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破案了【求收藏、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看着秦澈标出来的地方,黎夏实在是没忍住自己的冷笑。
    洛洛看着秦澈,圈出来的地方,也对秦澈标出来的地方,表示不能理解。
    “希傅,你是不是算错了啊?”洛洛扭着头对秦澈问道。
    “以后转头的时候,把身子也一起转过来。”秦澈对把身体留在另外一面的洛洛说道。
    洛洛头不动,身体扭了半圈。
    秦澈:……
    洛洛转过身,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观点:“希傅,你看你圈的这个地方,这里只有县衙哎,你说凶手就在县衙里面,怎么可能呢。”
    黎夏在一旁揶揄了一句:“洛洛,你要相信,师傅独立自主自创的算法。”
    秦澈也不生气,这个时候生气,等会怎么看黎夏精彩的表情变化呢。
    “再送你们一句,师傅,独立自主想出来的破案名言: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事情的真相!”
    顿了一下,秦澈继续解释道:“卷宗你们两个刚刚应该都看了,事情出现不久,陈县令就向除了我们明月阁以外,另外五家求援。
    因为有高额的悬赏,所以五家都派出了不少弟子,一起负责巡逻。
    照理来说,本身巡城的人,再加上五派弟子,亭致县算是固若金汤。
    可是这并不妨碍案件继续发生。
    即使有几次看到了踪影,但是追击一会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黎夏在一旁说道:“这不正好证明了凶手实力很强吗?”
    秦澈嗤笑一声:“如果凶手的实力真的很强,他跑个什么劲。
    这么需要阳气,修行者的阳气它不香吗?
    他跑就证明他打不过。
    最诡异的是,他们还进行过大规模的搜查,结果也一无所获。”
    黎夏终于找到了突破口:“那只能说明他们能力不行。”
    秦澈把他们搜查的那个卷宗找出来,交给黎夏:“你看看这搜查的卷宗有什么漏洞没有?”
    黎夏仔细的看了一遍,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这搜查的计划,就算以她挑剔的目光,也着实找不到太大的漏洞。
    “这个搜查最大的漏洞就在于,县衙没有去搜查。”秦澈直接点明了主题。
    的确,这上面没写搜查县衙。
    秦澈明确的道:“这些就正好佐证了我的计算结果。”
    虽然这个结论,还是很难让人相信,但是秦澈的分析,听起来也没错。
    秦澈一边收拾卷宗,一边对黎夏吩咐道:“你去叫你二师姐,洛洛等下跟你二师姐还有我一起去县衙,黎夏你守着家里。”
    让自己守家,这个黎夏可不同意:“二师姐两个,不擅长战斗,如果真的遇到危险,二师姐两个未必可以应付。”
    秦澈把卷宗收拾妥当,直接让洛洛拿着,变成了厉鬼的洛洛,力气大了不少。
    做好这一切,秦澈才对黎夏解释道:“这一次,重要的是不能让凶手跑了,带你去也不能保证凶手跑不掉。”
    说完,秦澈直接往外面走,一边走一边对黎夏道:“快去叫你二师姐,天黑了就没办法证明你小师妹的清白了。咱们就都得搬家滚蛋。”
    黎夏咬了咬嘴唇,还是去了后山,去叫自己的二师姐。
    秦澈带着洛洛上了马车,没等一会,两个无论是脸型,还是身材都没有丝毫差别,连穿衣服都一样的双胞胎就出现在了秦澈面前。
    这就是秦澈的二弟子……们。
    没错,这两个都是二弟子。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她们两个平时的时候,都表现的非常好,但是一旦涉及到谁是姐姐的时候,就会立刻翻脸。
    所以秦澈干脆就设两个二弟子,省的她们两个打起来。
    别看外貌两个人都一样,但是在做事上,两个人性格却完全不同。
    两个弟子,都颇为擅长阵法之道。
    秦澈把签到出来的所有阵法和阵图,交给她们两个,都分分钟能够破解。
    只是等她们两个需要布置的时候,一个绝对的主攻。
    设置的所有阵法,都是绝对的攻击阵法,不死不休的那种进攻阵法。
    另外一个设置的所有阵法,都是绝对的防御阵法,防不住你算她输的那种。
    因为这样的情况,所以守山阵法只能用两套。
    “洛洛,见过两……”话到一半,洛洛连忙改口:“二师姐!”
    本来洛洛是想说见过两位师姐的,只是第一次见面的悲惨经历,让洛洛现在想起来都魂火摇晃。
    两个二师姐,听到洛洛的问好,异口同声用温柔的声音回道:“洛洛,乖!”
    说完之后,两个人瞪了对方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火苗。
    眼看情况要遭,洛洛立刻央求,道:“二师姐,你们这一次,一定要帮帮洛洛,你们要不帮洛洛,洛洛就要被烧死了呢。”
    听到洛洛这么说,两个人也暂时收起了敌视。
    看到危机解除,秦澈也松了口气。
    在马车上秦澈也把情况,跟二弟子说了一下。
    同时告诉了她们两个的任务。
    秦澈之所以带着她们两个,就是打算利用阵法,把县衙个包裹起来,省的那个凶手逃跑。
    “师傅,我们两个,谁布置前面,谁布置后面!”
    还是异口同声的问题。
    秦澈怎么把这茬给忘记了呢。
    这对她们两个来说,又是一个可能爆发一场攻防的大战。
    牙酸了一阵,秦澈道:“老规矩,抽签。洛洛在我手上写字,然后我同时递到你们两个面前,不用你们两个选。”
    本来重生成为一个女宗掌门,秦澈觉得挺幸福,结果这弟子吧一个个个性这么强,让秦澈这掌门也真的是难当。
    经过了一番和谐的抽签,两个人确定了前面前面主攻,后面主防。
    这个问题解决了之后,秦澈觉得还是应该把问题转移一下。
    于是对洛洛问道:“洛洛,如果真的是你做这个事情的话,你会吸干受害人的精血吗?”
    洛洛扁扁嘴,道:“希傅,洛洛是鬼,鬼要阳气就好。要精血干什么,拿东西怪臭的。而且我喝了,也不能增强什么能力。”
    秦澈点点头,继续道洛洛问道:“是所有的鬼都不需要精血吗?”
    “不知道哎,反正我不需要。我估计别的鬼,也不需要吧。”
    洛洛的确鬼龄很短,不过她倒是可以代表大部分的鬼了。
    “所以这个事情,有可能不是鬼做的。”秦澈摸着下巴自语说道。
    马车很快到了县衙,秦澈让二弟子两个提前去布置,秦澈则是带着洛洛,直接进入到了县衙。
    陈县令看到秦澈带着洛洛去而复返,不解的问道:“秦掌门,是卷宗有什么问题吗?”
    秦澈笑着道:“卷宗没问题,而且还非常的详细。”
    陈县令不解的道:“那秦掌门所来是为什么呢?”
    秦澈解释道:“正是因为非常详细,所以我破案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