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汝当雷劈之【求收藏、推荐】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两人的马很快,可是就在快要接近明月阁的时候,那位京城来的病秧子,突然勒住了缰绳,停下了快马。
    白岑反应还算及时,不过也险些追尾。
    “大人这是……”
    白岑试探询问,不过病秧子根本不答,而是看向了明月阁的方向。
    明月阁后山,黎夏服用了破境丹之后,非常顺利就破开了品级壁垒。
    金丹破开,幻化成了浓厚的灵雾,雾气从头顶冲出,在黎夏的头顶不停的变化。
    这个变化的过程,就是黎夏在选择自己未来要走的路的过程。
    过程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就定型了。
    衡器!
    也就是现在所谓的天平。
    只是黎夏这凝聚的天平,样式古朴不说,关键是非常的繁复,上面有很多玄奥的花纹环绕。
    天平稳定下来,一道霞光直冲天际。
    直接将天平的形象,凝聚在了半空之际。
    “破境了!”
    白岑此时也明白,为何这位病秧子大人要停下来了。
    “六品元初境,啧啧,秦掌门还真的是深藏不露。”白岑又羡慕又嫉妒的说道。
    六品高手,在他们这亭致县范围内,绝对算得上是个高手。
    白岑他们,不过都是六品而已。
    “没想到,秦掌门年纪轻轻,就已经成功踏足六品,未来不可限量。”白岑点评说道:“只是不知道,这衡器究竟是什么意思?”
    病秧子看向白岑问道:“秦澈是男的吗?”
    白岑点头,道:“是的。”
    病秧子转头,继续看着天上变化的衡器,道:“那就不是他破境,破境的这个是个女子。”
    “女……女子!”
    白岑听到病秧子的话,说话都不利索了。
    明月阁以女性弟子为主,有女子不奇怪。
    可是如果是女子的话,那就是说晋升六品的是秦澈的弟子。
    这可比秦澈破境,更让人震撼。
    弟子都是六品。
    那师傅得几品。
    五品,肯定不能。
    四品比较保险。
    秦澈是四品高手。
    这消息要是传出去,另外四家掌门,可能会原地爆炸吧。
    一个个七品,还特么算计人家,坐拥四品的门派。
    这绝对是肥猪跑进屠户家——找死。
    想一想他们之前商议的那些对策,白岑就老脸发烫。
    人家一个弟子,都跟自己同级,还妄图算计人家师傅。
    当然在心中,白岑也给秦澈,打上了奸诈的标签。
    “差一点,差一点,就被他吞的啥都不剩了。”
    病秧子,看着天上的衡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澈坐在正堂,感觉到了天地灵气的剧烈波动,也跑到了外面往天上看。
    “果然,执念好深。不过好在不是拳套,而是天平。还能改造。”秦澈嘟囔了一句,也开始幻想,自己以后到元初的时候,该走那条路。
    之前不敢想,现在可以好好想一想。
    黎夏,在天上凝聚的衡器,忽然有些飘忽,好像要破碎一般。
    “这小黎夏就是犟嘴,我这里补充灵源的丹药有的是,她就是想要玩独立,这下玩砸了吧。还是得我这个师傅出手。”
    秦澈一边说,一边握着手中的阵钥,直接开启了明月阁护山大阵,帮助黎夏。
    护山大阵开启,二里地之外的,白岑和病秧子,就看到一头玄武神龟,背负一方世界,和一头青龙神兽,口中喷着雷元,出现在了他们两个面前。
    玄武和青龙出现,对着天上的衡器,各自喷了一口灵气,直接帮助衡器彻底定型。
    白岑在外面,看着艰难的咽了口口水。
    之前他是见过明月阁的护山阵法,他只是觉得可怕,现在他是觉得畏惧。
    再看看那四品病秧子,好像也被吓到了。
    所以也就是说,就算这个病秧子,落到阵法当中,都很难活着出来。
    “下马。”病秧子开口说道。
    白岑下的比病秧子还快一点。
    这是对同等级高手的尊重。
    同级高手,你高头大马横冲直撞的登门,人不弄死你才怪。
    看到病秧子下马,白岑确定了,秦澈就是四品无疑。
    “这个阴险狡诈的小儿,老夫差一点就被吃的骨头都不剩了。看来还是让别人走,比较合理一点。”
    “或者明月阁,要是升格成明月宗,那我们五个就都不用走了,还可以依附明月阁。”
    “这个注意好像不错。”
    白岑在短短时间内,已经脑补出了所有后面可能发生的细节。
    至于秦澈,现在则是累的跟一条死狗一样,靠在椅子上,一动不想动。
    “还是太弱了,就坚持了三秒,就把我掏空了!”
    “我还怎么爱它久一点!”
    一边吐槽自己,秦澈一边氪聚气丹,恢复消耗。
    在秦澈的帮忙下,黎夏倒是彻底稳固了境界。
    稳固境界的黎夏,来到正堂找到秦澈道:“多谢,师傅出手,弟子会用想办法弥补。”
    秦澈现在懒得跟黎夏讲道理,她爱怎样就怎样吧。
    “你的天平有啥用?”秦澈好奇的对黎夏问道。
    这个对外人是秘密,但是对自己师长,这个不是秘密。
    黎夏如实回答道:“我可以利用它,把不高于我一品的对手,拉扯到与我同品级。”
    这个还真的是绝对公平。
    不过秦澈必须承认,这个真的有点厉害。
    这完全给了越品杀敌的可实操性。
    “可以一直的吗?”秦澈询问道。
    黎夏摇摇头:“灵气耗空,就不行了。”
    秦澈拿出了一瓶丹药,递给黎夏,道:“这是一瓶你能用的回灵丹,可以快速的给你回复灵气。”
    黎夏没接。
    秦澈看了一眼黎夏,道:“不是白给你的,拿了这丹药,你得帮我办事。”
    “何事?”黎夏问道。
    秦澈,道:“我想了一下,虽然我现在是破案了。但是我估计另外五家,未必会对我服气。所以他们还有可能挑战我。到时候你就带为师出战,把那几个掌门,全拉倒跟你一个水准,吊打他们。”
    末了秦澈补充一句道:“为师,这也是为了明月阁的未来考虑。”
    黎夏听到这里,接过了秦澈递过来的丹药。
    只是秦澈不知道的是,白岑现在已经彻底,放弃跟秦澈竞争了。
    “希傅、希傅。外面来了两个人,说是亭致县过来的。有一个是我们那天见到的白岑,还有一个人不认识,不过看着就好可怕。”洛洛从外面飘进来,的秦澈哇啦啦的讲到。
    秦澈听到这话,刚想起身去迎接,不过想了一下还是对黎夏,道:“你去把他们带进来。”
    “是。”
    黎夏跟洛洛一起来到了明月阁,不远处的解剑亭。
    所谓解剑亭,其实就是一个摆设,人家能在这里等已经不错,至于解剑,只有低等门派去高等门派拜访的时候会这么干,同等门派真没人这么干。
    黎夏和洛洛过来之后,病秧子非常自然的把腰间的武器解了下来。
    白岑一看,同样如此做。
    黎夏看到两个人的动作,不由得皱眉。
    因为这样反常的举动,往往可能意味着不怀好意。
    洛洛看着那个病秧子,递过来的武器,撇撇小嘴,道:“显摆什么,法器而已,又不是法宝。我希傅……”
    不等洛洛说完,黎夏就强行打断洛洛呵斥道:“洛洛闭嘴。”
    自家的家底,怎么能暴露给别人。
    可是在白岑和病秧子听来,就表示明月阁有法宝。
    法器和法宝一字之差,那可是天差地别。
    法器就算不是术士都能炼制,可是法宝,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够炼制。
    而且两者之间的差距,那真的是云泥之别。
    但是转念一想,两个人倒是可以理解。
    秦澈是四品道门高手,有个法宝不算离谱。
    “你们误会了,这里是解剑亭,我们自然要解剑。”病秧子语气和蔼的对洛洛解释道。
    白岑看着这个现在语气和蔼的病秧子,都跟不认识了一样。
    要知道这个病秧子,刚来亭致县的时候,可是一口气连斩了二三十个,被查出来协助陈县令的衙役。
    眼皮都不眨一下,甚至都没打算汇报,就直接当场斩了这些小吏。
    那个时候他可不是这样。
    由此可见,秦澈在他心中地位有多重。
    白岑也在后面附和,道:“对,对,对。这里是解剑亭,当然要解剑了。”
    黎夏更加的狐疑,白岑以前也来过明月阁,可从没解过剑。
    不过不管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他们按照规矩来,那自己也得按照规矩做。
    接过两人的随身武器,黎夏带着两个人,直接前往正堂。
    到了正堂之后,秦澈起身,一脸疲惫的道:“对不起两位,刚刚助我弟子破金丹境,消耗太多,没能出门迎接两位。”
    “小小年纪,城府好深”
    “汝当雷劈之!”
    “呵,果然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希傅装的真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