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穆逢春的算计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穆逢春把整个过程讲过一遍,看向了秦澈。
    秦澈除了对旱魃有些吃惊外,其它时间,秦澈都属于挂机状态。
    看到穆逢春看向自己,秦澈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开口问道:“对了忘记问了,我的赏银可带来了吗?”
    等了半天,就问了这个,穆逢春真的有些失望。
    不过这个,穆逢春还真的带来了。
    穆逢春拿出了五张一百两银票,递给秦澈。
    秦澈拿过银票,直接就收了起来。
    这么大一笔钱,足够明月阁用个大半年了。
    “黎夏安排一下,穆大人大老远来给咱们送钱,怎么也吃个午饭再走。”拿到了钱,秦澈也心情大好。
    穆逢春见秦澈就是不上道,主动起身告辞道:“本官还有公务在身,就不久留了。”
    对方要走,秦澈也没留。
    本来事情完毕,该走就走,浪费了自己这么多时间。
    黎夏把人一路送到了解剑亭,把两个人武器,还给了他们。
    等彻底离开了黎夏的视线,骑马在前头的穆逢春,头也不回的对跟在后面的白岑,道:“刚刚多谢白舍长,配合我。恰好我们院长,也想见一见白舍长,还请白舍长跟我走一趟。”
    一直跟在后面的白岑,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只是叹了口气,并没有申诉什么,而是道:“穆大人,此事突然,我需要回亭致县做些处理,至多一个时辰,我就跟穆大人上京拜见院长大人。”
    穆逢春开口,道:“半个时辰。”
    白岑没争取,因为这就不是自己能争取的事情。
    刚刚在秦澈那里,白岑突然得到穆逢春传音,让自己配合穆逢春把事情,讲给秦澈听。
    自己配合了,只是后来自己还是好奇,多问了几句,这就把自己给问进去了。
    白岑不知道,秦澈是否明白,这件事情背后的含义。
    但,自己现在已经非常清楚了。
    六品旱魃,真的不能算是多强。
    但是,旱魃这个属于,品级不强,可是伤害力极大的东西。
    如果一个旱魃出现在这里,穆逢春一只手都能灭了它。
    可是如果旱魃出现在大夏粮仓所在的州府,一个,就够让大夏出现粮荒。
    炼制旱魃那里是目的,让大夏出现粮荒,制造混乱才是根本。
    大夏皇朝,历800载,是历史上皇朝寿命最强的皇朝,同时也可说是最繁荣和昌盛的皇朝。
    威压四方,四海来朝。
    这都得益于,大夏皇朝前面十几位皇帝的励精图治。
    当今圣上同样是一个努力,且有能力的人。
    只不过他老子太平庸了一点,而且太敦厚善良了一点。又是减免税赋,又是不要朝贡,又是各种赏赐。
    关键是还非常能活,在位73载。
    硬是凭借一己之力,在所有人都高呼着陛下仁义无双的情况下,耗空了前面600年的积累。
    他死之后新帝继位,新帝虽然非常努力,但是实在积重难返,而且他上位就已经年过五旬,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基本上没人看好。
    所以现在的大夏皇朝,属于表面看上去非常光鲜,实际上内里已经空虚。
    如果现在来一场大旱,绝收的那种大旱,那就直接撼动国本。
    涉及到了国本的问题,是真正绝密中的绝密,自己非要多问后面那些,知道了整个计划,不被软禁起来都不行。
    穆逢春跟白岑回到亭致县里面的青逯书舍,白岑非常老实的跟书舍的教师和学子,交代了自己要进京一段时日,让他们好好读书,要记得日日拜圣,还要替自己拜圣。
    最后就是跟书舍的监学交代了一些比较紧要的事情:“我就把书舍事情交给你了,让他们好好背书,你要做好监督,一定要天天检查,万万不可怠惰了学问,这段时日你就不要走了。”
    接着白岑又跟自己的家眷,说了一下,自己有事要去京城一趟,可能会过些时日才能返回,让他们无需担心。
    紧赶慢赶,半个时辰,完成了所有的交代。
    白岑交代完这些之后,就跟穆逢春一起上路,赶往京城。
    “白舍长只是去做客一段时日,不会有性命之忧,不用如此愁眉苦脸。”穆逢春难得主动跟白岑说了一句话。
    白岑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道:“穆大人,我并不是担心我自己性命。我只是在想,为何秦澈和我待遇不同?仅仅因为,秦澈是疑似四品高手吗?穆大人所在的督天院,应该不会忌惮一个四品道门高手吧?”
    白岑就在自己身边,穆逢春倒是不担心,白岑会泄露什么,而且毕竟白岑配合过自己。
    “白舍长,秦澈给的这些手稿和方法,你刚刚也在看。那请问白舍长听懂了几何?尤其是那个曼哈顿距离,白舍长看懂了吗?”
    白岑听到这话,倒是明白了穆逢春的打算。
    穆逢春这是依然,没有放弃打算把秦澈拉下水。
    但是白岑也必须承认,就算是他也完全看不懂,那个曼哈顿距离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那些算法,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如果不是秦澈,真的抓到了凶手,白岑恐怕只会认为,秦澈写的是天书。
    现在如果强行把人带走,恐怕适得其反,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要让秦澈破案才行。
    “穆大人,我再多问一句。穆大人所在的督天院,究竟是由何人设立?”
    穆逢春看了白岑一眼,道:“等你到了,自然就会知晓了。而且白舍长,其实完全没必要,费劲心力想办法传递消息。督天院的事情,并非什么隐秘。”
    白岑听到穆逢春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在了那里。
    亭致县内,青逯书舍监学,等白岑离开之后,就立刻把白岑的话誊抄一遍,然后按照早就商量好的暗号。
    从白岑的话语中,提炼出了,白岑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
    “我背督天院怠走了!”
    这就是白岑想要传达的真正内容,只是监学同样不清楚,督天院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是他只管上报就好。
    ……
    白岑万万没想到,穆逢春如此细心,竟然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在传递情报。
    白岑自认自己表现很淡定,而且与监学所言,也是书舍日常。
    穆逢春又是如何发现的呢?
    何况穆逢春就是一个武夫,武夫能有这么好的脑子。
    穆逢春看白岑如此,不由得主动替白岑解惑:“我在成为武夫之前,曾经养了十年文气。踏遍八方山河。
    可是就因为我不愿意,拉帮结派,次次落榜。最后只能弃文从武,一展抱负。”
    白岑听着穆逢春的话,表情渐渐尴尬:“真是没想到,穆大人,文韬武功,皆是如此出色。”
    顿了一下,白岑又想到了什么:“所以穆大人找我,是因为觉得我能配合好穆大人,可以迷惑秦澈。”
    穆逢春点了点头,算是表示认同。
    如此一来全部都能说的通了。
    “穆大人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问。”
    白岑郑重问道:“穆大人,秦澈究竟是否是四品?”
    穆逢春沉吟一下,短促肯定的道:“是。”
    白岑听了这话,狠声道:“此子,真是心狠手辣,差点被他吞噬点滴不剩。此子,真当雷劈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