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旱魃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四个人,四张不同的面孔。
    洛洛一脸崇拜,黎夏一脸鄙夷。
    这两个秦澈可以理解。
    可是白岑一副,恨不得自己遭雷劈,以及那个来的病秧子,对自己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又是什么鬼。
    秦澈就只是想装个**而已。
    但是现在这个状况,秦澈都不清楚,自己这个**,究竟是装没装成。
    好在秦澈表情管理足够好。
    轻咳了一声,拿捏出一副掌门的样子:“两位请坐,黎夏,去给两位客人上茶。”
    各自落座好之后,秦澈也看出来了,这个面色苍白,穿着一身官服的人才是主角。
    白岑看了一眼,刚要张口介绍一番,就听到那病秧子,主动对秦澈道:“秦掌门,在下是督天院一处穆逢春。”
    “督天院?”
    秦澈虽然这三年,一直苟在明月阁,可是也知道皇朝的基本结构。
    大夏皇朝,采用的是三省六部制,负责监察百官的是督察院。
    这是主要的中央集权,这个督天院是个什么东西,秦澈还真没听说过。
    而且看白岑的表情,同样没听过。
    白岑的一些情况,秦澈是听过的,白岑可是京官,他都没听过的部门,难不成遇到冒充高官的了。
    可是这个世界,可没那么好说话,冒充朝廷命官最轻的是凌迟。
    再看看这病秧子的样子,应该不至于。
    穆逢春似乎料到是这样的反应,拿出了皇朝颁发给自己的令玉,以及朝廷任命的公文。
    秦澈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亲民的官员。
    大夏官场的风气,还真的是让人舒服。
    只是秦澈不知道的是,如果换做另外一个人,穆逢春可能已经把刀拍在桌子上,让那个人想想清楚:究竟自己是不认识督天院,还是不认识他穆逢春手中的刀。
    白岑脖子抻着,也想看看,秦澈手里面的文书。
    可是秦澈不给他看,他也看不到,他还不敢起身去看。
    其实秦澈也认不出这东西是真还是假,但是秦澈看的到,这督天院成立还不足五年。
    与其它各衙门比起来,那真是一个小朋友。
    但是这个品级,却是真的高。
    眼前这位穆逢春,货真价实的五品,而且还是正五品。
    大夏皇朝,五品以上,至少是六部副职。
    眼前这位穆逢春,看职务就知道主持督天院下属行动衙门的一个负责人,离副职还有一级呢。
    从职级上来看,都看得出,督天院非常不同。
    秦澈客气的把令玉和文书,还给穆逢春,然后客气的问道:“不知穆大人来我明月阁所为何事?”
    穆逢春单刀直入的说道:“我们得到了下面汇报,知道亭致县行尸案,是秦掌门破的。所以我来这里,是来取经,希望知道秦掌门如何破的行尸案。”
    秦澈还真没想到,这么高一个品级的人过来,就是为了询问自己破案经验。
    行尸案这种发生在县的案子,怎么可能有资格上达天听。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故事。
    只是这个故事,秦澈不想掺和进去。
    这个故事的水太深。
    所以秦澈倒是非常干脆的,把整个破案的过程,以及自己的猜测,包括那副自己做了标记的堪舆图,全部给了穆逢春。
    现在秦澈就想先把人送走,自己明月阁的力量,还是太单薄,发点小财就行。
    白岑在一旁听着秦澈说的那些个,闻所未闻的理论,忍不住叹为观止。
    秦澈的这些破案理论,对白岑来说,那完全是超乎了时代的震撼。
    不仅仅白岑,就是穆逢春,对秦澈说的这些个东西,都不太明白。
    “穆大人,我有一事不明,还请穆大人可以为我解惑。”
    穆逢春点点头,道:“白舍长请说。”
    白岑,道:“穆大人,区区行尸案,应该还不足以惊动朝廷吧?”
    秦澈看了一眼白岑这个老货,觉得这个老货的好奇心实在太重了一点。
    而且你想问的话,你出去问,我又不想听。
    可是撵人吧,秦澈还觉得不太合适。
    穆逢春听到白岑的问题,脸色肃穆了一些,对白岑道:“白舍长,此事尚属机密。”
    不等秦澈说什么,穆逢春就自顾自继续:“不过你们已经参与其中,我与你们说说倒是可以。这样如果你们有所发现的话,也可以更加有所防备。”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秦澈是不想听,可是穆逢春没想不说。
    “白舍长、秦掌门,你们可知道行尸之上的品级是什么?”穆逢春再回答问题之前,先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行尸之上是飞尸。”白岑看秦澈,根本没有掺和的意思,只能回答问题,这个时候他作为最弱的,绝对不能让话掉在地上。
    穆逢春点点头,然后继续询问道:“那你们可知飞尸之上是什么呢?”
    这个问题,还真的难住了白岑。
    秦澈同样不知道这个答案,不过因为秦澈压根就没想听,所以还是拿捏的那副掌门样子。
    “这个,在下就真的不知了。”白岑如实说道。
    穆逢春倒是并没有嘲笑的意思,而是解释道:“养尸、炼尸,本来就不被正道所容,再加上整个过程,需要杀害大量人命。
    实在有违天和,所以很多资料,都已经被销毁或者被秘密封存。
    因此白舍长,不清楚,也并不奇怪。”
    解释了一番之后,穆逢春才说出了答案:“七品飞尸之上,是六品旱魃。”
    旱魃!
    听到这两个字,白岑不由得变色,秦澈同样意动,不过平常装的多了,表情管理还是非常到位。
    穆逢春看了一眼秦澈,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白岑,面色苍白的道:“旱魃一出,赤地千里,颗粒无收。这是真正的大凶!
    我一直以为它是一个传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白岑震惊了一会,看向穆逢春继续问道:“穆大人你的意思是,现在有人在炼制旱魃?
    可是从行尸,想要变成飞尸,需要进行的血祭至少上千。从飞尸到旱魃,我虽不知,但是至少过万是要的。
    这么大一个数字的血祭,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而且这个事情,也绝对不可能是陈县令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穆逢春点点头,道:“这就是我来这里求破案法的原因。我们现在已经接到了,各地十几处出现行尸伤人的汇报。
    所以我们现在怀疑,有人在操控这个事情。
    他之所以分散作案,应该是希望可以通过这种分散作案,炼制几十个行尸,或者十几个飞尸。到时候再用一些秘法,最终培养出旱魃。”
    这样的作案手段,的确是隐蔽。
    而且可操作的空间实在太大了一点。
    秦澈能够破案的有效办法,的确是针对这个计划,最佳的破解之法。
    只要能够提前寻找到那些行尸或者飞尸,提前一一击破,那这个庞大的计划,自然不攻自破。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