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汝儿估计大卸八块矣【求收藏、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原本就觉得有问题的青逯书舍的舍长,此时看到黄光,更是笃定了自己的判断。
    秦澈看向陈县令,问道:“陈县令,似乎还有人没出来。”
    陈县令此时的脸上,已经是难以掩饰的慌乱。
    “大家一起过去见证一下,看看究竟是漏了谁。”
    秦澈一边说,一边带头往那边走。
    陈县令忽然横移一大步,挡在了秦澈身前:“那里是本县内衙,任何人不得擅闯。”
    “洛洛。”
    秦澈叫了一声,洛洛直接变身厉鬼形态。
    “砰!”
    洛洛一脚直接踢中陈县令胸口,陈县令一声惨叫,直接倒飞了出去。
    变成了厉鬼的洛洛,可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可爱。
    厉鬼形态,相当于八品高手,虽然不是武夫的那种八品。
    但是一脚下去,却也绝不是陈县令挡得住。
    “嗷!”
    就在洛洛准备,再度有行动的时候,一声比之夜枭还要刺耳的吼叫,从内衙传出。
    接着一个全身上下都散发着黑色尸气的行尸,直接从内衙的屋顶上跳跃了过来。
    “行尸!”
    在场的修行者,看到这飞檐走壁过来的尸体,都看出了这尸体的等级。
    如果说鬼修,正道勉强可以接受的话,那炼尸绝对为正道所不齿也不容。
    鬼修自己可以修行,炼尸是需要用血祭,而且还要是活人的血祭。
    并且炼尸,在尸体不达到七品飞尸之前,是一直需要血祭。
    就是说这个过程,一直需要活人的鲜血进行血祭。
    这种行为,绝对为正道所不容。
    眼前这个已经跨过了僵尸,成为了行尸。
    那至少用了数十人的血,进行了血祭。
    想到这里,五位掌门顿时都是神情一震。
    数十人的进行了血祭。
    这不正是,亭致县发生的命案数量吗!
    所以这一切命案,根本就不是鬼修所为。吸阳气,那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真正犯案的是这行尸。
    “吾儿快跑,你不是他们对手!”
    陈县令大声提醒行尸,再次震惊了五位掌门。
    这行尸竟然是陈县令的儿子。
    这样一来的话,所有东西都能说得通了。
    难怪他们五派,动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都没能找到这个作案的妖邪。
    这妖邪,就一直被好好的藏在县衙里面,他们去哪儿找。
    而且他们所有去的地方,还都有县衙的人跟着,陈县令时时刻刻都知道他们的动态。
    就算他们想到了县衙,陈县令想要瞒天过海都容易。
    再加上陈县令还经常邀请他们来县衙,让他们根本就不会怀疑县衙有问题。
    套用《功夫足球》里面的一句话:裁判、球证、球员都是我的人,你拿什么赢我。
    他们面临的情况,同样如此。
    不管他们怎么查,那都是在陈县令的关注下,陈县令完全可以轻易避开他们。
    想一想,他们五个修行门派的掌门,各个都是七品高手。
    在凡人眼中,神仙一般的人物,竟然被一个九品县令,玩弄于鼓掌中。
    这要是传出去,他们就别活了。
    所以五个人,几乎同时动手,准备擒敌。
    陈县令看着五个掌门,扑向自己儿子。
    直接从怀中,掏出了一把白色粉末,洒向了半空。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五个掌门,当时果断后退。
    两个七品化气境的掌门,更是双掌连拍,利用劲气,把粉末拍向了其它方向。
    粉末飘散出去,正巧落在了陈县令家眷所在方向。
    陈县令的那些家眷,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沾染和吸入了大量的粉末。
    “啊!”
    “啊!”
    “啊!”
    一声声惨叫传出,那些沾染和吸入粉末的家眷,每一个都七孔流出黑血,当场暴毙。
    如此恐怖的毒性,看的那些个掌门各个心惊。
    秦澈就非常淡定。
    自家门派就有一个小毒物,这种毒,小意思。
    化骨散那种,秦澈都见过。
    “不,不,不!”
    陈县令绝对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直接嗔目欲裂的咆哮道。
    “吾儿,快跑。记得替我们报仇!”
    陈县令在一番咆哮之后,对已经变成行尸的长子吼道。
    “从后门跑,还能留个全尸。”秦澈贴心的送上了自己的意见。
    对于陈县令这种,秦澈根本不会同情。
    “从前面跑,后门有阵法阻拦!”秦澈的话,好像提醒了陈县令,立刻对自己行尸儿子,下达了指令。
    行尸儿子,长啸一声,直接跑向了前门。
    秦澈不由得摇头:“你坑了你的儿子,让他连全尸都留不下了。”
    陈县令眼中带着怒火,死死的盯着秦澈:“秦澈,我承认我低估了你,我没想到你非但不是一个废物,还有这种手段。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因为你们接下来,都要死,亭致县的所有人,都要死!”
    “啊!啊!”
    就在陈县令赌咒秦澈的时候,前门传来了他行尸儿子惨绝人寰的惨叫。
    “吾儿……”
    “汝儿估计大卸八块矣!”秦澈直接回答了陈县令的疑问。
    秦澈刚说完,秦澈的另外一个二弟子,来到后院这里,傲娇的看了一眼自己夭夭,对秦澈复命道:“师傅,行事已经被弟子,毙杀阵中。”
    秦澈点了点头,道:“好。”
    死的行尸,可是出汗的却是五个掌门。
    想一想,他们刚刚真的是走了一遍鬼门关。
    幸亏他们习惯走后门,要是走前面,死的就是他们。
    八品行尸,瞬间秒杀,他们落入阵中,估计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啊!啊!我要杀了你!”陈县令状若癫狂的扑向秦澈。
    洛洛直接小脚一踢,直接把人再次踢飞,同时阴气入体,直接把陈县令冻的僵硬在了原地。
    凶手找到了,虽然很出乎预料,但是毕竟找到了。
    行尸已经伏法,陈县令已经伏诛。
    案子算是破了。
    但是这个摊子,却有点难收拾。
    陈县令为一县主官,知法犯法,现在虽然伏诛。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如何处理,反而成为了一个麻烦事。
    不过这个不是秦澈需要操心的事情。
    他们是修仙门派,只需要协助破案,后续的事情是朝廷的事情。
    秦澈对那个傻子当场的主簿,叫了两声,那个主簿才反应过来。
    “仙师有何吩咐?”主簿直接用上了尊称。
    “我们什么时候能拿到悬赏?”秦澈直接问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
    主簿看了一眼不能动弹的陈县令,为难的回答道:“仙师这个事情,我决定不了,需要等待上级来定夺。”
    说完主簿连忙补充一句:“不过仙师可以放心,这悬赏不会因为陈……陈昌犯案,就取消。”
    秦澈点点头:“如此就好,那我就先回宗门等着你们送来悬赏。”
    说完,秦澈转向,另外五位掌门,道:“五位前辈,晚辈带着弟子先行告辞了。”
    “秦掌门,慢走。”
    五位掌门齐齐的还礼,而且还礼的幅度,比秦澈还低了一些。
    这就表示,他们统统服了。
    秦澈带着三个弟子,回到马车上,赶回明月阁。
    至于县衙这边,主簿直接找到了青逯书舍的舍长,白岑,恭敬的向这位舍长询问主意。
    儒家不仅仅是礼仪的制定者,更是朝廷的中流砥柱。
    白岑在做舍长之前,可是从六品奉议郎,曾经在皇城编著典籍。
    现在这是致仕之后,回到亭致县弄了这么一个青逯书舍。
    所以现在这种情况,无论是他这个主簿,还是县丞肯定都解决不了。
    找一个更高的官吏,询问肯定没错。
    白岑虽然做的是文散官,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处理这些事情。
    白岑沉吟片刻,道:“你派心腹去找县丞和其他下值衙役立刻返回,然后再派心腹,前往玉州告诉你们的上官,这里所发生的事情。
    在上官没有到来之前,对于这里的事情严格保密。
    任何人都不得透露一个字出去,所有衙役和官吏,在你们上官没有到来之前,都不得离开县衙半步。
    如果有百姓过来办事,就说县令身体抱恙,暂无法处理事物。
    如若是普通民事纠纷,你们只需要按照正常程序调解就行。
    如果是其它事物,就照常记下,然后告诉他们等县令身体好转,就立刻处理。
    ……”
    白岑一条条的说,主簿一条条的记下,然后派出心腹照着这个事情去办。
    “各位掌门,亭致县如果出乱,与我等也无任何好处,所以今日之事各位决不可外传。否则亭致县哗变,我等恐也再无去处。”解决了县衙的事情,白岑再回头,叮嘱这些掌门,说明厉害关系。
    四位掌门,听到白岑所言,皆点头应下此事。
    秦澈那边,白岑没提,因为白岑觉得秦澈连这种棘手案件都能破,这种小事不需要自己提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