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不好惹的明月阁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既然确定是中毒,秦澈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给自己下的毒。
    就是那个一眼无辜的夏冬雨。
    别看夏冬雨一脸暖暖的无辜相,看上去人畜无害,可是她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各种毒物。
    而她最大的愿望,就是用以毒攻毒的办法,帮秦澈破开天赋桎梏。
    如果不是秦澈一直防备着,可能早就已经毒发身亡。
    现在只能说防不胜防。
    秦澈的身体越来越烫,环顾屋子里面一圈,秦澈用手???,指向了洛洛。
    洛洛看到秦澈?自己,连忙把头三百六十度的摇摆:“希傅,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给你下毒。”
    秦澈费力的道:“我知道不是你,你……你过来。”
    洛洛哦了一声,飘到了秦澈的身边。
    洛洛过来,秦澈一把拉住了洛洛的手,顿时一股股凉气入体,让秦澈感觉好受了不少。
    “啊,希傅,你好烫哦。”洛洛脸上红润的说道。
    说完洛洛看着颜色从红变成黄色的秦澈,惊讶的道:“希傅,你变颜色了。”
    看着自己双手变成了黄色,秦澈更气不打一处来:“你究竟给我吃的是什么?”
    此时的夏冬雨也知道自己好像做错了事,两只手捏着裙锯不安的道:“师傅,弟子没给你加什么,就是加了一味火毒粉。我觉得大师姐好不容易,从火山中找到了洗髓草,不应该浪费,所以就想着加一些料,可以更好的发挥洗髓草的药效。”
    果然特么防不胜防。
    “希傅,希傅,你又绿了。”
    秦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绿,心中在盘算着,如果自己死了再穿越的话,可能会变成红绿灯吧。
    不管颜色怎么变,可是身上依然还是滚烫非常,而且越来越热,就连洛洛都感觉有些忍受不了这种火热,热的哇哇大叫。
    随着这样的炙热,秦澈感觉自己整个五脏六腑和奇经八脉好像都进入到了一个融化的阶段。
    整个融化的阶段,僵持了有差不多一刻钟的时间,秦澈整个人都快要热成了一滩烂泥,洛洛更是面红娇赤。
    等秦澈终于熬过了这一波热浪之后,确定自己还活着,直接恶狠狠的对夏冬雨道:“罚你一年不许碰毒药,只能研究解药!再敢对我下毒,逐出师门。”
    夏冬雨惨兮兮的答应了一声,接着一脸期盼的望着秦澈:“师傅,有效果了没有?”
    秦澈根本不正面回答,而是非常严肃的警告夏冬雨:“不管有用没用,以后都不可以再给我下毒。”
    夏冬雨点点头:“知道了。”
    其实这一次用处还是有的,而且还很明显,就是秦澈不能说。
    一旦开了这个口子,早晚被夏冬雨毒死,所以这个口子绝对不能开。
    看了一眼都要虚脱的洛洛,秦澈把那瓶炼魂丹给了洛洛,让洛洛好好补一补。
    吃了两颗炼魂丹的洛洛,瞬间满血恢复,这就是魂体的好处,虚的快补的也立竿见影。
    “黎夏,等下你再去一趟衙门,把吸人阳气的那个案子的卷宗拿回来。”身体虽未恢复,但是事情还是要做,大弟子不回来,一切只能靠自己,指望家里的这几个弟子都白费。
    黎夏答应一声,就准备去要卷宗。
    黎夏就是这样的性格,虽然看不惯秦澈是男的,但是并不代表她会拒绝听从命令。
    黎夏刚刚要走,就顿下脚步,转身对秦澈道:“师傅,有很多人踏入了我们的守山阵法。”
    听到这个话,秦澈不由得微微皱眉。
    明月阁又不是什么大宗,平常那里会有人来。
    “开启护山大阵,判断清楚情况之后,再做定夺。”秦澈只是稍稍犹豫了片刻,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秦澈把阵法玉牒交给黎夏,黎夏将阵法玉牒放到阵眼当中,整座护山大阵直接开启。
    而且这一开启,还就是两重。
    距离明月阁两里之外的地方,在亭致县另外五大修行门派鼓动和带领下,共有数百民众带着遇害者家属,直奔明月阁来讨要一个说法。
    “咦,怎么起雾了。”
    “是啊,晴天白日,怎么突然就起雾了呢。”
    正在往明月阁赶的一众人,看到这突然冒出来的雾气,莫名的都有些惶恐和紧张。
    “大家不要慌,这只是最普通,最简单的迷雾阵而已。”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白衣,面如冠玉,一脸傲气的年轻人。
    年轻人站出来,下面自然有喜好卖弄的人,开始说这年轻人的来历。
    “这是明析楼的白衣术士,刘锋,术士在是机关和阵法的大家。刘锋更是出类拔萃,距离八品心算之境已经不远了,号称是亭致县五十年来最杰出的术士,大家莫慌。”
    刘锋听着这样的吹捧,也心下十分满意。
    “大家等我片刻,我就能找出这迷雾生路。”
    刘锋一边说,一边在原地踩着特殊的步伐,口中更是念念有词,一只手凌空掐算着什么。
    “这就是心算吗!”
    有人惊讶问道。
    在这个世界,普通人可能不能修行,但是并不是完全不懂修行里面的事情。
    比如说心算,就是八品术士的标志。
    八品术士地位已经极其尊崇,在阁或者楼级别的门派中,已经可以担任长老或者副掌门了。
    如果不愿意拘泥门派,凭借一手心算之法,随便加入一些摸金队伍,都会被尊崇到天上去,日入斗金不在话下。
    何况刘锋还如此年轻,这个年龄成为八品,可以说是亭致县同辈中的第一人了。
    有这样的八品术士在,众人都非常的安心。
    只是刘锋走着、走着,额头之上就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因为以他八品术士之姿,竟然完全找不出这迷雾阵运转间隙,更加找不出一条生路来。
    刘锋越走越快,脸上的汗越来越多。
    手指拨弄的也越来越快,此时的刘锋远远的看上去,好像中风一样。
    看到刘锋这个状态,后面的人都看得出,刘锋是根本没办法破解,他口中不堪一击的迷雾阵。
    “区区一个迷雾阵,费这劳什子劲做什么,还是直接打过去干脆一点。”
    一个穿着短打的壮实青年,直接把袖子往上撸了撸,催动体内劲气,让拳头微微发光就准备直接以拳头开路。
    “八品淬身境武者,上肢已经淬炼完毕!这一拳下去,别说迷雾,就算是碗口粗的树也会应声折断。”下面又有人开口点评。
    壮实青年,两步走过去,直接以双拳砸进雾气当中,准备凭借劲气震散浓雾。
    “啊!”
    拳头刚打进迷雾中,就传来了壮实青年一身惨叫。
    接着壮实青年直接倒退而出,一双铁拳,血粼粼的,好像刚刚打进的不是浓雾中,而是打进了刀片里面。
    看着这壮实青年的惨状,直接让另外一个把裤腿挽起来的年轻人,悄悄放下了裤腿。
    没有手还能走,没有腿,他只能爬。
    这明月阁,不好惹,还是缩着点比较好。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