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签到系统(女版)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叮,丹房签到成功,获得二品铸魂丹(女版)】
    拿着自己签到出的,这传说只有大陆最顶级丹师,才能炼制的二品丹药,秦澈的眼中掩饰不住的羡慕。
    可是羡慕总归只能是羡慕,去尝试女版丹药,秦澈没这个胆子。
    “铸魂丹,洛洛最合适了。”
    拿出传讯玉简,秦澈刚准备传讯,就听到了洛洛之前的留言。
    “希傅,救命,他们要烧死我!”一个急促的有些奶气的女声,从玉简中传出。
    听到这则留言,秦澈的眉头微蹙,尝试联系洛洛,结果竟然真的无法联系。
    六个女弟子中,洛洛最活泼爱闹,但,现在这种情况,必然是真的出事了。
    不再犹豫,秦澈直接让自己的五弟子过来见自己。
    只是一想到等会要见的这个五弟子,秦澈就有点牙疼。
    很快一身素袍,杏仁小脸,柳叶眉,鼻若孤峰,眼如秋水,身材高挑的女子就出现在了秦澈面前。
    没有理会五弟子黎夏,眼中对自己这个掌门男性身份的失望,直接询问道:“洛洛去哪儿了?”
    “小师妹被官府那些臭……男……人抓了。”黎夏如实说道,只是提到男人那表情,好像要吐一样。
    不过秦澈已经很满意了,黎夏能这么停顿一下,秦澈觉得这黎夏算是给自己面子了。
    “因为什么事情?”
    黎夏压抑着怒火,道:“亭致县内,最近有几十人被吸干了阳气而亡,他们怀疑是小师妹做的。”
    听到这话,秦澈‘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你小师妹有我这么厉害的师傅,她需要做这么低级的事情吗?”
    黎夏不语。
    看着黎夏,秦澈有些火气的道:“平日里你想陷害我这师傅也好,还是做你的独立女性也好,我都可以依着你,现在洛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告诉我,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师傅吗?”
    面对秦澈的怒吼,黎夏一副丝毫不惧的表情,道:“我正在想办法救小师妹,我不相信那些官府男人的办案能力。”
    这特么还真是给自己这个师傅面子,没直接说就是不相信你们这些男人的办案能力。
    可是黎夏越这么说,秦澈火气越大:“那你想到办法了吗?你打算直接去劫那些男人看守的牢房吗?”
    黎夏倒是非常坦然的道:“如果我实在找不到证据,我可能会这么做。”
    秦澈被黎夏的回答,给噎了一下。
    看着自己这个五弟子,秦澈还真相信她能这么干。
    自己这个一直,想把自己变成姐妹的五弟子,虽然办事很公正,但是却也很偏执,认准的事情很难改变。
    “跟我走吧,我知道怎么证明你小师妹的清白。”秦澈没再继续责怪自己这个五弟子,何况现在救人要紧。
    刚刚秦澈看了一下留言,那都是三天前的事情了。
    “师傅,你知道是什么人做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了?”黎夏惊讶的对秦澈问道。
    这个惊讶的表情,充分的表明了,她对秦澈这个男师傅的不信任。
    秦澈摇摇头:“我不知道谁做了这个事情。”
    没等黎夏表情转化,秦澈就话锋一转,笃定的道:“但是我知道,怎么证明洛洛清白。”
    黎夏还要说话,秦澈直接拿出了师傅的威严,道:“究竟你是师傅,还是我师傅,你是想看你小师妹被人烧死吗?”
    “弟子不敢。”
    秦澈带着黎夏,直接从明月阁中出来,就坐着马车直奔十里外的亭致县。
    七月流火!
    虽然马车敞着窗帘,但是没一会里面就热了起来。
    黎夏端起一杯茶,恭敬的递给秦澈。
    “师傅喝茶。”
    秦澈看了一眼嘴角带着似笑非笑的黎夏,递过来的茶杯,犹豫一下,还是没接:“为师不渴。”
    别人的茶秦澈都敢喝,黎夏的茶喝了可能会变——姐妹。
    虽然自己严肃的跟黎夏说过,女版丹药自己吃了可能不会变成姐妹,可能会原地自爆,但是这阻挡不住黎夏,要跟秦澈做姐妹的心思。而且为此,黎夏还潜心研究了许久,她誓要研究出一个可以安全变姐妹的办法。
    半个时辰之后,秦澈和黎夏,来到了亭致县的县衙。
    明月阁就算在亭致县境内,属于垫底的修行宗门,但是那也不是县衙能够抗衡的。
    在衙役的带领下,秦澈和黎夏,被带入到了大牢,就看到了被镇魂钉,钉在木板上,魂体暗淡的洛洛。
    此事的洛洛,虽然依然穿着红衣,扎着双马尾,但是原本红润的鹅蛋脸上,已经早已不复红润,魂火摇摆,仿佛随时都要熄灭一样。
    “希……希傅,你来了。”洛洛挤出一个笑容,有气无力的对着秦澈叫了一声。
    “把人给我放了,谁给你们的胆子,敢对我们明月阁的人用刑!”秦澈看到这里,也无法再抑制心中怒火。
    如果不是黎夏心中还有这公平和正义的话,她早就已经一套拳法过去,把这里的人趟平了。
    “秦掌门息怒,这个并非是我们所为,是黑水门和金光寺的人做的,而且就算要放人,恐怕也只要他们才能放,我们没有这个能力。”皂隶表面恭敬的对秦澈说道。
    秦澈听到皂隶的话,冷笑一声:“你们是觉得我们明月阁好欺负是吗?”
    “小的不敢,小的只是照直说话而已。”皂隶依然是表面恭敬的说道。
    秦澈不再理会这么一个办事的皂隶,而是直接对黎夏命令道:“小五,把洛洛放下来。”
    黎夏就等着秦澈的命令呢,现在听到这命令,黎夏直接举拳对着牢房的木门就是一拳。
    碗口粗的牢门,直接被黎夏一拳打断。
    打断了碗口粗的木头做成的牢门,秦澈和黎夏,直接进入牢房,准备救人。
    “呵呵,明月阁好大的威风啊,弟子犯错,就直接过来劫狱。明月阁这是准备违背盟约,打算造反吗?还是说明月阁,根本不在乎几十个普通人的性命呢。”
    “阿弥陀佛,秦掌门,你这样纵容弟子,早晚会酿成大错,还是回头是岸的好!”
    秦澈扭头的时候,刚好看到县令陪着一众人,进入到了这黑暗的牢房当中。
    这些人,应该就是陷害自己弟子的罪魁祸首了。
    看着这些有预谋,有准备,不期而遇到这里的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秦澈平静的道:“看样子今天,我明月阁给不给你们一个交代,我和我徒弟都走不出这大牢了。”
    “秦掌门此言差矣,我们是要给民众一个交代,毕竟他们供养我们,我们理应保一方平安。
    如果真有人作奸犯科,屠杀人命,我们也应该血债血偿,给大家一个交代。”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