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不要绿色

超凡身份牌 作者:凉温开

      翠绿的藤蔓缠绕在坚硬冰冷的窗檩上,钻过缝隙,带着明媚的阳光扑打在飘荡的窗帘上,细密的光点透过纱布,将房间中繁乱的物品一一打亮。
    宽敞的卧床上,交叠缠绕的身体微微起伏,如同藤蔓散落在光线下的影子,纠缠互生,不分彼此。
    雪腻的肌肤在光线中闪闪发光,透过赤红色长发披散成的幕布,隐约可以看见深深埋在沟壑之中的身影。
    旁边的床沿上,地毯上,随处可见一件件精致而独特的衣物,但是它们的最终下场和门口那件廉价的兔女郎服饰一样,被扯的只剩下上半身,还有挂在床上脚腕上的一些残渣。
    地毯,桌子,墙壁上还留着由指甲抠出的痕迹,浴室的门也还虚掩着,昂贵的礼服带着水渍分成了两半堆在地上,还有一只被裙摆盖住的水晶鞋,另一只则是躺倒在飘窗上。
    卧床旁的衣帽区,封顶的巨大衣柜敞开着,层层挂着的各式衣物散乱地排序着,帆布紧身的布料在下层堆起了一座小山的高度。
    一阵午风吹过,衣柜门滑动碰撞的声音让李斯特清醒了过来。
    迎面而来的极致触感让他想到了昨晚的战争。
    从未有过的体验。
    和莎妲拉永远不能过于分心感受她的美丽,因为她的危险性比她表现得美丽更加致命,而安吉丽娜和莎曼则是他在单方面的克制,只有拥有诅咒之龙血脉的昆塔纳,让他体会到了不一样的夜晚。
    他轻轻地将趴在自己身上的高挑身躯抱住放在一边的时候,看到了她脸上依旧残留的泪痕。
    作为一位贵族的后裔,她在昨晚之前,至少在身体上,足以和最纯洁的教会侍奉者媲美。
    不过从她配合的姿势和身体的需求来说,又矛盾疯狂到了极点。
    李斯特拉起被两人踢开的被子,盖住了她的胸口,即便没有人,他也忍不住想藏起来,只由自己享受。
    在这过程中,他看到了昆塔纳脚踝处残留的短裙,微微一笑,准备下次多制订几件这样的,省时省力效果也好。
    不过……李斯特揉了揉自己的鼻梁,虽然莎曼的衣柜被他移到了三楼,但是他莎曼的联系方式会给他接下来的生活造成一些影响,尤其是在他准备用同样的方式解决他和昆塔纳之间的问题时。
    不过莎曼夫人对他和昆塔纳之间的关系倒是不用怎么在意,但是昆塔纳应该还接受不了莎曼夫人的存在。
    他无意识地抚摸着身边让人无法冷静的躯体,然后就陷入了无法思考的局面。
    “砰!”
    楼下的化蛇突然抬起了打瞌睡的脑袋,楼上传来的碰撞声让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恐怖画面,它在那个激烈到极点的房间里根本无法生存,这是第一个把它挤出卧室的女人,他讨厌她,但是李斯特好像挺喜欢……要不自己和芬格一样,下次钻到床底下?
    楼上,被压扁的某条小狗还没有缓过神,就又被重新镇压。
    ……
    “你就是一头野兽。”昆塔纳坐在李斯特的腿上,惬意地蜷缩着自己优美的身体轮廓,流露在外的手臂上还保留着几分微不可见的淤青,李斯特的眼角下方也贴了一片白色的止血布。
    “那你就是一只野性十足的蟒蛇,宝贝,你还学会控制一下诅咒之力,这让我不得不动用一些物理手法遮掩伤口。”
    昆塔纳风情万种地白了李斯特一眼:“这只能怪你自己,谁让你没有任何征召……我被你吓了一跳,那种感官刺激下根本没有任何考虑空间,简直……就是噩梦。”
    “不过,你今天不回去吗?”李斯特怜惜地摸着她刚刚打理好的柔顺长发。
    “不,这几天我都在你这,父亲需要时间,而且莫林爵士他们也不会轻易前往父亲的房间,不然……他只会发脾气,你知道吗,小时候,就因为我看见了他在房间里换药,所以他就把两个女佣给杀了,在这方面他简直不可理喻。”昆塔纳的身体微微颤抖,“但他是个好父亲。”
    “在我眼里,这应该是某种心理疾病。”
    “唔,亲爱的,把你的手拿开,我的心脏没有问题,这点你昨晚已经检查过了。”昆塔纳娇媚地横了李斯特一眼,然后看到了从二楼打扫完卫生下来的女佣,“菲伦。”
    “小姐,已经打理好了,那些衣服……已经被我烧了。”
    菲伦是照顾昆塔纳的贴身女佣,实力不俗,而且足够忠诚,顺理成章地被昆塔纳喊来收拾房间。
    “嗯,你回一趟银霜城堡,把我的衣服都带过来……然后先买一些礼服回城堡,你记得我的尺码和喜好。”
    “是,小姐。”菲伦离开了小院。
    “你在想什么?”昆塔纳看着突然陷入沉默的李斯特。
    “我在想我是不是应该也要培养一个足够信任的伙伴了,不然感觉有些不太方便。”
    “我的就是你的。”昆塔纳坐在李斯特的腿上,“菲伦虽然年纪大了点……”
    “不。”李斯特明白昆塔纳的想法,但是对她这位女佣却没有任何其他意思,“我只在乎你,而且,我也不想用这个来考验你们主仆的羁绊。”
    “嗯哼,我猜你的嘴巴一定抹了蜜。”
    “要尝尝吗,你觉得训练一头幻想种做家务的想法怎么样?”
    “很疯狂,也很有趣,和你一样。”昆塔纳靠在李斯特身上,紧绷的躯体让人无法移开目光,但是李斯特知道这个外强中干的大妞需要时间恢复,他并不着急。
    “那里就是水晶结社爆炸案的案发现场吗?”昆塔纳的目光望向了对面。
    “没错,因为这件事,水晶结社好像已经被关停了,凶手至今还没有找到。”李斯特拿起了边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看起来这边也不像那些前往诺德兰的家伙口中说的那么美好。”
    “不,这里的秩序至少保证了普通人不会被幻想种和邪恶巫师突然袭击,这是和平的雏形。”李斯特捏了捏昆塔纳的鼻子,“我爱这里。”
    “和平?”
    “没有恐慌,没有尊卑,人们只需要遵守秩序,各司其职,平等相处。”李斯特抱着几分憧憬地道,“我曾经去过一个这样的异世界,那里的人没有任何超凡能力,但是他们的七情六欲比我们更加丰富,而且还掌握着名为[科技]的力量,最高端的科技足以毁灭一个世界或者说中型天体。”
    “异世界?”昆塔纳目光火热地看着李斯特,“你没和我说过你有这方面的才能。”
    “医生总是需要见多识广的。”李斯特隔着头发握住她的后脖。
    “你可不是一位医生。”昆塔纳白了李斯特一眼,“所以,你要瘟疫医生的序列有什么用?”
    “成为一位传奇医师。”李斯特认真道,“听说过双序列吗?”
    昆塔纳脸色微变:“只有神眷者才会考虑这种天马行空的想法,而且九成无法成功,传奇的门槛是天赋也无法跨越的鸿沟。”
    “你应该不到三十岁,对吧?”李斯特将昆塔纳抱紧了一些。
    “二十八。”昆塔纳疑惑地看着李斯特。
    “那么你的生命还剩下三百年的时间,也就是说,你还有三百年的时间可以用来突破传奇,你知道一位传奇的寿命吗?”
    昆塔纳摇了摇头:“根据记载,应该是阿拉贡大帝最久……算上他崛起的时间,应该超过了1500年。”
    “是的,千年。”李斯特微微一笑,“但是谁也不会全程保持全盛时期,他是个奇迹,我们就算八百年好了,知道我的年纪吗?”
    昆塔纳仰着美艳的脸庞:“我猜不超过一百岁,如果再大,父亲那边恐怕会对我们的关系重新审视。”
    李斯特摇了摇头:“他不会,真相是,我大概,算上异界的旅途,应该勉强到了二十五岁吧。”
    “什么?”昆塔纳十分惊讶地看着李斯特,“你居然……”
    然后她的脸庞变得微红:“可是你的那些想法……该死,你从几岁开始接触异性的。”
    “所以,对我来说,双序列的困难其实只有一点,那就是传奇序列。”
    “你在跟自己的女朋友炫耀你的天赋。”昆塔纳在他的脸上咬了一口,“你的年纪应该翻个倍,否则下次你只能和我面对面。”
    李斯特:“……当然,不过,女朋友?”
    “你还在因为乔纳尔的事生气,还是说,你觉得我们昨晚只是逢场作戏,等过了这几天我们就会分道扬镳?”昆塔纳听到李斯特的话,忍不住坐直了身体。
    李斯特将她深深抱住,感受怀中无与伦比的魅力之躯:“我在想这座房子终于迎来了它年轻美丽,魅力无限的女主人。”
    “……那就让它在里面加上一个化妆台。”
    “没问题。”
    “……再加上一个抽屉。”
    “没问题。”
    “我也会在城堡里给你准备一间衣帽间,我知道你的尺寸。”
    “我可以提个小要求吗。”
    “如果不过分的话,我会考虑。”
    “不要绿色。”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