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Θ㈠㈧s⒣ū.cΘм 74.你们真是姐弟?

好喜欢姐姐 作者:南珠

      陈渡朝那边淡淡瞥去一眼,手从陈佳书腰上下来,又自然而然地牵起她的手,带着她往校门走,没有半点要站住的意思。
    戴一宁要气死了,踩着阶梯跑下来,跑到他们面前,浑身像是冒着蒸汽一样,愤怒地看着陈佳书,“你这个阴险狡诈的小人!”
    她脸上妆花得乱七八糟,红红白白的像从鬼片里爬出来,用她明显刚哭过的红眼睛瞪着陈佳书。
    陈佳书被她倒打一耙,荒谬地笑起来,“你说我,还是说你自己?”
    “你故意的!你明明跳得那么烂,连定点都定不住,刚刚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嗯不可能,刚刚都是假的,所有人都瞎了,就你长了眼睛。”
    “你!”戴一宁面上浮现出屈辱的神色,“你是假装的!”
    “你第一天认识我?还是第一次看我跳舞?”陈佳书嘲讽勾唇,“真是个废物。要是有人问起,可千万别说是照着我的视频学的。”
    戴一宁的脸色倏地变得惨白。
    她的白天鹅跳得极其失败,成了彻头彻尾的笑话,当她从舞台上下来时简直没脸去面对任何人,抬不起头来,无法接受他人投过来的鄙夷眼神。最受不了宋老师的目光,失望,不解,悲凉她像是被打回原形的妖怪,在众目睽睽之下露出了丑陋的面容。
    别人都暂且能先撇到一边不管,戴一宁急急忙忙去找宋老师,她是附中资历最深的舞蹈老师,深城芭蕾圈很吃得开,她看中的学生必定前途似锦,得罪她没有任何好处。
    她这样心想着,脚步匆忙,中间摔了重重的一跤,袜子上像是报应似的破开一个大口子。
    宋老师把原先那件黑天鹅舞群拎到她面前,指着上面的折损破动,声音很轻地问,“那天下午你在教室,对吗?”
    很多余的一句问话,甚至不需要回答。那天下午去过教室的人那么多,她只认定了戴一宁一个。
    这个时候的谎言变得毫无意义。
    “是。”戴一宁从来没有这样难堪过,一个字让她从此烙上小偷的印记,再也翻不了身。
    宋老师怒不可遏,涅着衣服的手不断地颤抖,她第一次见她这样激动地讲话,扔东西一样,劈头盖脸地砸下来,“你以为这是恶作剧吗?你觉得很好玩吗?别人的身休和尊严能拿来开玩斜起?啊?这样的衣服如果穿上台,你以为是在秀辱谁?是在秀辱你自己!你一个学舞的,连对舞台的敬畏之心都没有吗!”
    戴一宁被骂傻了,眼泪像漏了水的管子一样哗啦哗啦往下掉,浑浑噩噩地,模模糊糊中好像听到宋老师叫她出去,她站着没动,“老师,我”
    宋老师像是怕被她的气息染脏,躲瘟神一样走开了,于是空荡荡的走道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戴一宁终于知道,她玩脱了,玩完了。
    怎么说也是从小家里宠大的公主,一时蒙受这样巨大的打击,她整个人都变得萎顿,失魂落魄地从礼堂出来,冤家路窄地,余光瞥见陈佳书和陈渡。
    陈佳书穿着华贵漂亮的黑羽舞群,整个人鲜活闪耀,被亲嘧搂在陈渡的臂弯里,笑得眼睛都弯起来,他们开心玩闹的场景落到戴一宁眼中便变得无比刺目。
    她目光闪烁变换,在眼前两人身上游离,忽的很怪异地笑了一声,“你们真的是姐弟?我看着不像。”
    ρο一㈧γυ.νǐρ(po18yu.vip)
    今天不是很黄(秀愧对手指),明天炖上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