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我不相信他们【4000、求收藏!】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黄大公子,带人来到县衙门口。
    此时时间刚过丑时,按照现在的时间不过凌晨一点多一点。
    大夏牟时公务员才上班,也就是上午六点才上班。
    现在这个点,县令还在睡觉呢。
    只不过黄大公子,已经管不了这些了。
    自己老子都诈尸了,自己还能管这些。
    直接拿起鼓槌,黄大公子就咚咚咚的敲响了登闻鼓。
    这么寂静的夜晚,登闻鼓被这么敲,尤其的响。
    正搂着小妾睡觉的县令,听到这急促的鼓声,吓得险些犯心脏病。
    “那个龟儿子,大半夜的来敲鼓!”
    县令骂骂咧咧的坐了起来。
    披上了一件外袍,县令就推门出去,打算派个人去看看外面是那个龟儿子。
    很快衙役就跑了回来。
    “老爷,是黄府的黄大公子,带人来敲鼓,说要给他父亲伸冤!”
    虽然黄府是亭致县的经济支柱,可是他好歹是一县之长。
    又不是专门为他黄家服务的。
    “你没跟他说,黄文才的案子已经结了吗?”县令不悦的问道。
    衙役低头,道:“小的说了,不过,不过……”
    县令恼火的道:“不过什么,快说!”
    衙役头低的更低了一些,道:“黄大公子说,黄文才诈尸了,当着黄府家丁上下几百人,让他们替自己伸冤报仇!”
    听到‘诈尸’这两个字,县令瞬间睡意全无。
    “诈尸,诈尸,伤人了吗?”
    刚刚发生过行尸伤人的案子,新任县令,对‘尸’这个字,实在有些ptsd!
    衙役显然也同样对这‘尸’有些后怕,所以他还真的问了黄大公子。
    “大人,黄大公子说,黄文才的尸体,已经被安抚下来了。但是如果不能给他父亲伸冤的话,他们也不敢保证发生什么事。”
    县令听到这明显带有威胁的话,即恼火又头疼。
    旱魃的事情,并不是他这个小县官能接触的。
    所以他并不知道旱魃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所以现在明知道这是一种威胁,
    但是他却不得不出处理。
    “把所有人都叫醒,立刻升堂。”
    县令现在也没有什么睡意了,所以干脆大家都别睡了。
    很快县衙内所有人,都被叫了起来。
    虽然每个人都满肚子的怨言,可是这是县令的命令,他们不敢不听。
    一时间县衙内灯火通明。
    这么早就当值,对所有人来说,还都是第一次。
    黄大公子和黄府下人,被带到了县衙之内。
    黄大公子,详细的把整个事情的经过,给县令讲了一遍。
    不得不说,黄大公子的口才和讲故事的能力,是真的强。
    听黄大公子讲了一遍。
    县衙里面的所有人,都感觉后背阴风阵阵。
    很多人的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县令看着黄大公子,心中也是一顿的龟儿子。
    如果不是确定,这是黄文才亲儿子,县令都以为这是一个说书先生。
    故事,不,经过讲完了。
    接下来就轮到县令了。
    可是这事,县令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因为今天这个案子,是他亲自审理。
    审了几百个人。
    每一个人都有证人,可以证明这事与他无关。
    而且至少有几十个人可以证明,整个过程没有一个人碰过黄文才。
    黄文才就是自己倒霉,自己摔倒,然后就恰好摔倒在了被砸碎的酒坛子上。
    所以现在让县令自己把自己的案子推翻,县令也很是为难。
    可是黄文才诈尸这个事情,也是真的。
    也有上百个人可以作证。
    黄文才自己都说自己冤枉,那应该是冤枉的吧。
    “大人,这事可能涉及邪祟犯案,不如请明月阁一起帮忙审理吧。”捕头低声的向愁眉不展的县令建议道。
    县令听到捕头这话,倒是眼睛顿时一亮。
    是啊。
    这事自己解决不了,可是不代表明月阁的仙师也解决不了。
    黄大公子,就在下面听着,所以明月阁三个字,他听的还是很清楚的。
    “大人,我不想让明月阁插手我黄府的案子,大人我希望大人可以帮我黄家把案子送到玉州请玉州的宗门帮忙审理,所有费用,我黄府愿出。”黄大公子,突然插口说道。
    县令听到黄大公子的话,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你可能不知,明月阁虽为阁,但实际上享受的是宗的待遇。而且明月阁的掌门,秦澈,对破案颇有心得。你这案子,完全不需要向上传,明月阁一定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捕头得到县令的授意,给黄大公子解释道。
    黄大公子听了捕头的话,同样说道:“大人,并不是在下不相信明月阁的能力。
    实在是我父冤死这件事情,就与明月阁有关。”
    县令听到黄大公子说的这话,顿时精神再次一震:“你说这话,可有凭证?”
    黄大公子把路上,下人告诉给他的那些下人们的议论和猜测,给县令说了一遍。
    县令听到黄大公子说的这番话,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打鼓。
    如果按照黄府下人说的这些,那明月阁还真的有可能参与这件事情。
    “你们可有证据?”县令对黄家一众人问道。
    黄大公子摇摇头,道:“并无证据。可是大人,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小人还是希望,大人可以帮忙向玉州求援。”
    县令在心中快速的权衡了一下利弊,当即一拍醒木道:“无凭无据,你们就敢怀疑仙门,恣意揣度,妄加猜测。
    你们觉得仙门会图你们什么?
    图你黄家的家产吗?”
    黄大公子没搭茬,不过看那态度和意思,似乎有这方面的意思。
    黄府作为亭致县的经济支柱。
    在亭致县六家鼎力的时候,与其它五家的关系都不错。
    唯独与明月阁关系一般。
    虽然不敢说厌恶,但是除了平日里该有的供奉,绝不会多加孝敬。
    所以在黄大公子听了下人们的那些议论之后,他还真的有些怀疑明月阁是不是故意报复他们,是不是贪图他们黄府的钱财。
    县令看黄大公子这个样子,心中就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东西。
    县令冷笑一声,道:“明月阁会贪图你黄府的银子,你还真的是想的太多。
    今日明月阁就来找本官,希望本官帮忙找些民夫帮明月阁搭建大殿。
    之前明月阁协助朝廷破了一系列行尸大案,朝廷赏了一万两白银给明月阁。
    你黄府现在,能拿出一万两来吗?”
    黄大公子听了县令的话,还真的是愣住了。
    黄府是亭致县的经济支柱不假,可是黄府所有的动产加上不动产,也就一万多两白银。
    朝廷一次就赏明月阁一万两,说明月阁贪图黄府的钱,这个好像说的不太通。
    “既然你的怀疑都不成立,那你父亲此案,就交由明月阁协助审理。”
    “本官待天亮之后,就会派人去请明月阁的仙师过来帮忙审理此案,你们回去等消息吧。”
    顿了一下,县令补充道:“回去之后,把你黄府上下的人全部留下。不准任何人离开,到时候仙师可能会询问他们一些问题。”
    既然明月阁的嫌疑没有了,黄大公子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疙瘩,不过也只能相信县令的安排。
    而且如果抛开那些所谓的嫌疑,黄大公子还是愿意相信,明月阁能够给自己父亲伸冤。
    毕竟明月阁破行尸案这个事情,在亭致县,乃至在整个玉州,都是声名大噪。
    把黄府的那些人打发走之后,县令对捕头,道:“李捕头,你去一趟明月阁,把事情的原委跟秦掌门说一下。就说此案,本官实在无能为力,只能请求秦掌门帮忙。”
    李捕头得令之后,就去牵马,准备去明月阁寻求帮助。
    县令这个时候也没有了睡意,带着师爷把所有的卷宗全部找出来。
    提前给秦澈做一些,准备工作。
    在县令的内心,明月阁那才是自己人。
    明月阁与督天院合作的事情,县令已经知晓。
    督天院是朝廷的督天院,而他是朝廷的官,所以他更愿意相信明月阁,也不愿意相信玉州的那些个宗门。
    李捕头骑着马,很快就到了明月阁的地界。
    不过李捕头并没有急着去找人,而是在外面找了一棵树把马绑上,靠着树休息了起来。
    等到太阳初升,李捕头才再次上马,前往明月阁。
    仙师休息不休息,李捕头也不知道。
    但是万一仙师休息呢。
    对于这个没有手机和网络的时代,秦澈养成的好习惯就是早睡早起。
    天刚蒙蒙亮,秦澈就已经起床,完成了今天的唯一一次签到。
    艳羡的看着自己签到出来的东西,秦澈真替自己的这些女弟子们赶到高兴。
    有这么一个一心为他们着想和服务的好师傅,她们真是幸运。
    就在秦澈,为自己弟子感到高兴的时候。
    李捕头也登门拜访来了。
    李捕头是黎夏带着进来的。
    县衙的李捕头,秦澈之前是见过的,不过没打过招呼。
    当然李捕头之前并不是捕头,而是一个资深的捕快。
    能当上捕头,是因为穆逢春把原来的捕头给砍了。
    李捕头这是论资排辈上来了。
    这位捕头年龄已过四旬,修为是九品武夫。
    四旬还是九品,那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
    可是对于一个县衙来说,这个真的已经够了。
    “在下李木见过秦掌门。”李木恭敬的行礼做着自我介绍。
    秦澈点点头,面无表情的问道:“李捕头,来我明月阁所谓何事?”
    李木依然保持着颔首,道:“我家大人,让我来请秦掌门,协助侦破黄府黄文才死亡之案。”
    黄文才。
    这个名字秦澈感觉自己有点熟悉,
    仔细想了一下,
    秦澈才想起来,洛洛跟他说过这个事情。
    可是根据洛洛当时说的,这是一个意外,
    既然是意外,还让自己去干什么。
    “秦掌门,本来我家大人已经定性了,可是谁知道黄文才作业诈尸,而且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冤死。”
    诈尸!
    秦澈听到诈尸两个字,眼睛也眯了起来。
    诈尸在这个世界,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行尸都有,还差诈尸了。
    只是自己刚刚解决行尸的事情,现在又来一个诈尸,然后自己身边还有一个有灵智的尸体。
    自己这是流年不利,今年就跟尸体干上了吗。
    “把事情详细跟我说说。”既然拿了亭致县的供奉,那秦澈就要为亭致县的人伸冤。
    这是秦澈做人的准则。
    虽然现在对秦澈来说,亭致县的供奉可有可无。
    可是既然收了钱,那就得护佑一方。
    李木当下把事情,简明扼要的给秦澈说了一番。
    李木可不会讲故事,何况一个武夫,会讲什么故事。
    所有的事情,李木都是照直了说。
    包括黄大公子,对秦澈怀疑这事。
    李木全部一五一十的说了。
    这也是县令派李木来的原因。
    因为武夫脑子直,不会拐弯。
    如果县令派个师爷呢,到时候虚与委蛇,倒是显得自己不地道。
    派个武夫,所有东西都是原原本本。
    秦澈听的明白,同时也能明白自己的一番心意。
    只是李木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工具人。
    “他们黄府简直是放屁。我明月阁会做那种让人不齿的事情!”黎夏站在一旁,第一个发飙。
    李木连忙拱手道:“大人已经训斥过黄府的那些人了。
    黄府的那些人,也是道听途说,被人煽动了而已。
    他们也已经认识到了,他们的错误了。”
    “师傅,既然黄府不信任我们,我们也没必要接这事。”黎夏在一旁义愤填膺的说道。
    秦澈沉吟的想了一会,道:“黎夏,你去跟李捕头,去把此案的所有卷宗取回来。”
    黎夏听到秦澈的命令,非常愤怒的道:“师傅,他们既然不信任我们,我们为何还要帮他们。”
    “亭致县供奉我们,我们自然就要护佑他们。”
    “师傅,我们现在完全不需要亭致县的供奉了。”黎夏是知道酒税这事的。
    “可是他们以前供奉了我们。”秦澈说道。
    “我们可以还给他们。”黎夏倔强的说道。
    秦澈看着黎夏郑重其事的,道:“还给他们之后呢,表示我们无能。表示我们就是与这事有关。让明月阁一辈子,都背着这样一个污点吗?“
    黎夏听到这话,明白了秦澈的意思,当即道:“师傅,我这就去取卷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