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周宏,字化学,号无机【4000、求收藏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秦澈的确是想到了一种,会着火的棉花,而这个还要感谢他的高中化学老师。
    硝化棉!
    这个就是秦澈给出的答案。
    穆逢春虽然不知道,硝化棉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但是听秦澈说出了这三个字,穆逢春就知道,秦澈是知道这棉花的。
    “秦掌门,你是如何得知这硝化棉的?”穆逢春追问道。
    秦澈听到穆逢春的追问,就知道了穆逢春的意思,这是打算顺腾摸瓜。
    虽然知道穆逢春是啥意思,不过秦澈还是忍不住心中吐槽:聊的好好的,你问人干什么,你知道是啥就行了呗,非刨根问底。
    不过穆逢春的问题,他还是要回答:“告诉我硝化棉的人叫周宏。穆大人知道此人吗?”
    穆逢春皱着眉思索,自己记忆中是否有这么一个人。
    “秦掌门可知道他的字。”
    屁的字啊,那个时候那有人骚包的取个字……秦澈面色如常的思索了一阵,道:“他字化学。穆大人认识此人吗?”
    穆逢春听了这个字,不由得的眉头皱了起来。
    因为这字,实在太奇怪了。
    而且化学是个什么意思。
    穆逢春摇摇头,道:“我不认识。”
    秦澈心中冷笑,这人你能认识才怪,这是我高中化学老师。
    “那秦掌门可知道这个周化学,现在在什么地方?”穆逢春接着追问。
    秦澈摇摇头:“他不在这个世界。”
    穆逢春听到秦澈说出这话,脸色顿时变暗了些许。
    秦澈看着穆逢春这个表情,感觉自己好像有点对不起自己化学老师。
    不过秦澈说的不在这个世界,和穆逢春理解的不在这个世界,他就不是一个意思。
    但是秦澈自然也不会给穆逢春解释这些。
    抱着最后一点希望,穆逢春问道:“那秦掌门,可知道,这个周宏可把制作硝化棉的方法传给别人?”
    秦澈想了一下,他有点记不得老师,是怎么讲的这一段了。
    但是秦澈,大概猜测一下,老周应该是理论王者,动手做硝化棉,老周可能,能做出来,但是批量的估计不行。
    “穆大人,这位周无机……”
    “周无机是谁?”穆逢春抬头问道。
    秦澈脸都不红的解释道:“周化学,别号无机。”
    穆逢春不疑有它,点头示意秦澈继续往下说。
    “这位周化学,他只是知道理论,并不知道该如何去做。而且我可以确定一点,他并没有把这个方法,在这个世界传播。连我也只是听了理论而已。”
    黑一黑自己化学老师就好了,给人家扣上一个扰乱异世界,正常秩序的帽子就不合适了。
    穆逢春知道从这位周宏,字化学,别号无机的人身上,是不可能找到什么线索了。
    而且说不定,这位周化学也是从别人口中,听到了硝化棉的事情。
    所以这个事情,想要从周化学的身上,寻找突破口并不现实。
    周化学虽然不在了,可是秦澈还在。
    既然秦澈能破旱魃俺,那这个硝化棉的案子,应该也是可以破的吧。
    “秦掌门,你可愿意,与我共同再度联手破硝化棉之案?”穆逢春眼神灼灼的盯着秦澈,希望秦澈可以给他一个肯定的答案。
    秦澈思虑片刻,对穆逢春道:“穆大人,上一次旱魃案的悬赏,好像还没结清呢吧?”
    穆逢春听到秦澈这话,立刻醒悟过来……原来这是担心赖账。
    穆逢春从怀里,拿出了十张银票,每一张都是一千两。
    “秦掌门这是上一次旱魃案的悬赏,本来说好一处五百两。
    虽然秦掌门是直接找到了旱魃所在,但是也等于是破了前面的所有小案子。
    只是这一次京城大火,各处都要紧着大家的口粮。所以这悬赏……”
    穆逢春没等说完,就发现自己手上的银票,已经落到了秦澈的手里,然后被秦澈装在了袍子里面。
    “本座也不是那不悲天悯人的人,一万两就一万两吧。剩下的,就当本座捐给那些灾民了。”
    顿了一下,秦澈问道:“对了,烧毁了那么多粮食,朝廷打算如何度过难关呢?”
    这个结果其实穆逢春也不知道,但是穆逢春却知道,无非就是那么几种办法而已。
    “开内库,从周边调集粮食,朝廷出银子从富户商贾手里买粮,总归是有办法的。”
    秦澈点了点头,觉得跟自己想的没什么初入。
    皇帝的内库肯定是有余粮,而且这还能刷一波民众的好感度。
    至于说从周边调拨粮食,实际上真调拨不来多少。
    毕竟周边的人也得吃饭。
    倒是从商贾富户手里面,应该可以收购来不少的粮食。
    这些个商贾富户,家里都有自己的粮仓。
    多了可能没有,一两万石还是有的。
    只是这个价格,必然会非常的高。
    商人吗,怎么可能会便宜了你,就算是皇帝老儿又能怎样。
    该赚你的钱,还是要赚你的钱。
    至于说纵兵抢掠,这个影视剧里面看看就好,谁当真谁是傻子。
    皇帝老儿今天纵兵抢粮,明天这个王朝的商业体系就会崩掉,然后方方面面开始雪崩一样的坍塌,接着不用外人打,你就已经废了。
    所以这些商贾富户,还真的不怕这个。
    秦澈估计,这一波朝廷是要出血了。
    “你再跟我说说那个圣人是怎么回事?你刚刚说圣人都不在圣地里面了?不在圣地里面他们能去哪儿?”秦澈又问了一个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穆逢春脸色凝重了一些,道:“这个我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是如同张大人说的那样。文圣现在不在文山,儒门不是圣人掌控,那这天下就真的要乱了。”
    秦澈点点头,然后道:“穆大人,你说我是不是可以这么分析一下,如果文圣不在的话,那其他三门的圣人是不是也不在呢?”
    穆逢春听到秦澈这个石破天惊的推论,先是觉得震撼,然后就又觉得释然。
    因为圣地之间并不是没有竞争。
    如果其它三圣地知道文圣不在的话,那必然不可能如此的消停。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所有的圣人都消失了。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事情,就真的非常的大条了。
    可是圣人究竟会去什么地方呢?
    “穆大人,你之前跟我说过,督天院有一个机会可以成为圣地,是不是指的就是这个机会呢?圣人同时消失。”
    穆逢春思索了一下,道:“可能是吧。”
    啥,啥叫可能是吧,你之前不是跟我说的言之凿凿,说自己想要成为圣地,也没得关系的吗。
    怎么到了现在,又变成了可能是吧。
    穆逢春面对秦澈的质问,有些尴尬的道:“这个我也是听我们院长说的。”
    秦澈听了穆逢春的话,是真的想要骂娘了。
    你也是听说,你跟我玩什么言之凿凿。
    搞半天,老子以为你知道内幕呢。
    还觉得自己抱上了大腿,感情你也是啥也不知道。
    穆逢春收敛了尴尬,严肃的道:“不过我现在的话,倒是觉得你说的不错。恐怕这个机会,就是圣人境集体消失。这才是督天院,真正千载难逢的机遇。”
    听了穆逢春这话,秦澈直接给了穆逢春一个大白眼,让他自己领悟去。
    穆逢春咳嗽了两声,希望借此掩饰尴尬。
    不过秦澈直接把茶送过去:“穆大人感觉嗓子痒的话,喝点茶润润嗓子吧。”
    穆逢春刚要伸手去接,然后就一个激灵,赶紧把手给收了回来:“我不渴。”
    没把穆逢春变成小妹妹,秦澈感觉有点不解气啊。
    穆逢春收拾了一下情绪,话锋一转道:“秦掌门,我们继续说硝化棉的事情吧?”
    秦澈没回答穆逢春这个问题,而是对穆逢春道:“穆大人可知道我修的是什么?”
    穆逢春不知道秦澈为何这么问,不过还是道:“明月阁是道门,自然是修道。”
    穆逢春这么说,也不能说是错,只不过这不是秦澈想要的答案。
    “我们修道,也叫修仙。”
    穆逢春点点头,不过脸上更多的是不解。
    你修道也好,修仙也好,跟案子有关系吗?
    呃,秦澈忘记了,穆逢春他不懂这个梗。
    所以秦澈换了一个比较通俗易懂的说法:“穆大人,我明月阁修道、修仙,不算卦。”
    穆逢春依然点头,然后依然表示不理解。
    看穆逢春依然表示不理解,秦澈索性把话说透一点:“穆大人,旱魃案因为一直在作案,所以还算是有迹可循。
    可是硝化棉这个事情吧,人家从一年前就在布局。
    就算是有什么尾巴,这一年可能也都已经切掉了。
    所以你想一想,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你让我给你算卦算一下凶手在哪儿吗?”
    其实这事也不是不能查,只是秦澈已经不想陷入的太深。
    这个事情,明显里面有着天大的谋划。
    自己陷入的太深吧,肯定会遇到危险。
    虽然自己现在可以修行了吧,但是跟高手比起来,自己就是一个弟弟。
    要是自己大弟子在身边,或许还能强一点,但是也不保险。
    再者说了,如果想要查这个硝化棉的案子,那自己就得离开明月阁。
    当天去当天回,不耽误自己签到还行。
    如果一出去十天半个月,这个秦澈还是觉得太亏得慌。
    好好在家签到,他不香吗。
    就算签到出来的东西,自己不能用。
    可是徒弟变强,就约等于自己变强。
    所以从刚才,秦澈兜兜转转,不往这个话题上面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穆逢春听到秦澈的话,脸上难掩的失望、痛苦和苦涩。
    本来穆逢春就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现在再配上这样的表情,好像要死了一样。
    对穆逢春吧,秦澈是敬佩的,而且秦澈觉得一个国家,该有穆逢春这样的人存在,就是离自己远点就行。
    “穆大人,我给你两个思路吧,你可以按照这两个思路查。不过我不能跟大人一起去,大人可以有线索之后来找我。”秦澈直接就用话,堵上了穆逢春打算拐带自己的可能性。
    “秦掌门请讲?”虽然没成功拐带秦澈,但是能获得线索也很好。
    “穆大人,我听周化学说,制作硝化棉需要用到浓硫酸和弄硝酸。
    浓硫酸,我记得周化学说,有炼丹师会做,好像是叫绿矾油。
    至于弄硝酸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两种东西,都有非常强烈的腐蚀性,同时都需要提纯。
    而且如果提纯不好的话,很容易伤人。所以穆大人可以按照这个方向去查查看。”
    知道了线索,没带走人,穆逢春还是拱手道谢。
    “希傅、希傅。我和二师姐成功的弄回了一个大粽子。不过黑驴蹄子,好像对粽子没用。”洛洛从外面冒冒失失的飘进来,邀功似的炫耀说道。
    穆逢春听到洛洛的话,插了一句嘴道:“玉州还有粽子吗?不过粽子和黑驴蹄子有什么关系?我记得粽子只有红枣或者鲜肉,还有黑驴蹄子馅的吗?”
    洛洛转头看向穆逢春,一脸天真无邪的说道:“大人想吃粽子了是吗?”
    穆逢春看着洛洛,虽然知道洛洛是鬼,但是洛洛这个样子,还是实在难以让人不怜,于是也笑着应道:“如果有我的份,我倒是愿意尝尝。”
    洛洛转了一圈,兴奋的道:“有的,有的。我现在就跟二师姐,把粽子弄进来。”
    说完之后,洛洛想了想对穆逢春道:“穆大人用我希傅的话就是,你口味真重。”
    穆逢春笑了一声道:“秦掌门还真是看人准,我是北方人,确是口重一些。看来你这黑驴蹄子粽子,的确是很适合我。”
    秦澈看着渐渐上套的穆逢春,同样笑着对穆逢春道:“穆大人喜欢的话,等会可以多吃点。实在不行打包带走,我也是没有意见的。”
    穆逢春,道:“那我就先行谢过秦掌门的好意了。”
    说完穆逢春砸么了一下嘴巴,有些思念的道:“不过如果要是再有两碗不过岗就好了。”
    秦澈呵呵笑道:“有的,穆大人要是能吃下黑驴蹄子粽子,不过岗管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