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脏【4000】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作为一个读了二十几年书,然后练武还没把脑子炼坏的人,穆逢春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和动手能力都很可以。
    结果他刚想表现一下,就被老师否定了。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找了一个漂亮小姐姐,刚要进屋才告诉你,我们只能硬刚。
    一下子,穆逢春好不容易激荡起来的学习热情,就被压抑了。
    “秦掌门,我们不是要以点代面吗?”穆逢春不理解的问道。
    秦澈一边盯着原版的地图,一边在纸上写写画画。
    “卷宗我看过了,只有亭致县的这个,因为情况特殊,所以有迹可循。
    其余地方发生的,完全是随机,且毫无征兆。
    属于随心所欲的作案方式。
    想要破那些小案子,即费力又大概率没结果。
    既然对方的目的,是为了动摇国本,直接在大地图上看看,还能找到一些线索。”
    秦澈说出动摇国本,这几个字,穆逢春一点都不意外。
    能破亭致县案子的人,会是没脑子的人。
    穆逢春没再继续做那些徒劳功,而是站在秦澈后面,看秦澈的推理。
    前世作为网络小说作者的秦澈,在前世他懂的那些东西,可能只算是皮毛。
    但是在这里,那就是一门绝对高深的学问。
    而且很多东西,在前世秦澈是没实操的机会。
    可是在这里,实操起来之后,秦澈感觉自己上辈子一直扑街是有原因的。
    自己根本就不适合写,自己就适合实操。
    那丝滑的顺畅干,秦澈写小说的时候,从来没体验过。
    再加上一颗,被灵气滋养的大脑,简直是绝配。
    穆逢春在后面看着,虽然看不懂,
    但是硬看吧,还莫名的有了一些感觉。
    “穆大人,看明白点没?”秦澈放下了笔,突然对穆逢春问道。
    穆逢春摇摇头,道:“没看懂。”
    秦澈点了点头:“那穆大人你能不挡光吗?你是准备你看不懂,也不让我看见是吗?”
    穆逢春因为一直站在身侧,直接挡住了灯笼,而且因为头越来越低,秦澈前面直接是一大片的阴影。
    秦澈现在觉得吧,自己上一世那么多孩子近视,可能就是因为父母一直站在头顶上监视写作业,完全看不到光所以才近视的。
    穆逢春不好意思的躲开了灯笼,站到了另外一侧,继续看着。
    “师傅,休息一下,喝点茶吧。”黎夏端来了一杯茶,恭敬的对秦澈说道。
    “给穆大人吧,为师不渴。”秦澈非常随意的说道。
    穆逢春,现在对明月阁的茶,已经有阴影了,所以立刻表示:“我也不渴。”
    “那放哪儿吧,等穆大人渴了栽喝。”秦澈对黎夏吩咐道。
    穆逢春看着那精致的茶碗,心中却是下了决定,就算自己渴死也不会喝明月阁的茶。
    秦澈又写写算算了很久,然后把毛笔一丢:“真相只有一个。”
    这种梗穆逢春肯定接不上,不过他听到这话,还是立刻凑了上去。
    “秦掌门真相是什么?”穆逢春迫切的问道。
    秦澈用手在地图上,指了一下京城的位置:“他们的目标是京城。”
    穆逢春听了秦澈的话,愣了有几秒,思索了好一会,实在没想通,这才对秦澈问道:“秦掌门,你是说敌人,打算凭借一头六品旱魃袭击京城?”
    秦澈看穆逢春的眼神,就知道穆逢春完全不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过这个也正常,京城高手如云。
    别的不说,穆逢春就是四品。
    一个六品旱魃,敢袭击京城,那绝对分分钟扑街。
    穆逢春看着地图上的标注,对秦澈道:“秦掌门,你看图上的整个趋势,按照时间线贯穿的话,分明是在往江南移动。
    旱魃只有往江南去,才有可能发挥最大作用。”
    秦澈知道穆逢春是看懂了一些,自己写的东西。
    不过穆逢春看的还是太表面了。
    按照趋势来说,的确是往江南移动。
    并且利用旱魃,攻击江南和岭南五十六州中的几个或者十几个,就可以直接以断粮的方式动摇大夏国本。
    可是在秦澈的判断来看,他根本就没想攻击江南或者岭南。
    这个动作就是徐晃一枪,幕后之人的目的,应该还是虚晃一枪往上,而且目标就是京都。
    其实秦澈也有点想不通,好不容易养了一个赤地千里的旱魃,去京都干什么。
    京都由不种地也不产粮,让旱魃去是为了热死那里的人吗?
    这个不太现实吧,别说旱魃,就是厄尔尼诺也没见热死多少人。
    旱魃还能比厄尔尼诺厉害?
    任何不合常理的动作,背后一定有一个合乎常理的解释。
    而这个解释,一定要能动摇国本。
    盯着地图看了一会,秦澈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秦澈拿手边的聚气丹,砸向了地图上的一块地方:“这里有可能成为被进攻的地方。”
    穆逢春看向了秦澈砸中的地方,开始还不太明白,可是旋即神色一凛。
    秦澈砸中的地方,的确很要命,如果一旦旱魃去了,真的可能动摇国本,而且比去江南动摇的更快。
    “秦掌门能预估出他们进攻的时间吗?”穆逢春语气有些急促的问道。
    秦澈看了一眼,地图上标注的那些时间点:“我不知道旱魃如何才能成,但是从作案的时间和范围来看,他现在应该已经北上了。再加上亭致县这里的事情,幕后之人应该还加速了自己的行动吧。”
    穆逢春急冲冲的给秦澈告辞,什么都没带走,就坐着送自己来的飞行妖兽,离开了明月阁。
    黎夏看秦澈又磕了一颗聚气丹,连忙把茶奉上:“师傅,喝茶。”
    “师傅不渴,你自己喝吧。”秦澈再次拒绝了黎夏,这个友好的提议。
    “师傅,你刚刚指的那个地方,距离京都还远呢吧。旱魃去哪里,对京都没什么影响吧?”茶不喝不要紧,但是知识必须要学。
    秦澈倒是不介意,多教黎夏一些东西:“那个地方距离京师是不近,但是那里有控制京师命脉的东西,京都的粮仓在那儿。
    京都号称400万人口,每天消耗的粮食,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那里就是专门个京都存粮的粮仓,而且是最大的一处。
    如果那里出了问题,京都必乱。”
    黎夏听了秦澈的分析,觉得秦澈分析的是没错,可是黎夏认为,那么重要的地方,必然防守森严,旱魃就算再有能力想要进去也应该做不到。
    “旱魃一出,赤地千里。可能夸张一点,但是旱魃对环境的影响必然是在的。
    现在是七月,本就流火,如果再有旱魃加成,温度必然进一步上升。
    到时候天干物燥,一点点火星,都可能让整个粮仓毁于一旦。”
    黎夏倒是没想到这一茬,可是黎夏觉得,就算真的是天干物燥,粮仓那里也应该会准备充分,对于防火必然不敢松懈。
    毕竟关乎几百万人的口粮,出点问题就是天大问题。
    “对反既然敢这么做,那必然还会有其他准备,其他后手,必然能保证一击成功。”
    “师傅,那你提前提醒了,是不是就能免于这场大灾了?”
    “我只是提醒,能不能免于这场妖祸,还是得看督天院的本事。”
    时间飞逝。
    一晃五天过去,秦澈每天,除了在明月阁内,按时按点的签到,也没干其他别的事情。
    而且秦澈发现,自己不打算苟之后,签到都给力了很多。
    破境丹、聚神丹、铸魂丹、飞蝶剑法、十方绝杀阵。
    要么是能帮弟子提升修为,要么就是能提升战斗力。
    秦澈倒是不研究这系统,为啥这么给力,因为没必要。
    研究明白还能咋样,
    自己现在这个情况,摆脱系统,自己啥也不是。
    所以还是既来之则用之。
    ……
    午夜!
    洛仓!
    已经加了一倍兵卒的洛仓,作为大夏第一仓,可说是密不透风。
    “六哥你知道,咱们这儿怎么突然多了一倍守卒不?”一个穿着黑兵袍的巡逻守卒,对走在自己旁边的一个年龄稍长的守卒询问道。
    年龄稍长的守卒,不在乎的道:“还不是今年这天太热,上面担心走水,特意加了一倍的人手,以防止走水。”
    “六哥,咱这洛仓防火道有近80米宽,而且每个粮仓均置有水龙,就算真的着火,那也短时可灭。用不着这样吧。”
    六哥,道:“咱们研究这个干啥,上面让咱干啥,咱就干啥。何况咱这也是给自己看着饭碗。你知道这洛仓,有多少粮吗?”
    年轻的兵卒摇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
    六哥卖弄的道:“一共5832136石。”
    年轻的兵卒看着周围这些巨大的仓廪,发出了一声低声的惊呼:“这么多!500多万石,这得值多少钱啊。”
    六哥继续卖弄着:“这算什么,你可知道,咱们那京都,一日消耗多少粮食?”
    年轻的兵卒继续摇头表示自己不知。
    “咱们这京都,号称百万户,400万人口。一天消耗的粮食,以千万斤计算。这还不算,朝廷给官员的俸禄,以及衙军、卫军、禁军的消耗。算上这些,咱这京都,每天消耗的粮食,至少两万石。咱们这洛仓看上去大,实际也就支持一年。这要是真的洛仓出问题,你想想几百万人,吃什么?”
    年轻的兵卒听了六哥的一番分析,顿时感觉自己身上的荣誉更重了。
    “六哥你干啥,仓廪内禁烟火。”年轻兵卒看到六哥拿出烟杆子,立刻义正言辞的说道。
    六哥也不点火,就放在嘴上裹着:“过过嘴瘾。”
    年轻的兵卒,看到六哥只是过嘴瘾,也放松了下来。
    只是不知道何时,一点点火星,正巧飘散到了六哥的烟锅里面,干燥的烟丝瞬间被燃的冒出了青烟。
    “六哥,你咋点着了呢,快灭了!”年轻的兵卒,紧张的大叫。
    可是六哥却跟没听到一样,直勾勾的看着远处,一脸的惶恐。
    年轻的兵卒,看着六哥的表情,也疑惑的转过头,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条火龙,冲天而起,直冲九天。
    “不好,走水了,六哥快救火!”年轻兵卒大吼一声,然后拉着六哥就往火场赶。
    六哥反应过来,也顾不上什么烟杆子,连忙往火场跑。
    等两个人到了火场,已经有两个仓厫着起了大火。
    这是两个最大的仓厫,两个一共存放了近50万石粮食。
    “六哥,这火用水咋浇不灭呢。”年轻的兵卒,往火上撒了几大桶的水,火势依旧,这也让年轻的兵卒慌了神。
    可是六哥也不知道,为啥这火就不能熄灭呢。
    好在随着更多的人,包括禁军和督天院的人加入,在天亮的时候,这场大火终于得以控制,不过已经烧毁了六个仓厫,损失粮食过一百五十万石。
    这边洛仓大火刚刚传出,京城的粮价就开始翻翻的往上涨。
    然后带动着整个物价全部翻倍,接着各种各样的乱象全部出现。
    一个几百万人口的巨大都城,眼看着就进入到了破碎的边缘。
    同时这里的消息,均是长了翅膀一样的,从京都的各个角落,朝着四面八方飞了出去。
    对于一个民以食为天的农业社会为主的皇朝,这样一场天降的大火,的确够动摇国本。
    现在秋粮未收,就算收了,从江南运粮过来,至少半年。
    再加上成熟期和其他杂七杂八的时间,新良至少一年才能到京都。
    可是京都的粮,可撑不了一年了。
    没有了粮食,就意味着乱象频生,意味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尤其是对于现在的大夏来说。
    大夏皇宫之内,这位年过五旬的帝王,在得到了大火消息就没再入睡过,直到火灾直到火灾扑灭,他才正式的上朝。
    督天院内,斩杀了旱魃归来的穆逢春,站在桃花院里面,低着头,眼中没有成功避免大灾的喜悦,却是有着一丝愤怒。
    秦澈这边在大火扑灭之后没多久,也由黎夏带回了消息。
    秦澈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对这件事情的评价就一个字:脏!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