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限期破案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亭致县五大门派的青年才俊,已经废了三个,现在还剩下两个,一个是金明寺,一个是青逯书舍。
    一个是儒家,一个是佛家。
    身穿儒衫的一副彬彬有礼的年轻人,率先看向了那闭目诵经的秃头和尚。
    发现有人看向自己,闭目诵经的和尚,口中念念有词:“小僧尚未堪破混沌,又怎能看破混沌。”
    混沌境是佛家九品的称呼,这是刚入门的人必须要过的一个境界。
    这个时候的佛家弟子,基本上没什么攻击力,最大的攻击力就是日日念经。
    佛家这位不能出手,那就只剩下儒家这位弟子。
    儒家在而今的大夏王朝,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无论是在各种书舍、书院的数量上,还是说在儒家弟子的数量上,那都是第一。
    之所以如此,是儒家就算修炼不出个什么名堂来,依然可以走仕途,并且因为树大根深,一旦踏上仕途这条路,那异常的好走。
    对很多普通人来说,修行不修行是次要的,能让日子过的轻松,过的好一点就行。
    儒家就成为了当之无愧的首选。
    所以别看人多,但是真正称得上儒家修行者的,其实并没有多少。
    眼前这位儒生,算是一个真正走儒家路线的修行者。
    看到众人都看向自己,这位儒生向前踏出一步,酝酿胸中一口浩然气,朗声高呼道:“青逯书舍,高参,为亭致县民众请命,还望秦掌门放我等过去说明事情原委。”
    声音随着浩然气,穿透了浓雾,至于那个儒生,依然保持骄傲。
    这特么其实就有点无耻了,你就喊句话,你当我们不会吗?
    如果就是喊话的话,我们自己喊好不好,用得着你来喊吗?
    “既然各位都想到了,那为何刚刚不做呢?我们此行目的,是为民请命,而不是让我们来彰显自己的能力。各位如此做派,已经是本末倒置。现在还有闲心,说在下的是非。我真是要怀疑你们此来究竟是何目的。”
    跟儒家的人比谁舌头更好使,他们还是可以歇歇了。
    身在宗门之内的秦澈,听到了这儒生的一番话,思虑了一下,让黎夏放开一条路,让他们可以过来。
    为民请命这几个字,还是很重的。
    浓雾一番翻滚,一条通道,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那个儒生,看到眼前这一幕,直接傲娇的在前面带路。
    至于其他人,在他眼中,那都跟武夫一样,没脑子的货。
    只是走了没几步,他就觉得有些腿软。
    他以为明月阁这迷雾阵,已经是最强,然而这只是起点而已。
    后面的那些个阵法,如果自己乱闯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别说这儒生,就连那手指头都抽筋的术士,看到两侧还在运转的阵法,都感觉自己要小儿麻痹了。
    不足两里的路,他们看到了大大小小环环镶嵌的十几种阵法。
    每一种都可以轻松的要他们的小命。
    所以等他们走到明月阁前面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老实,一个比一个安静。
    就连可以舌灿莲花的儒生,此时都安静的如同一个哑巴。
    “各位不通传,就擅闯我明月阁,究竟所谓何事?”秦澈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面对秦澈的质问,五个青年才俊,没一个敢先开口。
    启动的阵法就在两侧,说错一句话,阵法合拢,直接人间蒸发。
    修行者不敢说话,反倒是来的普通人,大声的囔囔道:“我们来要个说法。之前那女鬼霍乱亭致县,杀了我们几十口子的人,结果就因为她是你们明月阁的弟子,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没事人一样走出来,我们不服,我们要报仇!”
    普通人最好煽动,这样一说,自然群情激愤。
    秦澈看着眼前这些激动的人群,脑海中已经脑补出了,陈县令跟另外五个掌门密谋的样子了
    如果不是这老阴阳人,这些民众能来的这么快?
    自己是坐马车回来,这些人是走路过来。
    这么快过来,显然是自己马车刚出县城,他们就已经组织人赶过来了。
    秦澈等下面的声音消停了下去,才道:“这样吧,这件事情,我说起来可能没有说服力。让陈县令他们过来跟你们说一下,才更有说服力。”
    说完之后,秦澈对那五个如同鹌鹑一样安静的杰出弟子说道:“这些事情你们掌门人最清楚,你们请他们过来给大家解释一下吧。”
    “哦,好的,秦掌门,我们现在就传音。”
    开什么玩笑,他们带头过来,本来是为了从气势上镇压明月阁,现在他们已经成为了明月阁的人质,还是掌门不来不放人的那种人质。
    一刻钟之后,五家掌门还有陈县令都来了。
    他们穿过了明月阁的护山阵法,也一个个变的小心翼翼。
    这阵法不是开玩笑的,他们陷进去都必然有进无回。
    现在五个掌门,都有一种面对庞然大物的感觉,他们都感觉自己好像踢到了石头上。
    如果说丹药可以解释是祖上传承下来的,那这护山阵法,简单的解释成传承好像不太行。
    就这护山阵法,四品高手前来,都未必能够平安进出。
    就算是那些大的宗门当中,护山的大阵,都不见的能有这么强。
    “各位跟大家解释一下吧。”秦澈背着手说道。
    陈县令看着面色发青的另外五家掌门,立刻站出来到:“秦掌门,这都是下官的错。是下官没有做好说明工作,下官现在就与他们解释一番。”
    秦澈冷眼旁观着陈县令的解释,虽然陈县令说的都是事实,可是因为先前低人一头的铺垫,非但没有起到什么正面作用,反而起到了负面作用。
    让来的人,都认为陈县令是在包庇秦澈,甚至有激动的人用石头砸陈县令。
    陈县令一时躲避不急,被砸的头破血流,不过依然还是大声的替秦澈解释着。
    只是越是这样,效果越糟糕。
    “陈县令,还是让我说两句吧。”秦澈打断了陈县令的表演。
    陈县令捂着头,满是歉意的道:“秦掌门,都是下官办事不利。”
    秦澈没管陈县令,而是向前一步,脚在地面轻轻一踏,顿时一道波纹从秦澈脚下激荡出去,整个地面都跟着晃动了起来。
    这晃动并没有持续,只有几秒,不过晃动之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包括陈县令在内的六个人,脸色都变的更加难看。
    黎夏他们,看的到是眼前一亮。
    明月阁那里是好捏的柿子,这分明就是一头蛰伏在亭致县的卧龙,里面还有很多雏凤。
    卧龙和雏凤遇到一起,还能好了。
    等下面安静下来,秦澈环顾了一圈,才满意的开口:“本座本就已经答应了陈县令会破此案,既然各位如此着急讨要一个说法,那本座就在这里说明一下,七月下旬本座必破此案,还给大家一个朗朗乾坤,也还给本座弟子一个清白。”
    “那如果到时候你没破案呢?”下面有人质问道。
    秦澈看了一眼说话的人,说话的人根本不敢对视。
    “如果本座没有破案,本座就把本座弟子交由你们处置,同时明月阁永远离开亭致县。”
    这个答复,还是能够让人满意。
    秦澈等他们消化了自己的话,直接反问道:“那如果本座破了案,各位又当如何呢?”
    其实破案这从某种程度上算是秦澈职责,陈县令他们倒是有心引导一下,只是在明月阁地盘内,他们什么都不敢说。
    “如果你真的还我们朗朗乾坤,我们就上万民书为明月阁请愿,自愿供奉明月阁。”
    这个虽然不是秦澈心中所想,但是也不错,可以避免自己的一番打斗。
    “行,一言为定。”答应下了这个条件,秦澈直接转向陈县令:“陈县令、陈县令。”
    不知道陈县令再想什么,秦澈叫了两声,陈县令才应了一声。
    秦澈看到陈县令回神,当即说道:“陈县令,我需要关于这吸阳气案子的所有卷宗,等下我让我弟子与你去取。”
    陈县令犹豫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秦澈已经答应破案,他们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意义。
    一众民众,自然离去。
    那些修行宗门的掌门和杰出弟子,在民众离开之后,也灰溜溜的离去。
    秦澈让黎夏跟着陈县令,一起去取卷宗。
    对于这个陈县令,秦澈连一根毛都不相信,所以必须立刻把卷宗取回,省的这腹黑的老货,在卷宗上面动什么手脚。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