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大型社死现场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破案了!”
    陈县令这一声拔高,直接拔到了破音。
    秦澈看着陈县令,道:“陈县令是觉得我破案太快了吗?”
    陈县令回过神,连连否定:“不,不,不。下官,只是、只是觉得,陈掌门破案这么快,是否会有什么纰漏,是不是会冤枉了人。”
    “我这要是冤枉了人,不正合陈县令你意了吗?”
    秦澈这种聊天方式,陈县令还真的很难接受。
    看着陈县令表情纠结,秦澈哈哈大笑:“陈县令,本座只是与你开个玩笑而已。”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可是陈县令,还是得配合着尬笑。
    秦澈环顾了一下:“另外五位掌门呢,应该还在县衙吧,请他们也出来,一起做个见证吧。”
    陈县令,道:“五位掌门已经回去了。”
    秦澈哦了一声,失望的朗声道:“那还真的是可惜了啊,我还以为五位掌门还在县衙呢。”
    “我虽然破案了吧,但是我这还需要大量的人手帮忙排查。
    本来我想着,请几位掌门帮个忙,一起排查一下呢。
    我明月阁人手有限,大范围排查根本做不到。
    所以独占悬赏这事吧,我根本就没想过。现在只能麻烦,陈县令,点齐人手跟我去搜查了。”
    陈县令听到秦澈的话,当即答应下来去点齐人手跟秦澈一起去搜查。
    悬赏这个事,自然是有的,而且悬赏的金额还不低。
    亭致县开出了500两白银的悬赏!
    500两白银,这对于亭致县来说,绝对算是一笔大数目了。
    大夏的税赋是三十取一,一户普通人家一年的税赋不会超过500文。
    1000文为一两,也就是说500两白银,等于1000多户一年的税赋。
    对于亭致县的这六家修行者门派来说,500两够他们除修行以外的开支3个月了,如果是明月阁的话,500两够明月阁用大半年了。
    所以这500两,还是很吸引人的。否则的话,那五家会在陈县令找上门之后,就立刻派人帮忙。
    维护正义,只是一个出手的口号而已。
    “砰!”
    “砰!”
    “砰!”
    就在陈县令点齐人手的时候,县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巨响。
    “什么声音!”陈县令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也吓了一跳。
    秦澈守在后门的二弟子,进入到县衙中,对秦澈道:“师傅,后院有几个人,想要跳墙离开,进入了弟子的阵法当中。”
    秦澈听到这话,心头不由得暗爽。
    要的就是这种效果,那五个掌门怎么可能走。
    只是现在听到秦澈的话,他们又必须要装出刚来的样子,所以从后门跑是最好的办法,只是前门、后门秦澈都布置好了。
    虽然心中很爽,不过表面上秦澈还是很冷静。
    “堂堂县衙,竟然有人翻墙要从后门离开,难道是什么为非作歹的恶人,听到本座要破案,心虚逃跑!”
    “陈县令,我们一起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带着陈县令一起来到衙门后身,秦澈让二弟子打开阵法,就看到了被困在阵中的五个掌门。
    “怎么是几位掌门呢,这是怎么回事?”秦澈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对二弟子询问道。
    二弟子如实道:“师傅,刚刚就是他们,从后院翻墙出来,误入了我布置的阵法当中。”
    秦澈看向五位早已尬到要原地自爆的掌门,道:“几位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误入,我弟子布置的阵法当中呢。”
    一位穿着儒衫,头戴儒冠的老者,正了正衣衫,道:“秦掌门,我们几个追击凶徒,追击到了县衙当中,眼看着凶徒要从后衙逃跑,连忙追击,误入了你弟子布下的阵法当中。”
    呵呵,儒家的人,编故事能力就是特么强。
    分分钟,给你编一个小故事出来。
    而且听上去,逻辑还特么就是通顺。
    “对,对,对。”
    “事情就是这样。”
    “我们正在追击凶手!”
    “秦掌门,你这不是耽误我们的事情吗?”
    “阿弥陀佛!”
    看看,这就是儒家的人,觉得其他人修行门派,都是弱智的根本原因。
    虽然这个小故事是临时编的,但是秦澈必须得佩服儒家这位,他怎么就跟自己找到的答案,这么契合呢。
    “原来几位,也跟在下一样,怀疑凶手就在县衙里面啊。那咱们还真的是不谋而合了。”
    听到秦澈的话,对面的五个人,再次石化。
    什么情况。
    我们什么时候说凶手在县衙里面了。
    陈县令这个时候,倒是反应最为激烈:“秦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说凶手在我县衙里面?你这是在我怀疑我包庇杀害我治下民众的妖邪吗?”
    秦澈摇摇头:“不,我不是怀疑,我是确定,你就是在包庇。”
    五个掌门,看了看秦澈,然后又看了看陈县令。
    他们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知道有好戏看了。
    秦澈还真特么敢说。
    妖邪就在县衙里面。
    “秦掌门,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就算下官没有本事发现,你当这五位掌门,没有本事吗?
    如果妖邪真的就在我县衙里面,五位掌门经常初入县衙,五位掌门会没有发现!”
    陈县令越说越是激动。
    不过他越激动,秦澈越确定,现在那邪物,还在县衙里面,陈县令还没来得及转移。
    本来看戏的五个人,没想到突然就被点名,而且还被直接拉上了一辆战车。
    儒家的那位七品养文境的高手,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究竟那里不对。
    “各位掌门,可以确定,县衙没有妖邪吗?”秦澈转向他们五个问道。
    “我等不能确定。”没等那武夫开口,青逯书舍的舍长就抢先开口。
    这个时候需要的是智商,武夫还是老实待着的好。
    “陈县令你看看,五位掌门也不能确定,所以还是请陈县令把县衙里面的人,都叫出来咱们比对一下吧。清者自清吗?”秦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忽然就没有了帮手,这让陈县令有些慌乱,不过事已至此,他只能把县衙内所有人手,全部叫出来。
    很快所有皂隶、文书……等等一系列的人手,就全部出来了。
    “本县登记造册的衙役、县丞、主簿,再加上本官一共84人。除了县丞和下值的小吏,余下49人,都在这里。秦掌门需要,我把余下的人叫回来吗?”陈县令不卑不亢的说道。
    秦澈目光从这些人身上一一略过,然后对陈县令道:“陈县令,我说的所有人,不仅仅是指这些。而是在这县衙中的所有人,包括大人你的家眷。”
    听到家眷两个字,陈县令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不过旋即就激动了起来:“秦掌门,你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秦澈轻飘飘说道。
    看了一眼自己的五位曾经的盟友,发现五位盟友在青逯书舍舍长的带领下,全部三缄其口。
    “呼!”
    陈县令呼出一口气,不过还是让人去叫来了自己的家眷。
    陈县令没好气的道:“本官家眷,一共15人,皆在这里了。”
    秦澈再次看过一遍,突然对陈县令问道:“陈县令,你长子呢。”
    陈县令眼中再次闪过慌乱,不过还是镇定回答道:“长子在外求学。”
    秦澈点点头,然后拿出了一张黄符。
    “这符没啥大用,唯一的用处,就是发现藏在暗中的人或者非人。”
    说完秦澈用手慌了一下,在一丝丝灵气的刺激下。
    手中的符,终于biu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穿越过来三年,秦澈终于可以biu这么一下了。
    符纸燃烧,秦澈直接往地下一拍,顿时一道明黄色的波纹,激荡了出去。
    波纹遇到一个人,就会腾空而起一道黄光,以示这里有人。
    波纹很快略过了这里站着的所有人,一直往前面延伸。
    biu!
    就在五位掌门以为,不会有什么发现的时候,忽然一道黄光,在他们后面内衙一处地方腾空而起。
    看到这道黄光,就代表那里有一个没在这里的人,或者不是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