。
    陈佳书做了一个漫长的午休,陈渡不舍得睡,等她睡着了靠在床头看她。手里拿本书,一会儿看看书,一会儿看看人,书换了好几轮,都没人好看。
    三天假期掐头去尾,在家的时间就只有这么多,吃过晚饭她就该走了。
    午后的阳光越过窗帘照进来一缕,照在她樱红的嘴唇上,细碎莹莹的暖金,香甜诱人。
    他低头吻上去,低声呢喃,“姐姐,元旦快乐。”
    ——————
    芜湖~番外终于写完了,下章接53章正文剧情~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