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请柬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案件的卷宗,比秦澈想象中的要多的多。
    穆逢春一共带来了有一人多高的卷宗。
    看了一眼卷宗,秦澈就看向了,穆逢春手中的那个小口袋。
    这一人多高的卷宗,就是从穆逢春手上的口袋拿出来的。
    这是储物法宝。
    储物法宝,在法宝中,属于独一类的存在。
    作用单一,价格很高,炼制困难,装逼利器。
    储物法宝只能用来储物,而且一般空间都非常有限,即不能功也不能防。
    但炼制储物法宝,对材质要求极高,比一般的法宝炼制要求高的多。
    而且炼制起来还非常困难,失败概率非常的高。
    所以基本上,储物类法宝,除非真正需要,否则等同于装逼利器。
    在这个世界,到勾栏、青楼、教坊司等绿色场所,把储物法宝一拍,就跟后世在酒吧,把法拉利牌的车钥匙火机,拍在酒吧的桌子上一样。
    “这是督天院各处负责人的标配,等完成入职手续之后,我可以负责帮秦掌门申请一个。”穆逢春看秦澈看向自己的储物袋解释道。
    穆逢春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当中,多少带了一点骄傲。
    有储物法宝,就跟秦澈来的那个时代,有一辆百万级豪车的感觉一样。
    秦澈想了一下,放弃了一个装逼的机会:“有劳,穆大人了。”
    储物法宝,秦澈这三年不是没签到出来。
    不过都分给了自己弟子,他手上倒是还有几样。
    可是秦澈实在不好意思拿出来。
    比如绣着一对鸳鸯大红色的香囊,有着一个半透明若隐若现款式精致的的肚兜,带凤凰的头簪,花样复杂的项链。
    秦澈要是把这些东西,挂满全身,逼倒是装了,可是以后还怎么跟穆逢春相处呢,万一他对自己有什么想法怎么办。
    “希傅,希傅,四师姐说东西有点多,让我来找你要一个储物法宝。”洛洛飘了过来,对秦澈兴奋的说道。
    秦澈看洛洛,真的是倍感可爱。
    本来都准备把那个逼忍下了,结果洛洛必须不让自己憋屈。
    秦澈一抬手,十几件样式精美的储物法宝,出现在洛洛的面前,让洛洛随便挑选。
    穆逢春看到这一幕,表情渐渐消失。
    这种感觉,就好像,我炫耀着我的法拉利,你在炫耀着你停满了世界名车的地下车库。
    洛洛选择了一个好看的头簪。
    “就几个解毒丹,有什么装不下的,非让你过来找我要储物法宝。”秦澈把其他的收起来,对洛洛问道。
    洛洛解释,道:“四师姐说,前朝常用的解毒丹虽然好用。
    但是毒瘴在古墓中发酵,可能已经发生了变异。
    最有效的办法,还是以毒攻毒比较好。
    用四师姐的毒,去进攻古墓中的毒,然后再用四师配置的其它毒,去解攻击古墓的毒。
    这样以毒攻毒,不仅仅可以成功解毒,还能防止服用解毒丹的副作用。”
    这解决的办法,果然非常夏冬雨。
    可是服用解毒丹能有什么副作用。
    副作用是气色更好,还是太甜容易得糖尿病?
    秦澈听了洛洛的解释,非常严肃的对洛洛说道:“告诉冬雨,让她就给你带解毒丹,不许她胡来。”
    “好哒,希傅,我这就去。”
    等洛洛飘走之后,穆逢春为了缓解,刚刚自己炫耀的尴尬,尴尬的说道:“秦掌门的四弟子对毒道研究颇深啊。”
    秦澈谦虚的说道:“穆大人谬赞了,一个小丫头胡乱研究的而已。这丫头就爱胡来,她研究的很多毒,她自己都没解药。我哪敢让她,胡乱给其他弟子服用。”
    穆逢春听到秦澈这话,忽然感觉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不过没等穆逢春想通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就听到秦澈道:“穆大人,这些卷宗太多,我全部看完可能需要一些时日。另外我还需要一份,皇朝精准的地图以及卷宗中所设所有地方的地图。”
    穆逢春听到秦澈的话,并没有立刻表达,反而是犹豫了一下。
    看到穆逢春的反应,秦澈不由得轻声询问:“穆大人,有困难吗?”
    穆逢春思索了一下,还是照直对秦澈道:“各个地方的地图没有问题。但是大夏皇朝的完整地图,这个可能有些问题。”
    听到这个反应,秦澈才恍然。
    这里不是现代,首先且不说没有卫星导航,不能绘制那么精准的地图。其次就算真的有,这个也当属战略物资。
    地图可没那么容易复制,而且这玩意只有皇家有原版。民间没有售卖全国地图的,而且要命的是一旦发现了,很有可能按照谋反,直接送你一个全家桶。
    “穆大人不需要多详细,也不需要原版,大致标出方位就行。”秦澈补充说道。
    穆逢春听了这个,倒是点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是没有太大问题。”
    事情都已经商定,穆逢春也提出了告辞。
    关键是继续留在这里,穆逢春实在觉得有生命危险。
    穆逢春跟秦澈约定好,两天之后会带着地图等回来,然后又跟秦澈讨了一碗酒,这才离开明月阁。
    “临走又要一碗,难道他是想要屁股疼。”秦澈摇摇头腹诽了一句,也开始研究起这些卷宗。
    既然已经不能独善其身,那就只能高调向前。
    等黎夏再次回来的时候,没带人回来,但是手中却多了一份请柬。
    黎夏一边把请柬交给秦澈,一边对秦澈说道:“亭致县的新任县令,邀请师傅你今晚赴宴,同时还邀请了另外五家门派的掌门。”
    秦澈没接请柬,而是对黎夏道:“你替我去就行,记得把你昨天选的法宝,都穿戴整齐再去。”
    虽然不是强者,但是秦澈却是有一个强者的心态。
    何况自己明月阁,马上就要享受明月宗的待遇了。
    宗门的供奉,都是来自州府,跟他们以后就没啥关系了。
    再者说自己现在与督天院合作,官职上怎么也得从六品吧,比县令高多了。
    那有上官去见下官的道理。
    黎夏自然明白秦澈的意思,不过这是师傅之命,她只能捏着鼻子答应,去帮自己的师傅装这个逼。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