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希傅你要分家吗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秦澈是真的不知道,在穆逢春眼中,自己已经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四品高手。
    如果秦澈要是知道的话,秦澈也不会选择散尽家财。
    穆逢春他们离开之后,秦澈就把自己五个弟子,全部聚拢了过来。
    看着秦澈拿出来的这些东西,洛洛感觉自己眼睛都要不够用了。
    其实不仅仅是洛洛,黎夏他们同样如此。
    秦澈拿出的是五套,成套的法宝。
    这个世界的武器装备,普通的刀剑算是最低档,往上就是法器,再往上就是法宝,再往上就是仙器。
    法器是铭刻了阵法,可以具备某些,特殊功效的武器。
    法宝跟法器类似,都是铭刻了阵法的武器。
    但是两者其实,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
    法器因为材质问题只能铭刻一道阵法,同时不具备自主攻击的能力。
    法宝可以铭刻多道阵法,而且具备一定自主攻击的能力。
    至于仙器,这个对秦澈来说,超纲了。
    尤为珍贵的是,秦澈拿出来的是成套的法宝。
    一件法宝,都足够让无数修行者刀剑相向。
    “希傅,咱们这是要分家吗?”洛洛好奇的摆弄着手上的法宝问道。
    洛洛是知道秦澈有法宝的,只是这么多,洛洛可真的不知道。
    没理会脑袋有坑的洛洛,秦澈按照自己想好的,把法宝分给了五个弟子。
    两个二弟子,分别得到一身法宝级别的裙装,外加两个法宝级别的阵盘。
    四弟子夏冬雨,除了一套法宝级别的白色裙装以外,还分到了一件法宝级别的药鼎。
    当然秦澈知道,大概率到了夏冬雨手中会变成毒鼎。
    五弟子黎夏,同样分到了一套法宝级的裙装,另外就是一柄法宝级的飞剑。
    六弟子洛洛,除了复杂的洛丽塔裙装,同时分到了一条法宝级的鞭子。
    等充当完分宝崖的角色之后,秦澈对五个弟子,道:“亭致县的事情,远没有为师想的那么简单。
    不过既然我们已经出手,而且还卷入其中。
    所以接下来我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我们打包滚蛋,第二个我们高调行事。
    第一个我不想选,所以我选第二个。”
    洛洛不解的问道:“希傅,为什么要高调啊?”
    秦澈耐心解释道:“因为不高调的话,接下来的麻烦会源源不断。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打了老的,来了老祖,打了老祖,来了远祖,祖祖祖祖无穷尽也。”
    洛洛歪着头思考了一下,道:“可是希傅,就算我们高调,可能也挡不住他们一直来啊。”
    秦澈摇摇头,道:“挡不住是挡不住,但是他们不会挨着来。可能我们打了小的,就直接来了老祖,可以略过中间部分。
    这要是个小说的话,我们就可以略过几十章。”
    洛洛不依不饶的追问:“那万一来了老祖,我们打不过呢?”
    “那你想没想过,万一他们没有老祖呢。”
    洛洛点点头,道:“也对哦。他们万一压根没有老祖呢。还是希傅想的周全。”
    之前苟那是大家相安无事,没必要高调。可是现在环境变了,你继续苟,只能会让人认为你可以随意拿捏。
    而且在秦澈看来,现在的高调,是为了更加低调的苟。
    这个时候,能唬住一阵是一阵,到时候就算真的被迫搬家,那自己也签到了许久,带着一堆东西走,总比两手空空的走强。
    这么复杂的事情,二弟子和四弟子,是绝对不会费力思考,师傅给什么她们要什么就好。
    等以后自己强大了,就跟大师姐一样,去替师傅找天材地宝,孝敬师傅就好。
    洛洛倒是想要想这种事情,可是脑子有坑实在不适合想这些东西。
    只有黎夏,大概明白秦澈的用意。
    其实黎夏,还是不够完全明白秦澈的用意。
    秦澈真正需要的是时间。
    秦澈现在是真的觉得,自己穿越过来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要是穿越过来个十年二十年,直接上来坐下六个道门一品徒弟,那绝对横着走。
    只是现在穿越三年,满打满算一千多天,看上去很多,实际上也就签到一千多次。
    六个徒弟一分,平均每个人分配的签到物品,还不到两百。
    再加上天赋和路线的问题,也就只能现在这种结构。
    其实如果秦澈全力用签到供一个人,比如自己的大弟子,不说一品、二品,但是至少三品跑不了。
    三品虽然不能在横着走,但是谈笑间一个宗门灰飞烟灭,还是可以做到的。
    只是大弟子就不是那种吃独食的人,所以五品之后她就离开了明月阁。
    “希傅,希傅,我还有一个问题。”洛洛换上了自己漂亮的新裙子,叽叽喳喳的说道。
    秦澈点点头,示意洛洛可以问。
    “希傅,这些法宝,你之前不拿出来给我们,是不是担心我们拿了法宝跑路?”
    洛洛这个问题,还真的是直指人心。
    不过秦澈倒是未见任何情绪波动:“我之前不拿出来,是不想让这些外物,影响了你们的心境,以至于影响你们的修行。
    现在为师把法宝交给你们祭练,是觉得你们的心境已经到了,足以掌握这些法宝的时候了。“
    顿了一下,秦澈对洛洛道:“从你刚刚的问题,为师倒是觉得,你这心境还是欠缺磨砺。”
    洛洛:(╥╯^╰╥)
    秦澈当然不是担心她们卷走自己的法宝,反正这是签到来的,又不是自己炼制的。
    试想一下,三年前秦澈这个孤儿,穿越到了另外一个孤儿身上。
    然后这个还是一个女性宗门,获得的签到系统还是一个女版的。
    面对着天天要毒害自己的四弟子,要把自己变成姐妹的五弟子,一提到谁是姐姐就要打生打死的二弟子,以及当时都不怎么搭理自己的大弟子。
    秦澈当时可是真的高度怀疑,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是被她们祸害死的。
    所以那个时候的秦澈,可一点不觉得自己是师傅,秦澈当时的感觉就是自己是个弟弟。
    也就是随着时间相处下来,秦澈发现自己的这些弟子,都非常可靠,这才一点点的开始打造她们。
    至于自己的担心和害怕,秦澈觉得这个才是人之常情。
    反倒是那些一上来,就对人掏心掏肺,恨不得给你做奴隶的桥段,秦澈觉得太扯了一些。
    同时这个也是洛洛,能够后来加入宗门的原因之一。
    收回洛洛的法宝,秦澈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把五个弟子打发走之后,秦澈也开始继续氪聚气丹,加速凝聚灵气。
    既然能修行了,秦澈当然想修行了。
    别的不说,长命百岁,青春永驻,这个总归是好的吧。
    七日之后,白岑和穆逢春,日夜不停的进入到了皇城。
    白岑自从致仕之后,已经有五年没有来过京城。
    现在再来,依然感觉还是那么的熟悉。
    进入京城之后,穆逢春在前面一边骑马,一边对白岑道:“儒家的人,此时应该已经到了明月阁了吧。”
    两个人在路上,白岑已经被穆逢春打击的体无完肤了,此时更是懒得再掩饰什么,直接点头道:“算算脚程的话,明日午时应该会去明月阁拜访了。”
    穆逢春用脚夹了马肚子一下,坐下的马瞬间提速。
    白岑见状犹豫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穆逢春看着一脸忧思的白岑,道:“白舍长不用担心,虽然我会禀报一切,但是白舍长绝无性命之忧。白舍长乃是儒家功臣,我们绝不会杀白舍长。”
    白岑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
    如果是能死,白岑觉得还不错。
    可是现在连死都死不了,那等待他的会是什么呢。
    想了一下,穆逢春觉得自己还有必要,给白岑交代一些东西,于是对白岑多说了一句:“等下到了督天院,我就要即刻返回明月阁了,白舍长会交给我的同僚,白舍长只需配合就好,督天院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
    不是龙潭虎穴,白岑相信,可是从来没有人规定,只有龙潭虎穴危险。
    但是白岑觉得,死之前,自己还是要四个明白:“穆大人可否为本官解惑,为何穆大人这么快就要再次返回明月阁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