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诈尸【4000、求收藏、推荐、月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真的死人了。
    洛洛直接从二楼飘了出去,想要看看人还有救没救。
    洛洛是一个善良的孩子,虽然她的死可能有蹊跷。
    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善良。
    薛诗诗看到洛洛飘了出去,也从二楼翻身下去,跟上了洛洛。
    作为一个跟屁虫,薛诗诗非常合格。
    街上突然死了一个人,让原本因为大雨倾盆的街道,一下子就陷入了一种死寂。
    一个跟班打扮的人,在愣了一弹指的时间之后,才惊慌失措的扑了过去,要把自家老爷扶起来。
    等他把人翻过身,整张脸已经烂了。
    破碎的酒坛,大部扎进了脸里面。
    尤其是一个比较大块的,直接从眼睛扎透了。
    看到这恐怖的场面,跟班吓的一下子就松手了。
    周围围观的人,围观的圈子也一下子扩大了一圈出去。
    “老爷!”
    “老爷!”
    跟班确定这就是自家老爷之后,直接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哭声中悲痛的成分没多少,更多的是畏惧。
    从这老爷的穿着就看的出来,这家即富且贵。
    自己跟着出来一趟,人就没了。
    就算跟自己没关系,那一顿打恐怕也逃不掉。
    运气不好的话,搞不好还会成为家产争夺战的牺牲品。
    洛洛和薛诗诗过来,看到这场景也知道人,肯定是活不成了。
    道门修仙不假,可是并不是无所不能。
    比如这种死透的人,他们也救不过来。
    洛洛的目光,在周遭扫了一圈,并没有看到什么怨气。
    料想这应该恐怕也没什么冤情。
    目光再落到那富贵人的身上,发现他的魂魄都消融了。
    这世上并非每个人死都会变成鬼。
    绝大部分都是什么都不会剩下。
    只有那些怨念极深,或者本身是修士,神魂极其强大者。
    才会在死后留下魂魄。
    洛洛就属于怨念极深的那种。
    不过洛洛也忘记了,她的怨念究竟是什么。
    现在跟在秦澈身边,这么开心,她更不会去深究,自己究竟怨什么了。
    毕竟她现在,比绝大部分的活人,活的都痛快,想过去那些干什么。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等雨停之后,县衙的捕快带着衙役,也赶了过来。
    虽然人的脸都渣烂了,可是捕头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死的人是谁。
    死的是亭致县的首富,黄文才。
    确认了死人之后,捕头也立刻命令手下的捕快和衙役,把现场保护起来,同时把所有围观的人,以及周围的店铺都控制起来。
    这可是亭致县的首富,亭致县三分之一的税收都来自黄府。
    这是真正的纳税大户,亭致县的产业支柱。
    这么一个重要的人死了,可不是小问题。
    一个搞不好,亭致县就要大乱。
    这个责任,可不是他一个捕头,能承担的起的。
    把这里的场面稳定下来,捕头又让人立刻跑回县衙,去请县令大人过来。
    新县令听到自己治下内的经济支柱死了,这还了得。
    坐着轿子,轿夫一路小跑来到了出事的地点。
    坐在轿子里面,正了正衣冠,县令这才下轿。
    “大人。”
    看到县令到了,县衙众人,纷纷行礼。
    县令走到前面,看着已经被扎的面目全非的黄文才,也皱了皱眉。
    “把这里的人都带回去录口供。所有直接相关的人等,全部收押。”
    听到还要收押,顿时街上的人就不干了。
    他们就是来吃个瓜。
    怎么还吃到牢房里面去了。
    而且什么叫直接相关。
    “肃静!”
    捕头怒吼一声,顿时街上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自古民不与官斗。
    何况这个捕头还是一个九品的武夫。
    九品武夫在,真正的修行者眼中可能不够看。
    但是在普通人眼中,这就是武林高手。
    尤其是刚刚那一声吼,已经吓住了他们。
    “县令你这样太草率了吧,这里很多人只是围观而已,与这人没有一点关系。你这样全部带回审理,根本就不合理。”正义感爆棚的洛洛,站出来仗义执言说道。
    捕头刚要表现一番,就一眼看到了洛洛。
    洛洛身旁的薛诗诗他不认识,可是洛洛她认识。
    当日就是因为洛洛被抓到了大牢里面。
    这才唤醒了,明月阁这个扮猪吃虎的卧龙。
    捕头在县令耳边,耳语了两句。
    县令知道了洛洛的身份之后,当即也换上了一副和煦的表情:“姑娘说的极是,是下官思虑不够周全。”
    先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接着县令话锋一转:“不过这毕竟是人命关天的案子。还是要仔细的审理才行。
    姑娘看这样行不行,下官先把所有人都带回去。
    如果确定无关人员,同时有证人可以证明,此时与他无关者,本官就放他离去。”
    县令的这个提议,洛洛也是认同的。
    毕竟人命关天,还是要水落石出才行。
    “多谢仙姑,为我等仗义执言!”
    “多谢仙姑!”
    看到县官屈服,周围的人纷纷跟洛洛拜谢。
    洛洛还第一次,被这么多人感谢。
    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道:“大家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洛洛不会说什么漂亮话。
    如果换做是黎夏,她一定会说一些漂亮话。
    让所有人都看看,独立女性有多厉害。
    只是洛洛没这个经验,她只能一个劲的说:不要这样。
    洛洛和薛诗诗,作为吃瓜群众,同样被带去做了一份笔录。
    洛洛和薛诗诗两个,从县衙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深夜。
    县令亲自出来相送,弄的洛洛又是非常不好意思。
    不过洛洛拒绝了,县令说派马车送他们的提议。
    似乎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所以洛洛一路上都非常的开心。
    薛诗诗跟在洛洛身后,也笑嘻嘻的听着洛洛的豪言壮语。
    两人回到了明月阁之后,洛洛主动去找了秦澈,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的给秦澈说了一遍。
    “所以最后经过审理,这是一起意外喽?”秦澈对洛洛问道。
    洛洛点点头,一脸骄傲的道:“是哒希傅,有很多人都可以证明,整个过程没有人碰到黄文才。
    黄文才的确是自己跌倒,然后不小心,扎中了被腐朽的酒旗砸碎的酒坛的碎片上。
    因为证据非常充足,再加上有大量人证,所以当日就结案了。”
    既然结案了,而且还有大量的证人,秦澈也就没再多问。
    深夜!
    黄府!
    黄文才作为亭致县的首富,府邸自然气派非凡。
    只是今夜,到处都是白马素车。
    府中之人,全部披麻戴孝,一身素缟。
    黄府是亭致县第一大户,府中上上下下两三百人。
    黄文才今日本是去收租,结果却命丧黄泉。
    黄文才作为一个典型富商,他有他恶的一面。
    毕竟这个世界,好人很难发财。
    但是他同样有他善的一面。
    黄文才对自己府上的人就很好。
    所以今夜留下守夜的人,大部分都是自愿留下。
    下人守在外面,轮流往火盆里面放纸钱。
    纸在这个世界还是有点贵的,不过黄府有钱,自是不会在乎。
    黄府正堂停放着黄文才的棺椁。
    黄文才的一妻两妾和五儿三女,都在棺椁附近跪着。
    正堂也有一个火盆,黄文才的儿女门轮流跪着,往里面放纸钱。
    黄文才就躺在,金丝楠木制作的棺材里面。
    棺材没有盖上。
    按照亭致县的风俗,棺木要等到出殡那日才扣上。
    躺在棺材里面的黄文才脸上,盖着一块上好的绸缎。
    脸上盖绸缎,并不是亭致县的风俗。
    实在是黄文才,死的太惨了一点。
    整张脸都被戳烂了。
    不盖上绸缎,实在没办法让人看。
    所有人都跪在棺材两侧,所以并没有人发现,盖在黄文才脸上的绸缎,此时正在呼扇呼扇的抖动着。
    从白烛的火焰来看,这房间里面并无风。
    何况就算有风,也吹不到棺材里。
    堂屋外面的廊下,一些守夜的下人,聚在一起,小声的聊着什么。
    “咱们老爷这意外的太蹊跷了一点吧。”
    “是啊,我也觉得,咱们老爷死的太蹊跷了一点。怎么就能那么巧合呢。”
    “而且今天中午的那一场雨,来的也太蹊跷了一些。明明还艳阳高照,突然就倾盆大雨。”
    “你们说会不会是四夫人回来寻仇了啊?”
    听到四夫人这三个字,几个交流的人,皆是停顿了一下。
    显然四夫人,这几个字,在黄府显然是有些犯忌讳的。
    “你们瞎说什么,当时明月阁的仙姑也在。如果真的有鬼怪捣乱的话,明月阁的仙姑就收拾了。”
    “明月阁的仙姑,当时可是什么都没说,所以不会是鬼怪捣乱。”
    “对啊,当时还有明月阁的仙姑在呢,真有鬼怪的话,那早就被仙姑发现了。”
    忽然有一人,带着阴谋论的道:“可是我听说,当时在现场的明月阁仙姑,就有一个是鬼。”
    洛洛经过上一次行尸的事情,已经非常的出名。
    亭致县都知道,明月阁有一个女鬼徒弟。
    这本就是一个带着阴谋论的语气。
    如果再加上洛洛也是一个女鬼的话。
    那有些巧合,好像就不像是巧合了。
    因为在普通人的眼中,明月阁的人就是仙人。
    仙人那是无所不能的。
    “啊!”
    就在这些下人,胡思乱想的时候,正堂当中突然传来了一声声尖锐尖叫。
    这样的尖叫,在这样的夜里,显得格外的刺耳。
    外面的下人,听到这样的尖叫,都纷纷起身朝着正堂跑。
    这几个在廊下聊天的下人,听到了尖叫,同样跑向了正堂。
    几个人刚跑到正堂,就直接被吓的瘫软在了地上。
    因为此时正堂,原本死透了的黄文才,直接飘了起来。
    原本就已经被扎烂的脸,现在更是显得阴森恐怖。
    一只眼睛,已经完全被扎爆裂。
    “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黄文才的牙齿磨在一起,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这声音是一种说不出的刺耳和难受。
    屋子里面的人,直接乱成了一团。
    不过好在,现场还是有一个能够主事的道士。
    “所有人跪下,都跪下!”道士大声的呼喝道。
    这种时候,只要还有一个人能够稳得住,场面就不会太乱。
    虽然这个道士,看上去也非常害怕。
    可是这个时候,他必须表现出自己的专业素养来。
    要不然的话,怎么好管主家要一个高价呢。
    听到道士还算镇定的声音,果然屋子里面的慌乱,平静了一些。
    随着所有人下跪,道士开始进行了下一步。
    “黄老爷在上,孝子贤孙,黄府上下皆跪于此,向你保证,一定让你有怨报怨,有仇报仇。”
    “快跟黄老爷保证,保证你们一定会给黄老爷报仇。”道士对那些跪着的人说道。
    “爹!”
    “老爷,我们一定会为你报仇!”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保证。
    奇迹真的出现了,黄文才的尸体,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重新趟回到了棺材里面。
    看到自己的办法奏效,老道士也松了一口气。
    不仅仅老道士,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大师,我父亲这个究竟是怎么回事?”黄文才的长子,上前对大师问道。
    大师拿捏了一下强调,咳嗽了一下才道:“黄老爷这明显是含冤而死,所以才会有如此的反应。
    既然你们已经答应了为黄老爷伸冤,那你们就一定要做到。
    只有这样,黄老爷在九泉之下才能瞑目。”
    “可是,大师,县衙那边,都已经断定了啊。我爹这个就是一起意外。几百个人都……”
    “咔咔!”
    长子的话没说完,就听到了刚刚黄文才磨牙的声音。
    又听到了磨牙声音,长子吓的,连忙再度跪了下来。
    “还不跟黄老爷保证。”有了第一次经验,道士也更有了一些经验。
    “爹,你放心。不管花多少钱,打多少官司,儿子一定为你伸冤。”
    果然有了这样一番保证,黄老爷再次安静了下来。
    这下子,黄府算是彻底炸开锅了。
    黄府上下所有人,都立刻忙碌了起来。
    在老道士的协调下,黄府烧了更多的纸钱,烧了更多的牛马。
    然后黄文才的大儿子,带着黄府的家丁,直奔县衙。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