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中毒了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在秦澈奋力拍马之下,不到一刻钟而已,马车就飞奔回到了明月阁。
    明月阁就在距离亭致县十里左右一处山下,山高不足百米,山虽不高,但是山顶却有一块光滑如镜的石头,每当月初之时月光照射在石头上,经石头反射洒满山前,这也是明月阁中明月两字的来历。
    至于阁,则是代表明月阁现在的级别。
    这个世界门派等级,阁与门是入门最第等级,往上则是宗和教,再向上还有只是秦澈不知道。
    明月阁就是最入门最低等那种,不过明月阁历史似乎并不短,具体为何这样,秦澈暂时不知,也没兴趣知道。
    秦澈和黎夏从马车上跳下来,洛洛飘了下来。
    黎夏把套车卸下,拍了一下马屁股,让母马自己回马厩。
    秦澈三步并两步,直奔明月阁的正堂而去。
    明月阁山不高,面积也不大,前山后山加起来面积在也就十亩地。
    前山七亩,后山三亩,房屋一共十五间。
    秦澈一边小跑,一边看着洛洛从自己身边快速飘过,然后再看着黎夏轻松从容的把自己摔在身后。
    “这些个没良心的孽徒,就不知道背着自己师傅一起跑吗?”
    一路气喘着小跑到了正堂,秦澈立刻四下寻找。
    可是正堂,除了一个鹅蛋脸,脸上微微泛红,一双眼睛,眼角微微下斜,标准的无辜眼,眉毛很轻,但是很柔顺。鼻头小巧圆润,嘴巴不大,嘴唇红润。
    寻找了一圈下来,没看到大弟子身影,秦澈才想起来问自己四弟子,夏冬雨来:“冬雨,你大师姐回来了吗?”
    不等夏冬雨回答,洛洛就抢先道:“大师姐回来了。”
    秦澈听到这话,眼睛不由得一亮:“人呢?”
    “灰走了。”洛洛一边说,一边灰来灰去。
    “走多长时间了?”秦澈一边拿出玉简尝试联系,一边问道。
    这个洛洛不知道,夏冬雨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一刻钟。”
    一刻钟。
    那不就是刚从衙门出来的时候吗?
    尝试联系了几次,秦澈的脑中自动脑补出来。
    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骚瑞,泥跛脚的用户,不栽服务区,青稍后再波。
    这就是秦澈和这大弟子之间相处的新常态,没事找不到人,有事也找不到人。
    除了一个时间必然回来,其它时间都是这种离线状态。
    可是现在,自己大弟子不在,这事情就很难办了。
    飘了一会的洛洛,忽然扑闪着眼睛道:“希傅、希傅,你说咱们在路上看到的那个流星,是不是大师姐啊。”
    洛洛不说,秦澈还不觉得有什么,说完了之后,秦澈觉得好像那个流星来的方向,就是明月阁。
    可是当时秦澈心里能想这么多。
    洛洛眼睛眨啊眨,然后纠结的说道:“希傅,你说我这算是见过了大师姐,还是没见过大师姐啊?”
    秦澈没好气的说道:“你算是见了个锤子。”
    洛洛听到这话,露出更加迷茫的眼神:“希傅,锤子也分公母的吗?”
    这女鬼脑袋有坑吧,被锤子砸的那种。
    秦澈没理会这个脑子有坑的弟子,对站在那里掩面轻笑的夏冬雨问道:“你大师姐回来干什么来了?”
    听到秦澈的问话,夏冬雨好像才想起来什么一样,拿出了一个价值不菲的玉盒,交给秦澈道:“师傅,这是大师姐让我转交给你的,这是一株成熟的洗髓草,大师姐说是从火山当中找到的,药效更强,应该可以助师傅,一举洗髓成功。”
    听到夏冬雨这话,秦澈也感慨还是老大有孝心。
    夏冬雨顺势说道:“师傅,大师姐说,这药等师傅回来,就让师傅服下,我服侍师傅服药吧。”
    听到夏冬雨这话,秦澈的心没来由的一震猛跳。
    如果是别人说这话,秦澈毫不犹豫直接吃药,可是夏冬雨送来的药这个得仔细斟酌一下才行。
    秦澈不放心的再次询问道:“这真是你大师姐送回来的药?”
    夏冬雨非常确定的点头道:“是。”
    家里没有洗髓草这个秦澈是知晓的,所以夏冬雨说是,应该就是。
    伸出手刚要去那洗髓草,秦澈猛然惊醒过来,连忙再次追问道:“那你,你,没有往里面加什么料吧?”
    夏冬雨一脸无辜的看着秦澈:“师傅,弟子怎么会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呢。弟子,可是一心希望师傅变强的。
    而且师姐是刚刚才回来,弟子连师姐送什么都不知道,还怎么加料。”
    夏冬雨这么说,秦澈倒是相信了几分。
    伸手拿过玉盒,秦澈打算先收起来。
    夏冬雨见状,立刻阻止秦澈,道:“师傅,大师姐让你回来就把药吃下,大师姐,这是刚从火山回来,说此事药效正浓,是最佳服用时间。”
    秦澈狐疑的看着夏冬雨,夏冬雨就那么无辜的看着秦澈,一脸我被误会了,很委屈要哭的表情。
    犹豫了一下,秦澈最终还是从盒子里面,拿出了那一株火红的洗髓草。
    这洗髓草果然还热乎着呢。
    一想到自己大弟子的一番孝心,秦澈还是把草直接放到了嘴里面嚼了起来。
    看到秦澈把洗髓草吃了,夏冬雨的眼中快速的闪过了一抹阴谋得逞的光芒。
    只是秦澈被洗髓草凶猛的药效包裹着,根本没注意到夏冬雨的表情。
    洗髓草顾名思义,给凡人洗精伐髓,提高天赋所用。
    本身就非常难寻,这种生长在特殊地方的,更是难上加难。
    只是这样的天材地宝,秦澈不是没吃过,就是没啥效果。人家是天赋弱提升天赋,自己这是没天赋,需要打破禁锢,这是两种概念。
    秦澈也不是不想变强,可是没有天赋,想走那一条修行路都不行。
    嚼了几口吞咽下去,秦澈顿时感觉全身暖洋洋的。
    很快这种暖,就变成了热,然后从热变成了炙热,从炙热变成了酷热,从酷热直接浑身变的通红,好像要着火一样。
    天材地宝,秦澈不是没吃过的,药效霸道的,秦澈也吃过一些,但是药效霸道也绝对不会是这样,所以秦澈确定,自己这特么是——中、毒、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