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希傅威武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这些人能一下子,同时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早就商量好的事情。
    至于原因,暂时不明,但目的却很明确,就是要搞死明月阁。
    所以秦澈现在需要做的,不是先解释为什么自己徒弟,不需要吸阳气,而是得先听听,他们怎么诬陷自己徒弟。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先暴露自己的底牌,省的他们到时候再找别的理由。
    秦澈环顾众人,语气平静的道:“那你们跟本座说说,你们凭什么怀疑亭致县内的案子,是我弟子所为?”
    一个方脸,气血蒸腾,穿着短打的中年大汉,听到秦澈的问话,慷慨激昂,义正言辞的道:“你这徒弟是阴身,可是却天天没事就晒太阳,如果不是日日补充阳气,她是怎么做到的。”
    这就是现场有武夫的好处,有武夫在的团队,那就很难有秘密。
    其余跟中年大汉在一起的人,对于这个大汉的行为,都纷纷皱眉。
    他们都是有脑子的人,都明白这个时候谁先说话谁吃亏。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秦澈心满意足的看着其他几家:“各位也是因为这个,才把我弟子抓起来的吗?”
    这个匹夫,已经说了,他们再不承认,就显得太假了一点。
    另外四人,都默默点头,表示默认。
    秦澈看向亭致县县令:“陈大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陈县令为官多年,别的没学会,但是和稀泥,学的很好:“本官也是听诸位掌门分析之后,觉得令徒却有嫌疑。”
    这个时候再讲什么大道理,那纯粹浪费口水,所以秦澈单刀直入:“陈县令,那是不是只要我能说明,我弟子为何可以天天这么晒太阳,我弟子的嫌疑就没有了呢?”
    “这个……”陈县令感觉自己好像,被秦澈牵着鼻子走了。
    而且秦澈这个时候,把决定权丢给他,无疑等于把他架在火上烤。
    看陈县令犹豫,秦澈决定继续拱火:“陈县令,这是你境内出的案子,难道你连这点都无法决断吗?”
    被修行宗门架空,那是犯了王朝的大忌,这让上面知道,自己这个县令就当到头了。
    当即陈县令笃定说道:“如果秦掌门可以说明令徒,为何可以白日晒太阳,就可以证明令徒无辜。”
    秦澈点点头,对洛洛说道:“洛洛,张嘴。”
    洛洛乖巧的张嘴,秦澈屈指一弹,刚刚签到得来的铸魂丹,准确落入洛洛小巧的口中。
    铸魂丹入口即化,接着就看到洛洛原本已经暗淡的莹绿色魂火,瞬间爆燃,颜色更是从绿变成了幽蓝色。
    魂火熊熊,直接融化了钉着洛洛的镇魂钉。
    镇魂钉专镇鬼魂,对鬼魂杀伤极大,被鬼魂魂火直接烧的融化,在场之人都是生平第一次见到。
    “厉……鬼!”
    来的那个秃驴,口中吃惊说道。
    人死之后可化为鬼,鬼经修行百年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可化为厉。
    从洛洛鬼魂就可以看出,洛洛的鬼龄不足三年,还热乎着呢。
    也就是说秦澈一颗丹药,直接补上了洛洛百年修行。
    这得是什么品级的丹药,才能做到。
    恐怕至少三品。
    三品丹药,不要说亭致县,就算是亭致县上面一级的玉州都没有人,能够炼出三品丹药。
    所以这丹药,极大概率是秦澈炼制。
    如果这丹药真的是秦澈炼制,那他们围剿明月阁的计划,恐怕就要落空。
    他们现在之所以敢如此明目张胆围剿,那就是因为他们知道秦澈是个废柴,就靠六个女弟子在支撑。
    可是如果现在,秦澈能够炼制三品丹药,那就不一样了。
    重获自由的洛洛,一下子扑到秦澈的怀里,感动的说道:“希傅,谢谢你救了洛洛,洛洛就知道希傅一定不会丢下洛洛不管。”
    “嘚嘚嘚!”
    虽然秦澈已经非常克制的再忍受阴气的侵袭,但是变成厉鬼的洛洛,那阴气强了不是一点半点,秦澈还是忍不住哆嗦了起来。
    “洛洛,师傅还要帮你讨回公道,你先退到一边去。”秦澈偷偷攥着拳头,才让自己说出这句话没颤抖。
    “好哒,希傅,希傅威武。”
    洛洛乖巧的退到了秦澈身后,两眼闪着光望着秦澈,给自己讨回公道。
    黎夏看着洛洛这样子,一脸的怒其不争。
    “各位现在还有什么说的吗?”秦澈看向众人问道。
    众人还沉浸在刚刚的三品丹药震撼中,面对秦澈质问,一个个都没有反应过来。
    还是秃驴淡定一点,口诵了一声佛号:“秦掌门,你现在所做,只能证明令徒,现在不需要吸食阳气,并不代表之前同样不需要吸食阳气。”
    武夫得到秃驴点拨,最先被激励,激动的跟着附和:“对啊,你这只能证明现在,不能证明过去。”
    对于这样的责问,秦澈丝毫不慌,刚刚给洛洛铸魂丹,就没想证明过去的事。
    只是为了唬住他们而已,不管他们有什么打算,凭借自己拿出的一颗二品丹药,都能唬住他们一阵子。
    “洛洛,我给你的零食呢。”秦澈转身对洛洛问道。
    洛洛两只手摆弄着自己的红裙子道;“希傅,你给的炼魂丹太好吃了,我一口气都吃光了。”
    行吧,看她这么乖,秦澈就先不批评她了。
    秦澈从自己怀里,拿出一个玉瓶,把玉瓶拔开,一股药香扑鼻来。
    “炼魂丹有什么作用,不用我给各位科普了吧。我今天就带来了一瓶,宗门之内还有几十瓶。
    所以各位,你们觉得我徒弟,需要冒着被抓的风险,费劲抓人吸阳气吗?
    而且吸了人的阳气,需要炼化,我徒弟天天都在外面晒太阳,你们觉得她什么时间炼化?”
    不管其他人脸色难看,秦澈对陈县令,道:“陈县令,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炼魂丹一次性可以拿出几十瓶子,有这便利条件,谁傻啊冒风险吸活人阳气。
    何况秦澈说的对,炼化需要时间,洛洛天天在外面晒太阳这个说不通。
    之前把洛洛抓起来不是没考虑过这点,只是他们觉得秦澈肯定给不出合理解释,所以就没把这个当回事。
    现在秦澈给出了合理解释,那这个就成为了致命漏洞。
    “秦掌门,这一次是本官审查不严,还请秦掌门见谅。”陈县令倒是直截了当承认了自己的错误,“秦掌门我送您出去。”
    秦澈走了两步,忽然停了下来:“我记得大夏律法,诬告者杖八十,罚银五十两以赔付被诬告方,我徒弟这应该属于典型的被诬告了吧。”
    陈县令这一次倒是没有犹豫,直接肯定点头:“是,令徒这是典型的被诬告,我一定会给秦掌门一个满意的交代。”
    秦澈没管那些面色铁青的人,直接大步带着洛洛和黎夏,离开了地牢。
    陈县令亲自把秦澈送到了马车处,显然在秦澈拿出了疑似三品之上的丹药之后,陈县令心中的天平已经倾斜向了秦澈。
    陈县令在马车即将离开之时,突然开口叫住了秦澈:“秦掌门,下官有一事相求。”
    秦澈顿住身形,看向陈县令问道:“陈县令请讲。”
    陈县令露出一副为难的表情,两只手搓了一下,才道:“秦掌门,下官想请秦掌门协助本官破案,一连发生十几起这样骇人听闻的案子,早已人心惶惶,如果短期不能破案,本官也不好给民众一个交代。”
    秦澈没接茬,而是反问道:“还有呢?”
    如果只是让自己帮忙,陈县令完全用不着这样为难。
    果然陈县令接下来说的话,就真的很为难:“秦掌门,下官还想与秦掌门商量一件事情,那就是在破获此案之前。令徒最好可以继续暂住一段我府衙,当然我一定会给令徒最好的配备。”
    不等陈县令说完,洛洛就激动的道:“不要,不要,希傅,洛洛不要待在这里。”
    秦澈安抚了一下洛洛,转向陈县令:“陈县令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陈县令先是拱手道歉:“这些都是本官失察所造成的。之前抓住令徒,本官已经让人张榜,宣布了此事。”
    洛洛抢了一步,道:“你都已经知道我不是凶手,你再张榜一次解释一下不就行了吗?”
    陈县令苦笑,道:“下官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民众并未知晓。而且这才几日,就张榜再说,民众之间难免生疑。
    洛洛不在乎的,道:“这是你的事情,与我们何干。”
    陈县令为难的看向秦澈。
    秦澈听明白了,陈县令的潜台词,用民意做要挟,用供奉做要挟。
    不过把洛洛留在县衙,秦澈没这个打算。
    这陈县令表明看上去老实怕事,可是以秦澈对人性的理解,这陈县令绝对腹中黑,而且还是很黑的那种。
    把洛洛留在县衙,肯定没好事。
    既然自己把洛洛带了出来,那就一定不能再交还回去。
    秦澈沉吟一下,才道:“陈县令是想把我弟子留在县衙,如果外界再发生类似案件,而我弟子还在县衙,那就可以彻底洗脱我弟子嫌疑了。”
    陈县令面色一喜:“下官正是此意。”
    看着一脸希冀的陈县令,秦澈道:“那我也明确告诉你,我的弟子不能留在这里。”
    “希傅威武。”洛洛兴奋的举着小拳头。
    陈县令则是一脸的难色和焦虑:“秦掌门,下官真的是没办法与民众交代啊,到时候下官也只能致仕了。”
    秦澈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对陈县令道:“陈县令大可不必如此,这案子我帮陈县令破了就是。”
    陈县令听到秦澈这话,终于露出喜色:“那就多谢秦掌门了。”
    顿了一下,陈县令依然为难的道:“不过这时间的话,还请秦掌门抓紧。毕竟人心惶惶已有一段时日了,下官也是恐生民变。”
    秦澈并没有随便给出一个时间,而是道:“待我回宗看过卷宗,再给陈县令一个答复。”
    马车很快离开了县衙,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黎夏才道:“师傅,他们这些人明显是有备而来,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除掉我明月阁。
    可是他们为何要这么干呢?
    亭致县这样的格局,已经维持了有五十年,大家虽然偶有争端,但绝不至于你死我活。
    现在他们意图如此明显,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秦澈等自己这个五弟子分析完,才认真的道:“你要不然,把你觉得那些臭男人制定的没用的条令,拿出好好看看,说不定那个上面有答案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