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о①⑧χ.ν¡ρ 55.关掉SんОμ机上课

好喜欢姐姐 作者:南珠

      陈佳书去了天台。
    这里是水泥地,没有铺地砖,跳几步就要踩到地缝或是凹凸不平的小坑,脚感很差,比不得舞蹈室平滑柔韧的橡木地板,但一名舞者不可能永远在一片坦途上舞蹈。
    手臂抬起来,飘飞的衣袂下露出一段紧致内陷的腰线,她舞步交替,踮脚跳跃,踩着点在空中完成一个流畅的大开,身体像蝴蝶一样翩翩舒展开来。
    这里没有镜子,没有配乐,地板很糙很脏,却也安静,不需要为了旁的杂事分散精力。夕阳的晚风里,她把自己放得很松,腰肢轻软,舞步悠扬。
    换角一事不光影响到陈佳书,指导老师同样压力很大。原本她是全力举荐陈佳书的,毕竟这个孩子外形实力一样没得挑,出演白天鹅是板上钉钉的事。
    原本。
    上头的意思她一个当老师的没地儿置喙反驳,章都盖了节目单都出了,这才叫板上钉钉。
    平心而论,戴一宁的白天鹅跳得不错,怎么说也是附中第一梯队的苗子,挺优秀也挺努力一孩子,却毕竟是不如陈佳书。
    没有比陈佳书更适合跳白天鹅的了。排练的时候,宋老师时常看着她的身影暗暗惋惜,她的黑天鹅跳得差强人意,动作踩点勉强称得上标准,放舞台上是合格的,却不是她应有的水平。
    可要在这样短的时间里从零做到优秀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若是给戴一宁的白天鹅打八十分,陈佳书的黑天鹅应该在七十五分左右。没什么毛病,副主舞比主舞稍逊一点是很正常的事情,观众面对的是台上一分钟,他们仍然会为这场《天鹅湖》送上掌声。
    但宋老师很清楚地知道,他们原本可以看到一位一百分的白天鹅。
    陈佳书的进步稳扎稳打,刚开始她的动作透着生涩,踩点也不准,但这不是她的问题。
    黑天鹅很难,从技术层面上讲丝毫不亚于白天鹅,甚至难度更大,需要爆发力,经典的三十二圈挥鞭转对舞者脚尖力度的把控要求极高,只不过因为不是主舞,又是代表邪恶的反派,所以大多数人只记住了真善美的白天鹅。
    若是换成别人,宋老师绝对不会贸然安排她去跳黑天鹅,但这是陈佳书,她心中有愧。
    她没有理由不答应。陈佳书的功底摆在那里,从一开始的生疏到日渐纯熟,排练的时间只剩两周,她也只用了两周而已。
    她已经做到了大多数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一连串高强度的复杂动作以最后一个大跳结束,陈佳书将动作定格,没定住,腿落地的角度略偏了一点,几乎要摔倒,好在靠着基础优越的协调X圆回来了,险险维持住身体平衡没有出漏。
    但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在落地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出了最致命的纰漏。
    今天是彩排,校庆前的最后一天。
    她又试了一次,这一次的动作完成得流畅许多,定点准度也跟上来了,但还是差点意思。
    没有黑天鹅的爆发力。
    她的动作太收着了,缺乏力量,还是像个含蓄优雅的小公主,没有那种夸张冶媚的“黑”感。
    没有灵魂。
    宋老师眉头微皱,却没有说什么。比起以往动不动就落到头上的严厉点评,她在这次的排练中显得格外沉默,看向陈佳书的眼神时有不满,却又心疼居多,很矛盾。
    陈佳书心底涌上几分烦躁,不想面对老师失望的神色,她收回动作别开目光。
    转过身,却恰好对上戴一宁几人戏谑的笑脸。
    她带了几个小姐妹来看彩排,也就是专程来看她笑话的,“陈佳书跳得像只黑乌鸦一样,动作又笨又好笑,不信你们来看!”
    几个小姐妹来看了,凑在一起嗤嗤地低笑。
    见陈佳书转头看过来了,她们又纷纷站直了身体各自移开目光,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陈佳书收回视线,转身的刹那,却又从眼角余光里瞥见她们重新聚在一起,嘴巴扬起笑开,用口型对着她的背影说,黑乌鸦。
    练功房里闷得喘不过气,陈佳书重新一遍遍练习,出了很多汗,却没感觉到热,后背一阵阵地发凉。
    彩排结束后大家各自回去练习,大部队往综合楼走,陈佳书仍是一个人去了天台。
    她的足尖鞋又跳破了一双,前面沙沙的,里面的衬布都扯出来一点,得换一双了。
    她有很多鞋子,都放在小教室里,那里有一个大柜子,她的水壶护腕,好几条没拆的练功服和K袜都在里面,像半个家一样。
    不知道被戴一宁糟蹋得怎么样了。她披上校服,拿鞋顺便回去瞄一眼。
    手往口袋里摸了个空,陈佳书想起来中午吃饭的时候,她的钥匙好像落陈渡那里了。
    “我的舞蹈室钥匙。”
    “在我这里。”陈渡几乎秒回,“下课给你,你在哪?”
    “先帮我去拿双鞋,我在楼顶。”他那边离得近,陈佳书也正好省去被恶心一回。
    “好,那我”陈渡刚输到一半,聊天框又弹出一条——
    “关掉手机上课。”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