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大道理与小道理【4300】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如果换成别人这么对他们,他们应该已经组团打上门了。
    可是黎夏这个,他们不敢。
    因为他们去了,可能都不用秦澈出手,黎夏就把他们收拾了。
    黎夏一路骑马回到明月阁,找到秦澈跟自己的师傅复命。
    “吃的好吗?”秦澈对黎夏问道。
    黎夏点点头:“挺好的。”
    秦澈压根就没问黎夏打探到什么消息,因为没必要。
    自己徒弟什么德行,秦澈还能不知道。
    她能跟那些人聊天才怪。
    秦澈拿出了一瓶丹药,扔给黎夏:“这是你替为师办事的报酬。”
    对小黎夏,秦澈自然有一套方式,让她收下自己签到得出来的丹药。
    黎夏对这样的赠与,也觉得非常坦然。
    劳动所得。
    “又是洗髓丹,师傅,我的天赋已经很好了。”拿到丹药,黎夏抱怨了一句。
    “有你大师姐好吗?”秦澈反问道。
    提到这个,黎夏被噎了一下,不过还是不服气的道:“可是洗髓丹对天赋的提升也非常有限。”
    “那是你吃的还不够多,想吃的话,师傅这里有的是。”
    洗髓丹,秦澈的确签到出了有上百瓶。
    虽然自己不能用吧,但是自己可可爱爱的徒弟们可以用。
    洗髓丹对天赋提升的确有限,可是吃的多了,照样质变到量变。
    否则的话,小小的明月阁,有一个妖孽大师姐,已经不可思议了。
    再加上二弟子、四弟子、六弟子,这是明月阁又不是明月圣地。
    自己这些个弟子,少的到现在都已经吃了有几十瓶的洗髓丹。
    一瓶洗髓丹价值至少3000两,所以说秦澈的这些个弟子是万金之躯,那真的一点都不夸张。
    不劳动,不要丹药,这是黎夏给自己的底线。
    秦澈也没难为黎夏,而是对黎夏道:“你去帮我,把大夏皇朝和周边势力,以及各大圣地的资料收集一下。”
    黎夏听了秦澈的话,站在原地没动。
    秦澈抬头看了一眼黎夏:“不理解我选择跟督天院合作的原因?”
    黎夏点了点头。
    这个问题,黎夏已经憋了很久了。
    因为秦澈选择跟督天院合作,这个跟黎夏心中的理念相左。
    能忍这么久,已经很不容易,她现在真的忍不了了。
    秦澈放下了手中的卷宗,对黎夏问道:“先说说你的看法?”
    黎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方才开口道:“督天院的目的,一定是要成为圣地,这个不会变。
    只是他是想要成为一个被皇室控制的圣地,这样一来,他就可以保证自己的统治万万年,可是这不是一个好事。
    师傅我觉得你这样做,是助纣为虐,是倒行逆施。”
    秦澈听了黎夏的话,倒是没恼火,而是笑了起来:“听儒生说的吧?”
    黎夏点了点头,没有否定。
    事实上这个,她的确是听吴监学说的。
    秦澈笑了一声:“皇朝更迭,圣地不倒。这句话我今天刚知道,而且据说传了几千年。
    传了几千年,就觉一定对吗?
    且不说皇朝那边也是人,人家为自己的利益争取,这个事情没错。
    就说这句话本身,圣地把自己的地位,等于摆在了太上皇的位置。
    他们所做的事情,跟皇朝想要拥有一个自己的圣地,这个有什么区别吗?”
    黎夏听了秦澈的话,虽然觉得有些道理,不过她还是觉得秦澈这话还是有些过于替皇室说话。
    秦澈知道,黎夏现在一定不服气,于是继续道:“你是不是觉得圣地是心怀天下,是为天下万民谋福祉,在皇朝腐朽的时候,推动皇朝更迭?”
    “是。”黎夏非常肯定的回答道。
    “我们换一个思路,你可以设想一下,如果圣地不需要皇朝供养的话,圣地会在乎皇朝腐朽不腐朽吗?”
    黎夏的眉头稍稍皱的深了一些,因为这个假设,实在直指灵魂。
    如果圣地真的无需皇朝供养,那圣地真的还会管皇朝吗?
    黎夏觉得,可能不会。
    不过黎夏还是觉得自己师傅有点诡辩,因为自己师傅的这个假设,并不存在。
    “行,那我们就不说假设。我们就说现在的情况。
    圣地因为需要万民供养,所以圣地会关心万民福祉,所以他们会关心皇朝是否腐朽。
    但归根结底,他们考虑的还是自己是否可以延续下去。
    同样我们又怎么能判断,皇朝想要弄一个新的圣地出来,就不是为民谋利呢?他们又不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延续下去呢?
    至少我们目前来看,皇朝做的好像比圣地更好。
    皇朝给民降低的税赋,可是圣地却丝毫没有减少他们供奉的意思。”
    不等黎夏说话,秦澈就继续道:“上面给你讲的是大道理,现在给你讲讲我的小道理。”
    黎夏不说话,等着秦澈继续说。
    “我的道理很简单,我吃了谁的饭,拿了谁的供奉,我就为谁负责。”
    秦澈说的这个小道理,黎夏非常赞同,这跟她的理念完全吻合,可是她依然不明白秦澈为何要加入督天院。
    “因为局面已经很清楚,在你们没成长起来,为师必须要选择一方合作。
    四大圣地,显然不是好的合作对象,因为他们天然抗拒道门。
    督天院,可能也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对象,可是相比四大圣地,它更适合我们。
    而且我们是合作关系,这就代表了我们,没必要一定去遵守督天院的命令。”
    小黎夏这下子,终于明白了师傅的目的了。
    “师傅,我去给你收集资料。”
    秦澈点点头,扔给黎夏一瓶升灵丹:“这是提前给你的报酬。”
    升灵丹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对气海扩容。
    想要腾云,就要拥有足够多的灵气才行。
    而足够多的灵气,就要拥有足够大的气海。
    正常的方法,需要时间积累。
    升灵丹相当于一个捷径。
    只是这个捷径,不是所有人都能走。
    因为越是适用品级高的丹药,就越是珍贵。
    升灵丹一瓶的价格与洗髓丹相差无异,而且有价无市。
    可是秦澈这里,多的很。
    有的时候秦澈自己都想,自己如果是女儿身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是道门一品了。
    如果真的是一品,秦澈才不苟着呢。
    花花世界他不够花吗?
    ……
    穆逢春拿着从秦澈这里得来的酒,重新回到了督天院。
    穆逢春再次到了桃花院当中。
    “院长我想要复制一份大夏地图的简图。”穆逢春做事非常干脆,并不会兜兜转转。
    “秦澈要的吗?”院长依然还在读书,不过换成了术士典籍。
    穆逢春,道:“是的。”
    “他同意加入督天院了?”院长继续问道。
    穆逢春,道:“他同意与我们合作了。”
    “合作吗?”院长翻书的手顿了一下,不过还是翻了过去。
    “合作也不错。毕竟是我们现在有求于他。这一次的旱魃案,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如果督天院这第一步棋就没走好的话,那可能就真的没有什么以后了。”
    穆逢春沉默了一下,对院长道:“我相信秦澈能帮到我们。”
    院长扭头隔着轻纱看了一眼穆逢春,过了片刻才开口,道:“带着我的令玉,去兵部把最新一版的地图带给他。”
    穆逢春用手抓住了院长的令玉,道:“兵部未必肯。”
    院长随手翻了一页:“不肯就把这案子丢给兵部,让他们去破。”
    这做法其实很无赖,不过对于屋子里面的那一位来说,她不觉得有什么。
    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君子,她也不承认自己是什么君子。
    她一直都说,圣人言: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她一直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小女子。
    穆逢春把令玉收下,然后拿出了从秦澈那里讨来的一碗酒:“院长,属下带来了一碗酒,请院长品评。”
    听到穆逢春这话,里面的人,倒是来了兴致:“穆逢春竟然给我送礼,这还真是稀罕事,快送过来我尝尝。”
    有女官出来,穆逢春把酒奉上。
    女官把酒带到房中,接着就听到了酒水落入玉碗的声音,非常的清脆、欢愉。
    “哈,好烈的酒!”
    一阵的滋滋哈哈之声后,院长不悦的道:“穆逢春你是故意害我,想让我出丑吗?”
    穆逢春躬身,道:“属下不敢。”
    院长本来也不是真的想要责怪穆逢春,她只是不高兴而已。
    “那你带这酒来给我干什么?”院长询问道。
    穆逢春,道:“院长,这是秦澈自己酿的酒。属下自认是一个喝遍了美酒的人。
    可是这么烈的酒,属下真的第一次喝。
    属下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男人当喝的酒,现在酒肆中的那些,与它相比与水无异。”
    “穆逢春,你就这么不希望本宫当这个院长吗?”屋子里面,院长带了三分真火气的说道。
    穆逢春连忙躬身:“院长,属下没有这个意思。属下只是就事论事,而且我想院长,已经明白属下的意思了。”
    屋子里面的院长哼了一声:“你是想告诉本宫,这酒如果全国推广的话,必然风靡。朝廷可以借此设立酒税,这样就可以缓解国库空虚了是吗?”
    “院长,英明。”
    接着穆逢春,就把自己在路上的算计,与院长说了一番:“属下在回来的时候,心中有过一番算计。现在虽然朝廷也收酒税,但是地方同样有之,而且更重。
    这样的税赋重复,与民无益。
    只是行之太久,并非一时可以扫除沉疴。
    但是现在这个新酒,给了我们机会。
    我们完全可以凭借这个机会,重新梳理酒税。
    这样一来的话,朝廷一年可得白银150万两以上。”
    院长听完了穆逢春的这一番算计,都表示出了惊讶:“可以这么多的吗?这几乎相当于现在国库收入的两成了。”
    穆逢春点头:“这只是属下的保守计算,实际的话应该更多。毕竟现在的酒税,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黑幕。如此不仅仅国库收入增长,同时还能找到机会重置税赋。”
    院长听完穆逢春的话,感慨道:“你没能当官,真是大夏损失。如果由你执掌户部,大夏不止于此。”
    穆逢春显然已经放下了这个心结,非常利落的道:“我觉得现在更好。”
    “为何?”
    穆逢春,道:“现在如果户部尚书,不按我说的做,我可以杀他。”
    院长笑着说道:“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像是一个武夫,多过一个儒生了。”
    穆逢春没接茬,而是转而道:“院长如果没有其他事情,属下就去兵部了。”
    “去吧。”
    ……
    穆逢春在离开之后的第三日,就再次回到了明月阁。
    看着穆逢春带来绘制如此精细的军事地图,秦澈倒是惊讶了一下。
    “秦掌门,我们院长相信你能破案,所以让我带原版地图来。”穆逢春并没有替自己的功劳,而是直接把这个直接推给了督天院的院长。
    可是秦澈同样是一个心思通透的人,这种事情,秦澈还看得透。
    他都没见过那个院长,院长也没见过他。
    说什么神交已久,那就是扯淡。
    所以这件事情,还是穆逢春在出力。
    几次与穆逢春接触下来,秦澈看的出穆逢春是一个有抱负的人。
    不过他的抱负,并不是更高的官位、爵位,更厚的俸禄。
    他的抱负,真的是海晏河清。
    这种人在乱世可以得到重用,可是在这样一个盛世,至少表明上看的盛世,很难得到重用。
    世道已经非常好,你还想着去改革,有人相信你才怪。
    再加上你还不屑于,与那些利益集团和光同尘,别说读二十年书,读五十年也没用。
    但是对这样的人,秦澈还是敬佩的。
    只是出于私人感情的敬佩,在门派利益上,秦澈打算跟这种人保持距离。
    进入督天院已经很孤僻了,再跟这种人交往太深,秦澈担心自己会自闭。
    卷宗秦澈已经看过了一遍,心中已经大体有数。
    秦澈说地名,穆逢春在地图上,把那个地名标注上。
    两个人就这样的配合,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所有卷宗上面提到的地名,全部都被标注到了地图上。
    目前上报的地名,一共有三十五处。
    时间是从一年前,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根据汇报上来的死亡人数,现在已经超过三千人。
    到目前为止,除了秦澈所在的亭致县以外,就有一处叫九亭的地方,在九个月前,歪打正着破获了一起。
    剩下的三十三处,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破案。
    穆逢春在秦澈,盯着那副大地图的时候,把各处具体的犯案也按照秦澈刚刚说的给,标注到了各个地方的小地图上。
    “不用标了,那些小的没有意义。”秦澈对标注了一副小地图的穆逢春说道。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