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三人行,必有我师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穆逢春一边骑马,一边在前面,回答了白岑的问题:“因为儒家开出的条件,秦澈不会答应。这个时候,我在拿出我们的条件,他就比较容易接受了。”
    白岑不解反问道:“你为何确定,秦澈不会接受我们的条件呢?”
    穆逢春回头看了一眼,这一路被自己打击的脑子都不怎么会转圈的白岑:“我曾经跟你们是一路人。”
    白岑:⊙﹏⊙|||
    的确白岑都被打击的麻木了,都忘记了穆逢春曾经是六品山河境儒家高手。
    最了解儒家的,那一定是儒生。
    白岑现在除了苦涩,就只有苦涩。
    因为他发现了,从头到尾,他就只是一个可怜的工具人。
    他以为他提前看了三步,结果对手提前看到了结局。
    从一开始选择自己,就已经提前算计好了一切。
    白岑现在觉得,这督天院绝对不是闹着玩的,它真的是有很多点东西。
    白岑被带到督天院之后,穆逢春直接把他交给了其他人。
    穆逢春穿过门廊,一路走到了督天院的最深处,一个种着桃树的庭院当中。
    桃花院里面唯一的房间,门是敞开着的,门上挂着轻纱,朦朦胧胧的可以看到里面有人,正在翻着一卷佛经。
    “院长,穆逢春复命。”穆逢春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屋。
    “去领卷宗吧。”房间里面传出了一道空谷幽兰的女声。
    穆逢春颔首领命。
    “那个秦澈是什么修为?”里面的女主人,忽然开口问道。
    “四品。”穆逢春毫不犹豫回答道。
    里面的女主人,沉默了片刻,才开口:“道门果然底蕴悠长,卧虎藏龙。一个小小的明月阁,都藏有一个四品高手。”
    感慨了两句,女主人再次问道:“你和他比如何?”
    穆逢春思考一下,回答道:“不知。”
    女主人没再纠结这个问题,而是转而道:“你说我将道门卷入进来,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穆逢春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照直说道:“现在并不是我们想要把道门卷入,而是此案只有他能破。”
    女主人听了穆逢春的话,轻笑一声:“你说的对,是我想多了。如果度不过这一次危机,何谈以后。你去取卷宗吧。”
    穆逢春这边暂且不表,秦澈那边,在第二天,倒是真的迎来了儒家前来拜访的客人。
    来人秦澈是可以确定的,只是来的什么人,秦澈不能确定。
    负责迎客的还是黎夏。
    换上一身法宝的黎夏,真的是非常的唬人。
    儒家来的人,看着浑身上下,皆是法宝的黎夏,心中当真是震撼。
    法宝对于任何修行者来说,那吸引力都是无比的巨大。
    就拿他来说,他可是四品儒生,可是却连一件法宝都没有。
    当然他虽然震撼,却并没有什么贪念。
    不是他品行端正,而是法宝一旦认主之后,被剥夺之后就废了。
    就算没废,那也不是法宝了。
    所以夺来毫无意义。
    黎夏带着人,进入到正堂当中。
    因为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一些前因后果,再加上见识到了黎夏的一身法宝套装,所以这位四品儒家高手,对秦澈还是很客气。
    “学生,张宏山见过秦掌门。”张宏山拱手说道。
    张宏山自称学生,那可不是认为秦澈是老师。
    在儒家的体系中,只要走上了正统儒家的路子,那就都是圣人弟子。
    说白了,见面直接自称学生,就是告诉你:
    我真是儒家弟子,我后头有人,对我客气点。
    谁要是敢因为这个沾沾自喜,那纯粹是找死。
    秦澈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前辈请坐。”
    张宏山看这年龄,当秦澈爷爷都显老,叫一声前辈不吃亏。
    两个人落座之后,秦澈率先开口问道:“前辈,来我明月阁所为何事?”
    张宏山倒是非常坦诚:“我这一次是奉命前来,想要求取秦掌门破案之法?”
    就为这事,
    这个对秦澈就不是个事。
    破案之法,给你就是。
    因为早就料到会有再来求,所以秦澈是准备了很多份,谁来给谁。
    一个破案之法,秦澈才不在乎。
    要是有人能帮自己分担这事,秦澈求之不得。
    张宏山倒是没想到,秦澈这么痛快就给了自己。
    秦澈一边让黎夏去取,一边吹捧:“我知道,儒家修行者,最具智慧,最有文化。把这方法交给儒家,我相信一定可以发扬光大,还天下一个浩然正气。”
    张宏山都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而且秦掌门说话这么好听。
    黎夏把东西取来之后,张宏山当即打开观看。
    可是张宏山看过之后,感觉秦澈,刚刚好像在羞辱他。
    因为他发现,自己连这上面的符号,都认不全。
    看张宏山的表情,秦澈就知道,他应该是被那些符号难住了。
    “前辈,这上面有些符号是我自创,我给你讲一下这些符号的意思……”
    秦澈讲的很详细,可是张宏山发现,秦澈说的每个字他都听的清楚,但是连起来什么意思,他却完全不明白。
    张宏山的此时的感觉,就跟普通人看到:
    非对角长程序、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称不守恒,
    的感觉一样。
    这些文字我都懂,可是你问我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我识字。
    听完了一大圈下来,张宏山有一种,自己学问学的不到家,愧对文圣的感觉。
    “学生真是惭愧,秦掌门,说的我并不甚理解。”张宏山非常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无知。
    儒家就这点好,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张宏山没听懂秦澈还是挺失望的,不过表面上还是没表现出来什么:“前辈不懂没关系,前辈可以带回去慢慢研究,多找几个人一起研究。三人行,必有我师不是吗。”
    三人行,必有我师!
    张宏山显然没抓住秦澈要表达的终点,但是他却发现了一句,可以记录到儒家典籍中的一句名言。
    同时越是咂摸,张宏山越觉得受益匪浅,连带着自己的文气都跟着上涨了许多。
    看着浑身发光,文气环绕,变化各种形状的张宏山,秦澈很是羡慕。
    “好一句,三人行必有我师。学生,受教了。”把这一句的文气消耗光,张宏山起身,恭敬无比的说道。
    这一次的学生,就不是自谦了,他是真的认可秦澈是他的一句之师。
    呵呵,原来喜欢这口。
    那老子有的是啊,谁年轻的时候,还没背过论语呢。
    照着速度发展,我能在儒家发展出不少弟子来。
    秦澈知道以后,该怎么对付儒家的人了。
    “学生,此次除了希望可以获得破案之法,还有一事想要与秦掌门商量。”因为做了张宏山的一句之师,所以张宏山对秦澈说话越发恭敬。
    只是他显然没有因为这个,就放弃自己的任务。
    就在秦澈思考以后如何忽悠儒家之人的时候,张宏山的话又把秦澈拉了回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