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天空是蔚蓝色,窗外有千纸鹤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穆逢春听到秦澈的话,脸上的表情定了定。
    过了大概两秒,穆逢春才解释:“我以为秦掌门,不在乎这个。
    毕竟道门,在各大体系当中,本就是被打压的存在。
    道门并没有圣地,同时与各大圣地之间关系又并不和睦。
    明月阁想要晋升成为宗,基本没有可能。
    相反如果明月阁与督天院合作,哪怕最后督天院失败。
    明月阁依然,可以拥有宗门的待遇。
    假使有一日,明月阁想要退出,督天院也不会阻拦。”
    等穆逢春一口气说完,秦澈才道:“我不在乎。”
    穆逢春听到秦澈的话,微微一愣,连忙继续解释:“秦掌门,此事你最好还是慎重考虑。
    与督天院合作,对明月阁,当真是有百利。”
    秦澈知道穆逢春是误会了自己,解释道:“我是说你刚刚说的与天下为敌,我不在乎。”
    穆逢春觉得自己,也算是一个有文化的人,毕竟读书二十载,可是跟秦澈聊天,他感觉自己有点跟不上节奏。
    难道学武,真的伤脑子。穆逢春第一次,对自己武夫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秦澈正了正神色,朗声道:“你说的那些,与我来说,都是浮云,我的座右铭一直都是海晏河清。”
    穆逢春看着秦澈,一脸正义,可是就是信不起来,不过秦澈这么说了,穆逢春也只能符合道:“海晏河清,也是我们的目标。”
    得到来自官方的认可,秦澈继续提问:“穆大人,我问一下,如果我今日不答应与督天院合作,督天院下一步准备怎么做呢?”
    这个问题,并没有让穆逢春慌乱,这个问题,穆逢春来之前就已经想过。
    “如果秦掌门拒绝与督天院合作,督天院依然会邀请秦掌门帮忙侦破旱魃案。”
    秦澈从穆逢春的话语中,闻到了银子的味道:“是付费请我破案吗?”
    穆逢春点点头:“是的。督天院打算付费,请秦掌门侦破此案。”
    “督天院准备付多少钱呢?”
    “与亭致县悬赏一样,破一案500两。”
    秦澈点点头,然后身体往后坐了坐,一本正经的道:“那这样吧,我先拒绝你,我们先破案。破案之后,我们再商量合作的事情。”
    穆逢春:……
    穆逢春错愕了片刻,解释道:“即使秦掌门同意合作,协助破案,依然按照这个价格付费。”
    秦澈心中吐槽了一下,继续秉着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你的原则:“最后一个问题,与督天院合作,我做事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穆逢春想了一下,比较委婉的,道:“只要不与督天院宗旨违背,应该都无问题。”
    秦澈想了一下,说道:“就是不造反,不扒人家祖坟,都可以呗。”
    穆逢春沉吟一下,点了点头。
    就在穆逢春点头的时候,洛洛追着一只白色的千纸鹤,从外面飞了进来。
    千纸鹤落在秦澈手上,洛洛看了一眼秦澈,见秦澈好像不拒绝,也直接抢了过来先看。
    “好漂亮的传信符。”
    穆逢春看着洛洛手中的千纸鹤也赞赏了一句。
    这个世界可没有千纸鹤,这是秦澈的独立自主的独家发明。
    一发明出来,就得到了六个徒弟的一致好评。
    就连小黎夏都必须承认,这个秦澈独立自主发明出来的千纸鹤,真的又精致又好看。
    “希傅、希傅,这是二师姐传来的信息。”洛洛看了一眼对秦澈说道。
    “说了什么?”秦澈淡定问道。
    洛洛扫了一眼千纸鹤上的内容,对秦澈道:“希傅,二师姐说,她发现了一个皇室的陵墓。觉得里面可能有能帮助到希傅的宝贝,她说阵法她可破,但是觉得阴气不应该浪费,让我过去呢。”
    洛洛说的非常开心,可是秦澈和穆逢春的表情,却在渐渐的石化。
    刚刚还在说,不扒人家祖坟的事情。
    然后自己的二弟子,就找到了一个皇室的陵墓,然后还打算去盗一把。
    而且连里面的阴气,都不打算浪费。
    秦澈默默的拿出了护山大阵的阵钥,在想着接下来自己是不是该杀人灭口了。
    穆逢春此时也感觉心跳加快。
    秦澈一边催动阵钥,一边识图往回圆一圆:“我们这里,哪有什么皇室的陵墓。皇室的陵墓,都对京城的陵园。我没准许她们两个去京城。”
    说完洛洛,秦澈不动声色的对黎夏,道:“去冬雨那里,给穆大人取些今年的新茶,没看到穆大人的茶碗都空了吗?”
    接在秦澈说话的功夫,又是一只千纸鹤,在蔚蓝的天空中飞了进来。
    洛洛一把抓住,直接打开来看:“希傅你说的对啊,二师姐说这是前朝的皇室陵墓。让我再去找四师姐,要几颗针对前朝常用毒药的解毒丹。”
    “前朝的啊。”秦澈听到这话,手上的动作放松了下来。
    穆逢春也狠狠的呼了口气。
    “你去找你四师姐要解毒丹吧,路上小心一点,不要惹祸。”秦澈笑着叮嘱洛洛。
    洛洛美美哒答应了一声:“希傅,我去找冬雨师姐了。”
    冬雨,
    是四师姐。
    所以,
    冬雨的新茶……
    穆逢春感觉自己的脊背更凉了,冷风嗖嗖的。
    一般能做解毒丹的人,必然也擅长制毒。
    秦澈看着穆逢春比之前更白了一些的脸,笑呵呵的道:“穆大人,咱们继续。既然穆大人和督天院如此有诚意。那我们就先达成一个合作的意向吧。具体的一些内容,我们可以再商量,现在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大人破案,大人带卷宗来了吗?”
    听到秦澈,终于同意合作,穆逢春真的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惊喜感觉。
    本来穆逢春再来找秦澈,是很有把握的,结果这个过程,还真的是一波三折。
    自己都差一点,死在秦澈这里。
    不过现在总算是,敲定了合作的意向,算是解决了第一步,接下来就是旱魃案。
    这个案子,不能拖延。
    现在已经是七月,再有两月,就到秋收之期。
    如果临到秋收之期前出问题的话,那大夏的问题,可能就严重了。
    如果敌人,再在冬天做些文章,大夏的国运可能就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穆逢春连忙把卷宗拿出来,交给秦澈来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