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赴(敷)宴(衍)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黎夏代秦澈去赴宴,大弟子失联,二弟子摸金,四弟子面壁,六弟子摸金,秦澈看卷宗。
    不过在看的时候,秦澈开启了护山大阵。
    秦澈可不想,跟某些脑残一样,看着、看着,脑袋就没了。
    既然不想,那就得做好万全之策。
    黎夏骑着马,一路往亭致县赶。
    而此时亭致县,最大的酒楼,醉香楼的二层,已经被完全的包了下来。
    亭致县的新任县令做东,请六大门派的掌门赴宴。
    这算是他为自己接风洗尘,也算是拜山头。
    亭致县就是一个中下县,他就是一个八品县令,纯文官。
    他要是一个八品修行者,还能硬气一点。
    可惜他只是挂着一个儒生的名头,实际上连儒门的门槛都没摸到。
    县令虽然坐在主位上,不过那只是因为他花钱了而已。
    坐在他两侧的五个人,以及一个没来的人,才是主角。
    “吴监学,白舍长怎么没来?”
    一个穿着奢华锦绣紫袍,上面是金线绣着星辰,面无白须的老者,对穿着白衫的吴监学询问道。
    这一身的锦袍绝对是全场最闪亮,一身锦袍就价值百两。
    不过这个别人也羡慕不来,术士,别称炼金术士,人家直接炼金。
    穿着一身普通儒衫的吴监学,轻抿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才道:“舍长去京城了。”
    锦绣紫袍老者看吴监学不愿说实话,轻笑一声道:“那看来我只能等白舍长回来,再问问白舍长,督天院究竟是个怎样的地方。”
    吴监学听到锦绣紫袍老者的话,准备拿茶杯的手,一下子僵在了那里。
    事情已经发酵了几天,关于督天院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隐秘。
    并且在一些人的有意推波阻拦下,督天院这就算是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督天院究竟打的什么主意,督天院究竟怎么想的。
    对他们来说,都是明摆着的事情。
    皇朝更迭,圣地不倒!
    这是过往几千年的历史必然。
    这个时候推出一个督天院,而且还是由皇室资助,皇室掌控,究竟是何用意,谁能不明白。
    只是这件事情,对天下修士来说,绝对不行。
    修士和王朝现在这个状态,修士们可以接受。
    可是如果一旦皇室拥有了圣地,那就有太多,跟他们讨价还价的余地。
    到了那个时候,他们的利益,必然被削减。
    即当球员,又当裁判,这事绝对不行。
    所以督天院刚出现,就等于站在了所有修行者的对立面。
    锦绣紫袍老者,看着吴监学的动作,轻笑一声:“吴监学不必如此吃惊,督天院是我辈修士共同敌人。我辈本就应该同仇敌忾,信息互通有无才是。”
    吴监学看了一眼,偷偷擦汗的新任县令,跟着笑了一声:“的确如此,督天院倒行逆施,妄图愚弄百姓,的确是我辈修士共同敌人。”
    新任的县令,现在都不偷偷擦汗了,而是直接开始冒冷汗。
    督天院的存在,他在上任伊始,就已经知晓了。
    督天院的背景,他心中一清二楚。
    现在这两位,当着他这个朝廷命官的面,这样议论督天院,是打算杀人灭口吗。
    “那劳什子督天院,有什么不好,我就没看出来他有什么不好。”一个身材魁梧,却硬是穿着文人汗衫的壮汉,声音粗犷的说道。
    呼!
    听到还是有人,对督天院没意见,县令终于松了口气,当即县令也趁机解释:“本官也听闻了督天院的一些消息。督天院的职责,并非是倒行逆施。督天院同样是为了海晏河清而存在,之所以取名督天,是因为督天院直接督查天子行为。不让天子乱来。”
    吴监学哼了一声:“如果只是监督天子的话,御史台不能起到同样的作用吗?”
    御史台当然可以,如果御史台没被儒生掌控,说不定还真的能公正。
    新县令对这个问题,只能和稀泥:“对天子的督促,天下百姓绝不嫌多。”
    力吴监学冷哼一声,对这种和稀泥的说法,完全不接茬。
    “明月阁的秦掌门,怎么还没到。”锦绣紫袍掌门,站出来打了一个圆场。
    如果要是换做以前,这个时候,恐怕已经有人公然开怼了。
    可是现在,他们不敢。
    因为对秦澈的实力,他们现在完全摸不透。
    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秦澈其中一个弟子,现在都已经是六品元初,跟他们一个品级。
    弟子都六品,师傅能差了吗。
    所以别说让他们等这么一会,再等一会,他们也得保持着笑容,哪怕心中已经骂开了。
    锦绣紫袍老者话音落下不多时,就听到了蹬蹬蹬上楼的声音。
    片刻之后,穿着一身法宝,表情冷漠的黎夏,就出现在了二楼的雅间。
    “我师傅没空过来,让我代为过来赴宴。菜上齐了吗?”黎夏上来之后,直接开口问道。
    黎夏的话很冲,不过却没人感觉这是不尊重。
    关键是他们现在的注意力,都被黎夏一身的法宝,给吸引了。
    就连那个穿着锦绣紫袍,身家不菲的术士,看着黎夏这一身的法宝,都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
    术士,在各大修行体系当中,绝对是行走的金子。
    可是就算是他,面对黎夏,都感觉相形见绌。
    跟黎夏的一身法宝比起来,他这一身,特质的锦绣紫袍,简陋的好像是乞丐身上的褴褛破衣。
    “菜已经齐了,就等姑娘了。”东道主新任县令起身说道。
    “我都没说我来,你怎么能说就为了等我呢?你好歹也是一方父母官,怎么能如此口不对心。你这样说话,怎么能让民众取信。”
    新任县令:“……”
    “是本官说错了。”
    都认错了,黎夏自然不会揪着不放。
    看着那些站起来的各位掌门,黎夏道:“各位都是前辈,各位是觉得晚辈身份不够,不打算让晚辈坐下吗?如果是的话,劳请各位前辈,给我写份说明,我带回给我师傅,让我师傅亲自过来。”
    黎夏这是真的希望如此。
    可是在吴监学他们听来,这就是摆明不满了。
    “黎师侄请坐。”明析楼的掌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黎夏倒是没在乎这个,直接大大咧咧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黎夏坐下之后,他们也跟着坐下。
    然后他们就看着黎夏一个人开始吃。
    黎夏本就没想过跟他们说什么,关键是黎夏也没打算跟他们说什么。
    黎夏就是单纯的执行自己师傅的命令——赴(敷)宴(衍)。
    其他人坐在那儿看着黎夏吃,新任县令负责给黎夏加菜。
    其实他们是想问点什么,可是黎夏好像没打算跟他们说什么。
    一桌子菜吃完之后,黎夏起身,对众人道:“各位前辈,如果我师傅问起我有没有来的话。还请各位前辈,到时候替我做个证。我有很用心的完成师傅交代的赴宴任务。”
    “呃,好,好,好。”硬穿着汗衫的武者,想都不想就答应了下来。
    黎夏看向那个掌门,客气的道:“多谢前辈。”
    黎夏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留下了一桌子空盘子,然后还有一个个不知所措的人。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