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希傅无所不能【求收藏、求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姓名:秦澈】
    【种族:人族】
    【天赋:1(可升级)】
    【修为:未入品】
    【签到地:明月阁(不可更改)】
    【签到次数:每日一次】
    【签到等级:1(门派升级,可升级)】
    趁着黎夏去取卷宗,秦澈也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完整版系统。
    之前秦澈只知道系统可以签到,但是却从来没见过完整版系统的样子。
    现在天赋终于从零突破到了一,系统的完整页面也终于出来了。
    “其实这页面也没啥大用,除了让我知道有些东西,能升级,让自己心里有了点13数,实际上也没啥大用。”
    这是秦澈研究一圈,得出来的结论。
    对这个结论,秦澈倒是没太在乎。
    系统真的无所不能,还要他……那些可可爱爱的徒弟干什么。
    能升级的那两项,秦澈现在也不着急,天赋这个只能等自己有孝心的大徒弟。
    明月阁的升级,这个更不是着急的事情。
    门派的升级,涉及到的东西很多:声望、实力、人数……
    这些东西,没一个是秦澈现在能解决的。
    黎夏一来一去,只用了半个时辰的时间。
    黎夏把所有原版的卷宗,都给拿了回来。
    “陈县令为难你了吗?”秦澈一边翻卷宗,一边对黎夏问道。
    黎夏冷静的道:“他让我在外面等,他说安排车马给我送。”
    “我说我自己拿得动,用不着别人帮我。”
    这回答,果然很黎夏。
    这也是秦澈,安排黎夏去的原因。
    要是换个别人,说不定真会被安排了。
    黎夏去,只能她安排别人。
    “希傅、希傅,开始破案吧,我不想被烧死。”洛洛迈着细长的小腿,小步跑过来催促秦澈说道。
    黎夏一把,把洛洛拎了过来:“卷宗我在路上看了一些,等下你跟我去现场调查。”
    “不要,我要跟希傅在一起。”洛洛被拎在半空中,小腿不停的乱蹬,哇哇的叫着说道。
    黎夏嫌弃的看着洛洛,根本没打算松手的样子。
    还是秦澈实在看不下去,出面呵斥道:“放开洛洛,你也老实待着,哪儿也别去,别给为师打草惊蛇。”
    黎夏听了秦澈的话,虽然松了手,不过还是问道:“师傅,你连卷宗都没看,怎么可能确定一定可以破案。”
    秦澈背着手自信满满,道:“这是一个系列案件,必然留下了无数破绽,破案那是必然的。你去找一份,亭致县的堪舆图来。”
    “堪舆图上能有什么线索。”
    黎夏一边嘀咕,一边还是去找了一份堪舆图。
    这就是秦澈,没把黎夏逐出师门的原因,虽然黎夏骨子里很独立,但是尊师重道的原则她还是坚守的。
    堪舆图被找来之后,秦澈让黎夏和洛洛,把所有案发的地点都标注在堪舆图上。
    穿越过来之前的秦澈,可以说是无所不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因为他穿越来之前是一个——网络小说作家。
    破案,
    对看过几百集柯南,
    写过推理小说的秦澈来说,
    还真是夜店的小姐姐,
    我不经常出来玩的。
    在洛洛和黎夏的练手下,很快所有案发的地点,就都被标注在了堪舆图上。
    洛洛和黎夏,看着这些零散的案发地,完全看不出个名堂来。
    “希傅,你看出什么了吗?”洛洛对秦澈问道。
    黎夏同样看向秦澈,只是眼中满是不信任和怀疑。
    秦澈看了一眼黎夏,知道是时候展现自己真正的技术了。
    让小黎夏明白、明白,谁才是大王。
    如果是偶发案件,那可能是激情杀人,想要锁定嫌犯有些困难。
    但是如果是系列案件,而且还犯了几十起,想要锁定就没那么难,不管作案的是人还是不是人。
    秦澈在堪舆图上,按照时间线,给所有地点编号。
    然后又给所有的地点,都进行了横纵坐标的定位。
    “看出什么了吗?”秦澈指着堪舆图,对洛洛和黎夏问道。
    洛洛歪着头,把头转了三百六十度,表示自己啥也没看出来。
    黎夏应该同样没看出来,只是她就是不承认,也不说话。
    目的达到,秦澈不再卖关子。
    “案子之间,看起来零散,是因为没有人懂怎么把这些联系在一起。
    系列案件,最重要的一个是时间,一个就是地点。
    时间看上去,好像早晚都有并不固定。
    但是看看最外圈这一层,全部都是发生在白天。
    越往里面,时间就越晚。”
    黎夏在一旁打岔,道:“这不能说明什么,城中心巡逻更多,白天太明显了。”
    黎夏说了一句,秦澈倒是也不介意,毕竟不说话那就不是黎夏。
    秦澈肯定了黎夏的意见,不过没等她骄傲,秦澈就继续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你看看时间线,他最开始的几个案子都是在最外面这一圈。
    这种固定地点连环凶手,他们一般的心里,都是要距离自己居住地越远越好。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隐藏自己。”
    洛洛眼睛一亮,道:“希傅,你是说,凶手就住在县城的中心区域。”
    说完洛洛,看了一下第二圈的犯案轨迹,惊喜的道:“是的呀,希傅,最外圈发生了这么多,巡逻力度一定加大,所以凶手只能压缩空间。”
    秦澈点点头,赞许了洛洛一句:“就是这样,洛洛很有天赋。”
    “谢谢希傅。”
    黎夏哼了一声,指着第二圈的一个点,道:“这个怎么解释,这个时间可不是巡逻加大之后的时间,这跟第一圈时间一样。”
    “你发现的这个点很好,如果他要是不留下这个点,我还真不好确定凶手藏身的位置和它要前进的方向。”
    秦澈同样赞许了黎夏一句,只是黎夏感觉这不是赞许,自动忽略。
    说完秦澈,把另外一个点,跟这个点用笔连在了一起。
    “这两个案子发生在同一天,虽然时间间隔了几个时辰,但是卷宗上写的明确,两个人同一天死亡。
    既然这案子是同一个凶手所为,那就可以判断出,他应该是在杀完第一个人,利用时间消化阳气。
    然后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第二个人,杀了他。
    因此这条直线方向,就是凶手要返回的方向。
    现在凶手返回方向有了,再结合一下,凶手想要避开自己居住区作案的心理。
    再结合曼哈顿距离计算……”
    “希傅,什么是曼哈顿计算?”
    秦澈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道:“这是师傅,自己独立自主,发明的一种计算案犯居住地的计算方式。”
    洛洛大眼睛扑闪着,一脸崇拜:“希傅,你好厉害啊。这听上去就很厉害的样子。”
    “哼。”黎夏哼了一声,不过还是侧着脖子,用余光去看秦澈怎么算的。
    只是秦澈写的那些东西,她是真不懂。
    算了一会,秦澈用毛笔在堪舆图上,用毛笔画了一个圈:“凶手藏身的地点就在这里。”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