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惹祸和闯祸的区别【4000、求收藏、推

女宗背后的男人 作者:猫爱预言

      背不背污点,其实秦澈就不怎么太在乎。
    可是重生一次,穿越一次,还有系统。
    还要活得这么拧巴、憋屈,也着实没太大必要。
    最关键的是,秦澈现在有——薛诗诗。
    这才是秦澈的底气。
    曾经顶尖的三品武夫,半步二品。
    现在就算实力跌落一点,那也比一般三品强。
    俗话说,好徒弟,就是师傅的胆。
    现在有了一个好徒弟,为啥要委屈自己呢。
    虽然这徒弟,现在好像脑子有点问题。
    但是这并不耽误实力。
    这个之前,秦澈已经测试过了。
    黎夏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县令那边知道,秦澈可能会要这些东西,所以早就已经准备妥当,就等人来取了。
    “卷宗你都看过了吧?”秦澈让黎夏把卷宗,放在一旁,对黎夏问道。
    这种事,黎夏不自己看一遍,那就不是黎夏了。
    黎夏点了点头。
    “说说你的看法?”
    黎夏沉吟了一下坦言道:“从卷宗来看,如果没有黄文才诈尸的话,这纯粹就是一个意外。所有的人证和无证,都可以证明,整个过程并没有人碰过黄文才。”
    这也是让黎夏比较惆怅的地方。
    她本以为,自己可以发现一点什么。
    可是看了一圈下来,她什么都没发现。
    “所以如果让你判断的话,你更倾向于妖邪作祟或者术法杀人是吗?”
    黎夏并没有违心,而是直接点了点头。
    看到黎夏点头,秦澈反而是轻笑了起来:“连咱们这种专业人士,都怀疑是不是专业人士做的,看来这是遇到高手了。”
    “希傅,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我没有见过他的什么三老婆,当时我在现场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其它鬼物。并且当时,那黄文才的魂魄都开始消融了,不可能有冤屈。”洛洛激动的说道。
    秦澈安慰着都要哭出来的洛洛,道:“师傅当然相信此事与你无关,何况这事是冲着师傅来的。”
    “冲着师傅来的?!”
    黎夏几个人,目光都看向了秦澈,不知道秦澈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这事是冲着秦澈来的,那为什么死的是黄文才。
    黄文才,跟秦澈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明月阁跟黄府,甚至都没有任何的交集。
    看着徒弟们一个个表示不解,秦澈解释道:“这事看上去是死了一个黄文才。
    不过背地里的真正目的,则是为了试探我的虚实。
    旱魃的事情告了一个段落,根据穆逢春的反馈。
    只是弄死了一个旱魃,以及几个控制旱魃的人。
    相比于旱魃来说,硝化棉的事情,才是关键。
    弄个旱魃,不过就是按图索骥,找一批人,散在全国,养几个尸体。
    就算真的出了问题,死个把无关紧要的人。
    可是硝化棉这个涉及到的人就非常的多,
    可能涉及半个朝廷。
    因此他们是打算利用黄文才,来试试我的成色。
    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如同督天院说的那么神。”
    秦澈解释完,洛洛依然犯迷糊。
    她觉得这事太绕了。
    洛洛看向薛诗诗小声的问道:“师妹,你知道师傅在说什么吗?”
    薛诗诗平静的说了四个字:“抛砖引玉。”
    秦澈听了薛诗诗的点评,也转向了薛诗诗。
    秦澈除了用兵法忽悠薛诗诗以外,还会穿插三十六。
    抛砖引玉,就是秦澈给薛诗诗讲过的。
    这个词用在这里,虽然感觉有点怪异。
    但是说用词不当吧,也不能说不当。
    因为仔细的咂摸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个意思。
    而且秦澈觉得,自己也当得起这个‘玉’。
    “诗诗说的也不算错,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秦澈点评了一下。
    “师傅,所以他们才要想办法散播那些谣言,抹黑我们。目的就是逼我们,不得不出手。”黎夏把事情前前后后捋顺了一番,倒是把整个脉络给捋清了。
    顺着自己捋出来的脉络,黎夏继续往下分析,道:“如果师傅你必须出手,那就一定会离开明月阁。
    到时候师傅你不能破解此案,还则罢了。如果师傅你当真破了此案,他们就极有可能对师傅你发动刺杀。”
    “什么,他们还有刺杀希傅!”洛洛虽然依然没弄明白事情的脉络,可是听到有人要刺杀秦澈,她第一个表示不行。
    秦澈把飘起来的洛洛,拉了下来,点点头对黎夏道:“你继续。”
    黎夏接着往下分析:“以我们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们对师傅你的预判,应该是在四品或者顶尖五品。
    所以他们如果刺杀师傅你的话,至少会用两个四品,或者一个顶尖四品。
    三品应该不可能,各个体系的三品,都是顶尖存在。
    执行暗杀,不太可能。
    就算是四品,其实我都觉得不太可能。
    大概率应该是几个顶尖的五品高手。”
    说到这里,秦澈就打断了黎夏。
    因为秦澈太知道,黎夏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黎夏接下来肯定要说自己的实力有多废了。
    “希傅,这么可怕,要不我们跑吧。”原本还比较亢奋的洛洛,听完黎夏的分析之后,果断认怂。
    秦澈一脸无所谓的,道:“不要紧,别忘了,我们有一个三品。”
    秦澈说完,所有人都看向了薛诗诗。
    薛诗诗依然是那不太聪明的样子。
    看到大家都看向她,她反而有点局促。
    对于品级,薛诗诗还没太多的概念。
    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厉害。
    再者说秦澈在门中,也尽量回避这个事情。
    因为秦澈担心薛诗诗问:为什么自己都三品了,秦澈还没品。
    这样,秦澈就尴尬了。
    事情都分析完了,应对的办法,也是现成的。
    现在要做的就是破局。
    而这个局的关键,就是黄文才的死。
    为什么是黄文才死,而不是别人死。
    其实这个对秦澈来说,不要紧。
    而且相对好猜一点。
    既然要把事情闹大,那必须死一个有影响力的人才行。
    随便死个贩夫走卒,就算真的发现是冤案,县令也未必在乎。
    可是黄文才的死,那就不一样了。
    如果发现是冤案,而县令又无法解的话,那一定会找秦澈。
    黄文才并不是该死,只是他所处的这个位置,让他不得不死。
    接下来秦澈开始快速的翻看那些卷宗。
    所谓卷宗其实就是几百人的口供。
    把单纯吃瓜的那些人的口供,先排除在外。
    秦澈把目标,锁定在距离黄文才三米内的人。
    远距离弄死黄文才,这个必然会留下术法的痕迹。
    秦澈不觉得,这会是术法做案。
    因为秦澈觉得,就算硝化棉那些人真想弄自己。
    也不会用术法。
    术法留下的痕迹太多,暴露的可能性反而更大。
    所以秦澈更相信,这是一个人为的事情。
    最终秦澈拿出了三十几份卷宗,交给了黎夏:“你再去一趟县衙。让县令把卷宗上所有人都调查一下,他们家最近有没有什么突然的收入。
    着重就是这一摞里面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额外的财物收入,最好去家里查。
    如果没有的话,你回来的时候,把所有相关人等,包括黄府的黄册,全部带回来。”
    黎夏应了一声,就按照秦澈的吩咐又去县衙了。
    这一次黎夏是带着秦澈的命令而来,县令自然是非常的配合。
    毕竟这事,如果解决不好的话,他也非常的麻烦。
    他这个县官也不是做一辈子的,朝廷每年都是要考核的。
    尤其是新帝继位以来,那考核的相当严苛。
    绝对不容半点作假。
    能不能坐稳他这个县令的位置,还真就看黄文才这个事,处理的如何。
    县令命令县衙全员,一百多人,按照秦澈所说,全部散出去调查。
    黎夏跟着一拨人,着重的调查了秦澈给的那三十几个人。
    一直忙活到了深夜,卷宗上的326人,全部查了一遍。
    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的财务有问题。
    他们的家里,也都仔细的搜过。
    并没有发现,藏着的大额金银。
    大夏是有银号的,可是如果是赃款的话,一般还是藏在家里安全一些。
    而且大夏的银号,普通老百姓基本用不着。
    只有商号或者那些大户,才能用得上。
    找了一圈下来,一无所获,黎夏也提出了要黄册的请求。
    县令自然答应,立刻命人找来相应的黄册,让黎夏带走。
    黎夏把黄册带回来,秦澈就知道,在钱的上面没有收获。
    秦澈让黎夏,把自己要的那三十五个人的黄册找出来。
    大夏的黄册,就是后世的户口。
    不过比户口记录的详细的多。
    不仅仅会记录你的迁入迁出,上面还有你需要服徭役纳税等等一系列的内容。
    把这三十五个人的黄册查验完毕,秦澈又把黄府的黄册,全部查验了一遍。
    所有黄册全部看完之后,秦澈已经基本上心中有数了。
    只是秦澈现在还没有想明白,那些人究竟是如何作案的。
    卷宗秦澈已经看过一遍,所以秦澈脑海中已经可以想象出画面。
    黄文才那天是去正常收租。
    那条街上黄府有不少房产出租。
    黄文才是从一个酒肆收租出来,走在街上,突然天降大雨。
    黄文才是打算,往街对面一个自家的铺子跑去避雨。
    黄文才的身后跟着的是一个黄府下人,跟黄文才的距离大概有一米五。
    然后黄文才的右边是一个同样避雨的货郎,距离大概一米多。
    黄文才的左边并无他人。
    然后再远一点的还有五六个人,都是准备避雨混乱奔跑的人。
    不过因为直到黄文才的身份,所以当时大家都跟黄文才保持了距离。
    黄文才是自己跌倒,然后摔在了破碎的酒坛子上。
    这就是一个完全无接触的杀人事件。
    秦澈现在要弄明白的,就是他们究竟怎样在无接触的情况下,把黄文才给弄死了。
    “希傅,我给你揉揉肩吧。”洛洛飘进来看着捏眉头的秦澈说道。
    对于洛洛的好意,秦澈还是无福消受。
    秦澈的身子骨还是虚点。
    实在受不得,洛洛的好。
    “你有什么想说的你就说吧。”秦澈对洛洛问道。
    洛洛摆弄了一下自己的裙锯,道:“希傅,这一次洛洛是不是又给你惹祸了。”
    “不算,该来的总会来的。”秦澈宽慰洛洛说道:“你放心,我不会因为这次事情,就不让你出门的。”
    洛洛听了秦澈的话,抬起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道:“我就知道,希傅对我最好了。那希傅,我再跟你坦白一个事情,我又闯祸了。”
    “…………”秦澈。
    “说说吧,又闯什么祸了。”
    洛洛,道:“希傅,我听五师姐说,黄文才的第三房小妾是枉死的。而且据说还是被黄文才逼死的。
    所以我就想着会不会真的是她做的,因此我就去找了一下,那个小妾的坟墓。”
    秦澈问道:“你把人坟扒了?”
    洛洛摇摇头:“我没扒她坟,我把她给打了一顿。不过我没抓住她,被她给跑了。”
    秦澈听到洛洛说的这话,倒是惊讶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黄文才的小妾,真的变成了鬼了。”
    洛洛拼命的点点头。
    这个倒是有些出乎秦澈预料。
    因为按照秦澈所预料的,这个小妾死了就死了,应该不会真的变成鬼。
    不过现在变鬼就变鬼吧,并不会影响秦澈的判断。
    “还有别的事情吗?”
    洛洛扭捏了一下,道:“希傅,那个小妾跑之前说,她一定会去告发咱们。说是咱们串通她谋夺黄府财产不成,想要杀鬼灭口。”
    呵,这下好了。
    本来人家只是怀疑,明月阁贪图黄府的银钱。
    可是没有证人,现在主动蹦出来一个证鬼。
    这下子明月阁想把事情给洗清,难度可就太大了一点。
    而且这摆明了是逼着秦澈用最快的速度破案,否则的话,那这个案子,就轮不得秦澈来破了。
    到时候轮到谁来破,那还真的不好说了。
    轮到的人,必然针对明月阁,这个用脚指头都能想出来。
    洛洛一脸不安的看着秦澈道:“希傅,我不是真的惹祸了。”
    秦澈安慰洛洛说道:“你没惹祸,就是闯祸了。所以以后为了防止闯祸,我们乖乖待在家里。不闯出去,就不能闯祸了你说对不对?”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